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我有药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75 2019.11.20 20:30

  解决心头大患,刘放再也不用担心下油锅,反而对华夏传得超级恐怖的下油锅在这方异界是如何面目产生了浓烈好奇,嬉皮笑脸道:“大哥、嫂子,小弟奔波了一天,真想早点去油锅里洗漱一番,不如咱们早点上路?”

  姚诰犄欣然同意刘放的提议,他早已按捺不住那颗躁动的心,恨不得赶紧寻觅一处静谧无人的地方与阿兰诉诉两百万年的衷肠。

  姚诰犄牵着阿兰的手,美滋滋道:“小弟,走,大哥带你去执法殿,里面有大哥拜把子的兄弟,少不了让他关照你一番。”

  刘放瞧着你侬我侬的两基佬,打了个冷颤浑身直冒鸡皮疙瘩,暗道:你姥姥个熊,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便宜大哥万一也找个基佬照顾老子,如果那基佬看上了老子……

  越想越恶寒,刘放摆摆手,尬笑道:“大哥莫替小弟操心,照顾好嫂子才是你该做的事,就凭小弟的本事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

  姚诰犄心思淳朴,不容拒绝道:“那怎么行,听大哥安排!”

  鬼差阿兰毕竟长着一颗女儿心,看问题更细腻,道:“小弟,这幽冥之中有熟人帮衬,百年时光也会过得更潇洒自在,难道你不想经常出来四处走走逛逛?”

  经便宜嫂子一劝,刘放脑子转过来了弯:这不就是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的意思么?老子差点稀里糊涂错过此等好事。

  “那……小弟先谢过大哥大嫂。”刘放一口应承下来道。

  姚诰犄一掌轻轻呼在刘放后脑勺,笑骂道:“臭小子,现在倒知道客气了!走,咱们去执法殿报个道。”

  说话间,三人来到审判殿公车停放处。还是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姚诰犄坐在前面驾车,鬼差阿兰在后面陪着刘放聊天。

  姚诰犄驾车风格与他长相一样粗犷,一路逐风追电,街上鬼魂被吓得鸡飞狗跳,如果他不是驾着衙门公车,估计早晚得被众鬼逮下来群殴。

  鬼差阿兰道:“犄哥,不如等小弟受满今日之刑,晚上咱们弄上几道家常小菜给小弟接风洗尘?”

  去给他两灯泡?

  情商卓越的刘放可做不来这等糊涂事,猥琐道:“嫂子,今天适合有情人花前月下,这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阿兰被羞得脸色绯红,竟不知如何还口。

  姚诰犄回头悄悄给了刘放一个兄弟懂我的龌蹉眼神,嘴上却是义正言辞,道:“你这小子鬼头鬼脑,你大哥是那样的人吗?”

  刘放笑呵呵不答话。

  ……………………

  执法殿,在整个幽冥界占地最广,下设十八处堂口分管并执行刀山、火海、油锅等十八种刑罚,经历过此处磨难的鬼魂无不对此地保留恐惧。

  幽冥不在人界,却在人界留有种种传说,执法殿可谓功不可没。

  沿路人迹稀少,只有大批鬼差驱驶公车押送鬼犯前往执法殿。随着逐渐靠近执法殿管辖地盘,远在几公里之外就能听到千万鬼魂受刑时的痛苦惨叫,千万道哀嚎时刻在被押送的新晋鬼犯耳边响起,新晋鬼犯们毛骨悚然地脑补着执法殿的恐怖,被吓得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车流中有心理脆弱的鬼魂在马车里哭得气竭声嘶,更有甚者张牙舞爪拼命向马车外逃窜,鬼差们拿着打魂鞭不停抽打训斥忤逆鬼犯。

