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温饱大计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70 2019.11.15 14:00

  钱钟书曾说过:一个人,到了二十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有出息的;到了三十岁还狂,也是没有出息的。

  这句话不一定错,也不完全对。对的是深刻诠释了出名要趁早的真意,错的是后半句的道理放到万爷身上就有待商榷。

  张千万——万爷,男,靖武县非法组织天龙帮主要创始人,现任天龙帮董事局主席兼行政CEO、衙门指定合作善人、关爱下一代模范代表、十大杰出中年、感动靖武代表人物。

  这份总结资料不一定完美,但从目前掌握的信息能够看出,万爷真的是狂了一辈子。

  万爷年轻时游手好闲,靠着一副好口才坑蒙拐骗为祸一方。

  到了二十来岁居然宣称某天掉进神秘洞穴获得了武圣传承,从此四处招收门徒组建天龙帮,到现在万爷都还是很多问题青少年崇敬的偶像。

  靖武城里年少不经事的少年多崇敬万爷,阅历丰富心智成熟的人更崇拜武圣。

  一千多年前武圣从道宗习艺归来仗剑行侠天涯,彼时有西北部妖蛮大肆骚扰边境。武圣游历大漠边疆眼见黎民百姓因战乱民不聊生,心怀天下的武圣认为学得通天本领就当报效朝廷,毅然参军入伍保家卫国。

  投身行伍七十载,武圣杀得妖蛮将士听其名号就瑟瑟发抖。最让妖蛮恐惧的是武圣曾带着两百奇兵在妖蛮腹地如若无人差点杀到了妖都,武圣凭借赫赫战功爵位一路飙升。

  可惜武圣生不逢时,人皇褚尤登天大典将至,有小人暗地中伤武圣功高盖主或支持二皇子。人皇褚尤担心自己升天之后太子褚蓟难登大宝,于是八百里加急召武圣回宫。

  武圣最终没能回到宫中,在半路被奸人设计暗害。

  人皇褚尤听闻武圣陨落,悲恸大哭,追封其为‘武圣’,意为天神之下武力第一人。知道武圣身死,举国上下百姓自发素食三日以示哀悼。

  天下百姓尚且如此爱戴,作为武圣故里的靖武县百姓更甚,城南八百丈高武圣雕像就是最好的证明。

  武圣虽已作古,坊间留有不少传闻,其中一项便是武圣弥留之际曾留下传承,更道明得传承者能霸天下。

  几百年后,在武圣传承即将成为传说之际,万爷宣称自己拿到了武圣传承。

  据说天龙帮初建的口号是:是兄弟,就入天龙帮,武圣传承等着你,一年保你成精英。

  大佬就是大佬,就凭这份文案,不知唤起了多少无知清纯少年的侠客梦。刘放觉得天龙帮能有今日辉煌,完全归功于万爷点燃了青葱少年热血传奇梦。

  凭敢打武圣主意这份狂,万爷就算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过去的辉煌事迹都只是过眼云烟,当下的万爷正把玩着一对松香黄石球笑眯眯地迈着八字步走进茶肆。

  万爷身后跟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狗腿子,提着鸟笼在后面亦步亦趋。再往后便是六个腰挎尖刀的青年打手,六个打手高矮胖瘦不一,一致的是都带着狂拽炫酷的气势。

  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万爷的狂在骨子,后面这帮人只学了皮毛。

  茶客们见着万爷来了,纷纷低头佯装喝茶不敢正眼相视。

  说书老头儿老远瞅见万爷进门赶紧停下说书,堆起一脸褶子阿谀道:“万爷,等着您呢!今儿您想听哪段书?”

  万爷慢条斯理走到第一排主桌右手边坐下,客气道:“不打紧,大伙都还听着呢!就唱一段天仙配吧。”

  “这就来……树上的鸟儿……”让说书的唱戏?

  老头儿一人分饰两角尚能游刃有余,感谢万爷这些年将老头儿栽培成全才。

  “……龙归大海鸟入林……”老头儿唱得呜呜哇哇,万爷吹开热气品着浓茶。

  天桥上刘放确认万爷一时半会儿不会走,方才转头问阿鬼:“八爷到哪儿了?”

