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海选现场(二)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10 2019.12.02 18:00

  分管安保的CEO苟不理第一时间发现了此处异常,立马带着两个安保赶了过来。等他走近了才看到刘放,“董事长,您怎么来了?要我去和犄哥说声吗?”

  苟不理会做人,在公事上一直称呼刘放为董事长,只有在私下他才会喊哥哥。

  刘放挥挥手道:“我就随便转转,不用管我。”

  苟不理点点头,向裁判问明事故原由后,招呼两个安保一左一右架着魏升之强行离场,“魏升之先生,请您配合我们工作!”

  没想到魏升之得了失心疯般,一边拼命挣扎一边乱吠:“老子没作弊!老子有四个三!老子还有飞机!老子赢了!老子可以打他们个春天!……老子才是赌神!老子乃是窦帝烛转世!你们敢对赌神动手?!”

  安保都是五大三粗的熊壮大汉,猥琐如魏升之的小身板哪能从胳膊比他大腿还粗的安保手中挣脱?

  魏升之一路杀猪般的嚎叫引起了众多选手的不满,纷纷出言抱怨说无法专心斗地主了,苟不理机智地脱下裹脚布塞进魏升之嘴里,情况才有所好转。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刘放感慨着向其他区域走去,赛场太大,要找一个牛犇可不容易。

  刚走到九宫格正中,刘放便听到身后牌桌上有人疯狂喊道:“四个尖!老子赢了!哈哈!”

  刘放回头时,这人发狂地一脚踢翻凳子,举着双手绕着赌桌旁两个对家不停转圈,感觉就像中状元了一样疯癫,最嚣张的是他还不停冲着其余两人做鬼脸。

  那两人输了牌也输了脾气,低着头默默接受嘲讽。

  那人没高兴多久,本组裁判说话了,“向晚先生,您的这张尖为什么与大赛专用地主牌花色不一致?对不起,您因作弊被淘汰了!”

  那两个本以为自己被淘汰的选手,激动地朝助理手中看去,只见裁判手中的尖背面画着一个俏皮长鼻子鬼脸,应该是向晚私自夹带进赛场的牌。

  “老子打死你个鳖孙!老子刚才就在奇怪老子怎么也有张尖!”桌旁一选手愤怒了,若非裁判拦着,他非得要捶死作弊的向晚。

  “对,打死他!”另一个选手主动将腰放到裁判手臂处,凶神恶煞地作势要弄死向晚。

  没想到向晚为了成功晋级也是拼了,只听得噗通一声他便跪倒在地,痛苦涕零地向几人哭诉道:“从小我家里就特别的困难,我妈妈从小就告诉我,穷人家的孩子要早当家,所以我三岁就开始勤练赌技,四岁更立志要成为赌神改变家庭命运。为了帮助我实现梦想,我妈妈卖了祖传金牙才凑齐报名费……我错了!我不是人,我知道作弊不对!请你们原谅我吧!求求你们再给我次机会吧!我发誓一定好好斗地主……我……我再也不作弊了。”

  坐在桌旁的两人动容了,其中一人替他求情:“要不,咱们就再给他个机会?”

  另外一人附议道:“有梦想的人应该得到善待,何况他家里如此艰辛,咱们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这……”向晚说得很可怜,再加上两个对手的求情,裁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裁判的纠结很有道理:让安保强行带离向晚出局,若是事情流传出去,外界势必会指责他没同情心,甚至外界还可能说赌神争霸赛没有包容性;若是网开一面,可后面向晚继续这般作为又该怎么办?何况今日若是有了先例,万一其他人也用博取同情的手段,其他同仁又该怎么处理?