  一时间,遍地恸哭声震天动地,毫不逊色远处执法殿传来的惨叫。

  姚诰犄和阿兰对此见怪不怪,正是殿里、殿外的众生相,才成就了现如今执法殿在冥界的赫赫威名。

  也许一路赶来最自在的鬼犯就属刘放了。

  闲来无事的他竟在教授大哥大嫂两人当年他叱咤夜场的改良版两只小蜜蜂,美名说是可以增进感情。

  姚诰犄听完游戏规则色心顿起,大呼小叫要先让阿兰尝尝他的厉害。十几把玩下来,耳光挨了不少,亲倒是一口也没得逞,弄得他火急火燎,直呼不公平。

  两人吵吵闹闹玩上了瘾,当马匹自动停留在执法殿门外,他两才停下游戏办正事。

  卿卿我我刚确定关系的两人是一刻也不愿分离,就连停个车姚诰犄都非得拉着阿兰一起,刘放有理由怀疑两人会不会黏得上茅房都得一起,额……好吧,他两一起上茅房确实没毛病。

  执法殿附近六七百米内车水马龙、鬼山兽海,来自五湖四海的鬼魂穿梭其间,这一切光怪陆离对刘放来说充满了新鲜感,但却不觉得意外,幽冥嘛,见着什么都能理解。

  川流不息的鬼群里,刘放波澜不惊地打量着这方陌生地界,只见殿门左右各有一座兽面人身修罗雕像矗立,门上镌刻着两幅门联:鹰将狰狞使奸佞丧胆,蛇神魍魉令邪恶忘形;任尔盖世英雄到此就应丧胆,凭他骗天手段再难欺心。(注1)

  两幅门联字迹笔走龙蛇写得丰筋多力,区区数十字组合到一起竟有横扫千军之势。刘放对书法了解不如四大名著金啥梅玉啥团丰富,不过也能看出这两幅字与幽冥入口的字是同一个人所写。

  相信能写出此种气象的人胸中定然蕴藏雄兵百万,否则挥洒不出这一份指点江山的龙虎气势。

  走神的功夫,一个狗头鬼魂贼眉鼠眼地靠近,从宽敞袖子里露出一个瓷瓶,他左顾右盼确定没人之后,低沉着嗓子叫卖道:“兄弟,我有药,我有药……”

  刘放顿时火气冲天:这叫什么鬼话!什么叫他有药?难道老子像看着有病?

  “老子没病!”刘放恶狠狠道。

  狗头又悄悄环顾四周一眼,没脸没皮道:“我知道大哥你没病,我卖的是铜骨丸,保你不惧刀山!”

  刘放了然,原来是这么个有药!这倒是勾起了刘放兴趣,他想着如果能探明其中关窍,凭借他超前的商业手段,说不定一番运作还能搞些银子花。

  于是压着喉咙问道:“兄弟,下油锅的药有吗?”

  狗头大喜,不怕客户脾气不好,就怕客户没需求。

  他将手缩回怀里,鬼鬼祟祟如一个变态般在怀里四下摸索,身体晃动之下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动,看来没少藏宝贝。

  狗头鬼魂再次将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时,手里多了好几个瓶子,他一一介绍道:“兄弟,这是镇痛丸能保你身体失去痛觉,这是十宝锁魂散能将你灵魂封闭感受不到疼痛……”

  刘放算是听明白了,狗头卖的药都只是让人失去痛觉,与大哥大嫂送的六神膏和六味水,在功效上一个天一个地。

  来到这里受苦受难的本就可怜,如果再被狗皮膏药坑走了银子,可想而知多少鬼犯会因此怀疑人生而走上不归路,刘放可不想昧着良心做买卖。

  刘放摇摇头向旁边挪了挪表示不要。

  狗头鬼魂锲而不舍,膏药般紧紧贴在刘放身旁极力推销。

  他又从怀里扣扣索索掏出几瓶药,低声下气道:“兄弟,我这里还有麻沸散、忘忧水、诈尸霜……价格便宜又实惠,保你不惧刀山火海,就是油锅里打个滚也行得通!哥哥是个老实鬼,悄悄告诉你,药效绝对霸道。你买了哥哥的药用上一用,保准下了油锅你会念着哥哥的好!就算来世投胎转世再回到这里,你也还能想起找哥哥我买药。”

  刘放心头怒骂:你姥姥个熊,乌鸦嘴,老子下辈子指定上天,你下辈子才要下油锅!

  正要发火,就听到姚诰犄呵斥道:“苟不理,你又在作恶!”

  原来狗头叫苟不理,也对,牛头叫牛犇,狗头叫苟不理,冥界起名字真随意。

  苟不理听到有人喊他名字,身子本能一僵,随即撒腿便跑,眨眼便消失在人海里。

  刘放偷着暗乐:跑得倒挺快,这德性随狗。

  待姚诰犄搂着阿兰走进解释道:“小弟,这些药贩子手上的膏药都是假的,只有执法殿里的药才管用。”

  “执法殿也卖药?”刘放愕然。

  注1:摘自鬼城黑白无常殿外门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