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宣传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01 2019.11.28 08:30

  对大部分土著而言,翌日的幽冥似乎与往常有些不一样。

  虽然天空还是那片幽暗天空,大地也还是那片广袤大地,就连阴风拂过脸庞的感觉都与往常一样,但就是这一成不变的静谧中像是在孕育着一件什么惊天大事。

  有小部分土著是知道这件惊天大事的,他们或从同僚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赌神争霸赛,当看到胸口绣有赌神助理字样的西服旗袍们,他们就知道注定载入幽冥史册的赌神争霸赛,已然开始运作起来。

  其实就算不知道也没关系,西服队和旗袍队的八成队员游走在幽冥大街小巷,传单上已经清清楚楚写明了大赛的具体信息。

  刘放一大早就在街上四处游荡,现在满幽冥都是他的人,作为董事长的他可不怕迷路。毕竟培训时好多旗袍队的迷人小妖精没少找借口想与他厮混,若是真迷了路,大不了牺牲下自己,路就找到了。

  如今两队真刀真枪的赤膊上阵,刘放还是比较担心,一方面担心队员们不能胜任工作,一方面担心外界的不认可。

  当然他最担心的还是万一由于他的疏忽或者思维黑洞,导致些许至关重要的问题没培训到,如果这些问题从队员到总经理都忽略了,对赌神争霸赛而言是致命的。

  为了防微杜渐,他决定深入到基层一线中,这样才能第一时间发现潜在问题。

  万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两方队员铆足了劲,用心向大街小巷每一位路人讲解着赌神大赛的宗旨。

  为了防止有些人因为不明白斗地主的玩法而犹豫,报名处旁边有苟不理带人在那里做详细的介绍和现场演示,所有人都可以到场上玩两把,包教包会不收学杂费。

  总而言之,发传单的队员们所负责的宣传才是所有环节中的重中之重,如果一开始引导工作不到位,后面再多服务都是白搭。

  所以刘放对游走在街上的队员们的工作格外关心。

  此时刘放就在角落旁听一位西服队员正在与一位老大爷对话,“大爷,我们是赌神争霸赛的工作人员……”

  这老爷子出产日期怕是有些年头了,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如微风吹过的湖面,嘴里只剩下一颗门牙还坚守着阵地。

  他微微向那名队员凑近一些,大声道:“你说赌什么啊?”

  那名队员很有耐心,不改热情地回道:“赌神!”

  老爷子眯着昏花老眼,琢磨片刻,又问道:“什么神啊?”

  “赌神呐,大爷!”那名队员提大几分音量,微笑答道。

  “哦!”老爷子露出了然的表情,不过一秒,他又迷糊了,问道:“你说赌什么啊?”

  老爷子不明白,那名队员却明白了,“大爷,那个小妞好俊俏!”

  老爷子一拍躺椅扶手站了起来,“在哪里?!”

  原来在不远处一群雄性正围着一名旗袍队队员,老爷子此刻眼也不花了耳也不背了,龙行虎步直奔旗袍美女队员而去。

  刘放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你姥姥个熊,大爷果然永远是大爷!

  这名西服队员也不气馁,抱着传单一边走一边骚气地扒了扒头发,孤芳自赏地感慨道:“哎!看来老子只适合做个孤独的妇女之友!大妈们,我来啦!”

  西服队员兴冲冲地跑远了,刘放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名旗袍队员周围,只听见那伙雄性正恬不知耻地互相吹捧,连对美女都没了兴趣。

  一人拿着传单挤在人群里,道:“老张,你牌九玩得那么溜,要我说这赌神就是为你准备的!你要是报名参加,五十万两银子铁定是囊中之物!”

  那人口中的老张摸着左脸痦子上的长毛,咧着一口黄牙,虚伪客气道:“哪里!哪里!我也就运气好点,技术超凡了点,不过咱们幽冥藏龙卧虎,赌神倒是不敢当,赌圣我倒觉得可以争一争!”

  吹捧风潮一起,人群里其他人也不甘示弱,有人道:“李大人,小人这就替您去报名!就凭您那一手掷色子的绝活,这赌神二字就是为您量身打造!”

  听口风这李大人应该是衙门中人,而且还是刚才那人上司,只见他面带喜色,嘴里却假意推托道:“哎呀!小刘,那怎么好意思让你费心呢?”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互相吹捧,人群里也有不少清流,比如这大哥的自言自语就很清新脱俗:“老子也他娘的去给家里婆娘报个名,那傻婆娘每天不是玩牌就是玩老子,给她找点事做,老子也好把透支的身体补起来!”

  刘放心底为这位大哥祈祷道:大哥,保重身体!祝你早日重振雄风!

  当然圈子里也有少数人在犹豫观望,比如这位就在探别人口风,“这不钱大哥嘛?今天又大杀四方了吧?钱大哥你乃是赌道高手,你怎么看这赌神争霸赛?”

  钱大哥满脸褐色圆斑,半敞着胸襟露出精壮五花肉,热情回应道:“原来是周老弟,今天小赢了几万两,要我说咱们幽冥赌徒早就该排一排序,看看谁才是赌神!老子待会儿就去报名!”

  这姓周的估计是个扒皮,倒是吝啬得很,“报名费可得一千两银子呢!”

  姓钱的毫不在乎道:“一千两算个屁!你我在幽冥厮混这么些年,谁没个千二八百两的散碎银子?再说万一成了赌神,五十万两银子还不够回本?”

  人群中,角落里,另有人弱弱道:“可这是一套新玩法!”

  这话引起了所有人的不满,纷纷斥道:“目光短浅!要的就是新玩法!大家统一起跑线玩出的水准,才能服众嘛!”

  那名旗袍美女队员情商了得,适时走上一波广告,娇滴滴道:“各位大哥,组委会非常人性地给大家留了三天时间熟悉玩法。但是,小女子觉得如果大家早一点报名,就比其他选手多了近十八天的时间去揣摩技巧!多一点时间,多一点胜算哦!”

  一席话点醒部分狭隘之人,他们各自心底打着算盘:不行,老子得抓紧时间去报名,以老子的本事这赌神之位非老子莫属,不能让这帮孙子平白抢了先机。

  于是有人找借口告辞:“哎呀,老黄,我家着火啦,我得回去灭火!先走一步!”

  老黄正愁没理由脱身,赶紧劝道:“理解!理解!我刚发现我掉了一两银子,我得赶紧去路上找回来,你知道我家母老虎给点零花钱不容易……”

  “冯老弟,我家搓衣板坏了,我得回去修一下!”

  刘放心底不耻:这等破烂借口都说得出口,看你们待会儿在报名处碰头了作何解释。

  当然这只有目光短浅之辈才觉得对手仅仅只是眼前能看见的几人,按照刘放今日四处游走观察得出的结论,每一个参赛者都可能面对数以万计的对手。

  也就是说要想在这次大赛中拔得头筹,需要过五关斩六将还真没那等小人想的那么容易,而人群里大部分都是聪明人,他们理性地选择三两牌技差不多的好友结伴而行,等到报了名一起找个地方切磋琢磨一番,共同进步才是正确的开始。

  霎时间,众人鸟散,那名旗袍美女队员方才松了口气,又朝着下一处地方走去。

  就这样的一幕,在幽冥各个角落上演着,或老或少、或男或女组成的人群里,两队队员极尽所能地宣传着这一场盛事,他们废寝忘食忙得热火朝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