  阿鬼闻言对着远处招招手,一乞儿跑到两人身旁悄声道:“牛哥儿,八爷转过祥丰楼立马就到。”

  刘放再次悄悄用余光打量一眼万爷,点头道:“走,咱们也去准备准备。”

  穿越没有回头路,既然来了刘放也想狂一把。

  ……………………

  刘放按照约定来到一处偏僻角落,早有二十来个乞儿藏在阴暗中等待。这群乞儿面相稚嫩,脸颊上才冒出正值青春期的柔软绒毛。

  或许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乞儿们大都干瘦如柴,此刻偏偏都带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手上拎着木棍短棒不时在空中张牙舞爪地挥舞两下,仿若螃蟹亮牙河虾亮钳。

  看到大哥刘放来了,乞儿们纷纷卸下伪装,叽叽喳喳聒噪个不停,“牛哥儿!”

  “牛哥儿!什么时候动手?”

  “牛哥儿,真的不会被打死么?”

  两辈子还是第一次干如此轰轰烈烈大事的刘放,学着水浒里腹黑宋三郎和蔼可亲模样对乞儿们道:“兄弟们,很认真的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下手够狠,大家绝对不会有问题!”

  竹竿作为牛哥儿最忠实的支持者,第一个举起手里棍子激动道:“听牛哥儿的,牛哥儿不会骗我们的!”

  一时间,应者如云。

  刘放心底暗爽:我的个乖乖,以前怎么没发现当乞丐头子比销售总监敞亮?

  “走!”刘放一甩头发,感觉此刻自己像极了古惑仔里的陈浩南。

  一行乞儿招摇过市,引来不少人围观。阿姑阿婆们难按八卦之火,又畏惧乞儿们手中棍棒,互相交头接耳小声打听着乞儿们今天发了什么疯。

  当刘放等人路过肉铺,一屠夫正上下挥舞双手剁肉,或许由于力道太足颠簸得案板吱嘎作响,案板上肉沫飞溅四射,屠夫半尺络腮胡上挂满了肉腥。

  屠夫对乞儿们结伴而行感到稀奇,粗着嗓子对刘放等人喊道:“嘿!小鬼,这么早就准备结伴与流浪狗抢食?还不如跪下求求屠爷赏你二两精瘦肉!”

  这屠夫虽然在说话,手上动作丝毫未见停顿,只是……说话间络腮胡上肉沫簌簌掉下,倒确实能有二两。

  阿鬼用手背一抹悬在上唇的青黄鼻涕,色厉内荏地喝道:“狗曰的屠子,当心老子掀了你那破摊!”

  屠夫将左手的刀狠狠宰在案板上,右手握着油腻剁肉刀指着阿鬼,牛眼圆瞪鄙吝道:“借你十颗狗胆,掀给你爷爷看看?”

  阿鬼立马缩头退到刘放身后,惊魂未定弱弱道:“牛哥儿,屠子骂咱们。”

  刘放闻言停下脚步,他刚才走神忘了自己也是屠夫口中小鬼的一分子。当下正是乞儿们士气凝聚关头,如果被这屠子吓痿了,接下来也没得玩了。

  摸摸阿鬼脑袋,刘放上前一步握着短棍恐吓道:“老匹夫,少给老子耍横!老子现在就给你十颗狗胆让你砍!”

  屠夫将案板上的刀提到手里,双手颠着两把刀故作凶狠道:“小兔崽子,有种别跑!”

  阿鬼在刘放背后伸出脑袋,还嘴道:“狗曰的屠子,丐爷们没跑!”

  屠夫不敢真提刀砍了这群毛还都尚未长齐的乞儿,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龙生龙,凤生凤,乞丐生贱种,不与这帮混蛋玩意儿计较。”

  开门做生意,笑赢八方客。

  刘放了解屠夫不过是逞一时嘴快,如果屠夫再敢还嘴,他还可以对屠夫威胁道:你砍死老子的时间,兄弟们就能弄死你,等你死了兄弟们还要去弄你婆娘!

  销售总监做久了,谈话过程中第一时间摸索对手心理已成为本能。

  当然嘴炮永远只能是嘴炮,若是真打起来,见着敌人拿刀还不跑的,不是大侠就是傻子……

  乞儿们见着以往蛮横强势的屠夫都蔫了,气势霎时间空前膨胀,一行人风风火火朝着天桥最大的酒楼——祥丰楼杀去。

  祥丰楼,靖武县最大最豪华的酒楼。据说这楼子一年租金就得近千两银子,如果没有日进斗金的能力谁敢在这里开酒楼?

  围绕着祥丰楼附近的买卖商家几乎都沾了光,生意红红火火财源广进,县里地痞流氓无不垂涎这块地盘。

  城内好多地痞流氓基本都做过在这块地盘收一年保护费的白日梦。

  这事儿认真了去计较,若要能在这块地盘真收一年保护费,基本就可以金盆洗手回家窝在炕头数着银子过日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