  这个问题让本组裁判左右为难,他无助地看向刘放,可惜后者视若无睹。其实刘放心里是有处理方法的,他只是想考验考验这个裁判辨别是非的能力。

  毕竟刘放能出手帮助一次,但第二次第三次以及后面大大小小的场次呢?刘放想要一个离开他还能正常运转的组委会。

  在刘放的心里,赌神争霸赛就相当于一个模板。

  以后彪哥空虚了,如果他想办一场唱歌跳舞之类的比赛,至少能够第一时间凑齐一套成熟的运营班子。

  这场争霸赛的运营流程和规则,是刘放想在离开幽冥之前,给彪哥真正留下的财富。

  当日彪哥之恩情,刘放从未忘记。

  随着比赛的开始,一切慢慢在走向正轨,刘放的作用已然不大,他承认最近离开幽冥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作为三司大总管的姚诰犄负责在赛场四处巡视,发现了此处动静,他走过来与刘放打过招呼。

  沉吟片刻做出了决断:“自赌神争霸赛筹备以来,其间受到了重重阻力,但咱们从未忘记初心,一直在为保证比赛的公平公开公正而努力。为了这六个字咱们所有人付出了心血、汗水,甚至还受到了无数人不理解的指责、误解。虽然我很同情也很理解这位选手的遭遇,但赌神争霸赛不是一个人的比赛,所以咱们要对得起其他参赛选手,更要对得起关注此次盛事的千万幽冥观众!所以这位选手,不好意思,您被淘汰了!”

  不愧是审判堂下鬼差,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这番既是对向晚说的,也是对本组裁判说的,更是对大赛裁判们以后行事规则定下了一个基调。

  比赛是比赛,情理是情理,可以拥有同情心,但不能因为同情心而废掉比赛规则,因为比赛最重要的是公平。

  公平的前提就是不徇私舞弊,而不徇私舞弊的前提又是公正的制度。

  向晚却不依不饶,“不行……我家庭贫困,理应我晋级!”

  姚诰犄无语,你穷你还有理了,喝道:“安保!带走!”

  “你们没人性!你们……呜呜呜……”向晚被安保架着还在骂骂咧咧,一名安保只得脱下裹脚布堵了他的嘴。

  刘放无奈地笑了笑,感慨着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同时,还惊叹于安保们学苟不理脱裹脚布堵嘴的速度。

  姚诰犄很尽职尽责,处理完这里事故就准备继续巡视,“小弟,你先看着,我去忙了!”

  刘放点点头,道:“大哥,海选完了记得咱们一起开个茶话会。”

  姚诰犄本能捂住下腹,转过头哭丧着脸,道:“为什么小弟你一提喝茶,大哥就这么想上茅房呢?”

  为了名,为了利,场上很多龌蹉小人什么鬼点子都想了出来。一路上刘放看到了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作弊手段,有高明的,也有低劣搞笑的。

  例如有个尖嘴猴腮的选手,在三带一的牌面下藏牌。按说斗地主夹一两张牌耍诈的手段,大多数情况是不会被发现的,但夹五张牌简直就是在考验对手和裁判脾气;

  还有个傻X更搞笑,为了将手里的杂牌偷偷扔出去,居然将一把散银抛向天空,尔后指着天空说下银子雨了。

  当然作弊的选手只是少数,大多数选手还是希望通过智慧一步步走上赌神之位,这是符合大赛初衷的明智之举,也是组委会鼓励的赌神之风。

  在众多认真玩牌的选手里,也许老头儿尉迟烈玩得最轻松,他将手里的牌合在一起扣在手中。无论对手出什么牌,他也不打开牌面看看,直接从手里翻开几张牌便放到桌子上。

  或是对子,或是三带一,或是单牌,总之都出得恰到好处,仿佛……他早就知道对手要出什么牌,至少刘放是这般觉得。

  很诡异。

  刘放在尉迟烈身后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他哪里作弊了,可尉迟烈的一举一动又无不展示着他在作弊,真特娘的邪门。

  站在旁边审视一切的本组裁判比刘放更困惑,他特意从不同角度观察尉迟烈的一举一动,试图查明尉迟烈作弊的手段。

  最后他失败了。

  迷茫之中,刘放灵光一现,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老头儿记忆力超群,在洗牌时就记住了每一张牌的排序,所以他清楚知道在场三家手里有什么牌。

  不对,这老头儿还有着强悍的分析能力,不然他怎会知道对面两个选手会怎么出牌?!

  细思极恐!

  刘放有理由相信这老头一定会杀入决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