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千算万算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561 2019.11.30 09:02

  报名处的三人还在争执不下,彪哥府上丫鬟急匆匆赶来帮着做了决定,“少爷,府上来了两个大人物要见刘公子!”

  刘放撇了撇嘴,他在冥界可不认识什么大人物,所以对此毫不在意:“估计又是想找老子走后门!丫头,回去告诉他们这是公平公正的比赛,得凭本事说话!”

  “对!除非冥王和六位殿主上门,否则都得老老实实坐在场上给老子斗地主,咱们不搞黑幕!”于启彪蹲在地上看着前方,流着哈喇子嚣张道。

  “就是执法殿主师高屠和审判殿主杨不恭找刘公子!”丫鬟见两人无动于衷,着急得直跳脚。

  于启彪回头盯着丫鬟狐疑道:“你确定是一府六殿的执法殿主和审判殿主?”

  “应该没错,审判堂的杨判官在他们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丫鬟虽然没见过这等大人物,但想着能让一个官老爷恭敬站在后面的,必定是一个更大的官老爷。

  因为官老爷都喜欢站在前面。

  于启彪又问道:“来了多少人?什么队形?”

  又不是去干仗,管队形有什么用,丫鬟算是服了自家公子的逻辑:“就他们三人。”

  刘放与于启彪对视了一眼,可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恐怕两位爷来者不善。

  “你回去说没找到小鬼!”于启彪自欺欺人道。

  “少爷,不妥!那两位可不是一般人,如果发现咱们糊弄他们,会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林老深晓其中厉害,不敢任由于启彪胡来,赶紧劝道。

  刘放听明白了林老画外音,他若是不去,那两位爷会为难彪哥。

  “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老子这就去会会他们!”刘放不是那种有事让朋友背锅的人,爽快道。

  于启彪没那些花花场子,是真替兄弟担心:“万一他们非要让你帮着作弊怎么办?”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赌神只有一个,总不能让老子搞出两个赌神来!”左右得罪不起,刘放想出了一个阴招。

  林老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夸道:“高!刘公子这招端的了得!”

  正如刘放所言,赌神只有一个,来的却是两位爷。对刘放等人而言谁当赌神都无所谓,谁要想当赌神就得他们自己决定。

  若两位爷为争夺赌神之位一不小心互相掐了起来,冥王为了大局必然会出面制止。

  如此一来,此事与刘放等人无关,问题还被悄然化解,彪哥却想不明白其中门道,傻傻问道:“如果他们为牛犇而来呢?”

  刘放翻了个白眼,“你脑袋被驴踢了?老子面子可没那么大!”

  好心当了驴肝肺,于启彪很愤怒:“小鬼,你敢嘲讽老子!要是他们分别要赌神、赌圣之位,待会儿别抱着老子哭!”

  刘放嗤鼻道:“谁甘心做老二?”

  “如果是冥王派他俩来的,你怎么办?”

  “凉拌!”刘放站起来,双手垫在脑后潇洒走了。

  林老见着自家少爷没想通其中关节,解释道:“少爷,冥王还需要别人封为赌神?”

  于启彪豁然开朗,看着远走的刘放,追过去掐着刘放脖子,咬牙切齿道:“小鬼!你敢瞧不起老子的智商!”

  林老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人摇摇头,又专心看着前方良辰美景,叹道:“年轻真好!”

  ……………………

  刘放和于启彪回府时,府上丫鬟正在侍奉师高屠与杨不恭饮茶,杨判官唯唯诺诺地站在两人身后。

  见着权贵,富豪如彪哥也得低头作揖,“小人于启彪,见过大人。”

  常言说入乡得随俗,刘放学着彪哥抱拳弯腰的模样,向两位高高在上的爷问好,“小人刘放,见过两位大人!”

  “你就是刘放?”师高屠斜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稚嫩小鬼有些难以置信,“赌神争霸赛就是你搞出来的?”

  听这意思二人似乎真是为赌神争霸赛而来,刘放决定按兵不动,恭敬答道:“正是小人!”

  杨不恭捏着茶盖在碗口轻轻抹了抹,缓缓小酌一口,味蕾品着清香,玩味道:“如此说来,风靡幽冥的斗地主也是你传出来的了?!”

  刘放心头有些不耐烦:这两玩意儿磨磨唧唧个什么劲儿?大家都这么忙,有什么事直奔主题不就完了嘛!

  想归想,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说,只得老老实实作答:“确实为小人所传。”

  “大胆鬼犯,你可知罪?”师高屠一拍桌子,不怒自威。

  尼玛!这是个什么打开方式?莫非这两个混蛋真是为牛犇出头来的?刘放额头冒汗有些心虚,随即一想,不对!如果他们是为替牛犇出头,随便打发个鬼差来就好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这两个混蛋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刘放瞬息万念想通了其中关窍,诚惶诚恐地配合道:“小人……不知有何罪!”

  刘放在配合两位大人物表演,于启彪却当了真,站出来替刘放求情:“大人,如果我兄弟有什么冒犯二位大人的地方,请二位大人见谅!小人一定感激不尽!”

  杨判官急于在顶头上司面前表现,指着于启彪喝道:“大胆!两位大人与小鬼谈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于启彪犟着脖子,抬起头桀骜不驯地看着杨判官,道:“大人,如果我兄弟有什么罪过,小人替他担着!不要难为我兄弟!”

  刘放心底万分感动,虽然彪哥不知道这两个混蛋只是在吓唬他,但彪哥一定明白此刻插话的后果,可他仍然坚持站出来说话,证明他拿刘放当兄弟。

  患难见真情。

  “你担得起吗?”杨判官指着于启彪作威作福道。

  刘放瞧在眼底,新仇加旧恨,心里大怒:狗曰的,老子与你近日无仇往日无冤,可你却三番五次整老子,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扒了你的羊皮当厕纸。

  “滚!”师高屠从喉咙冷冷挤出一个字。

  于启彪还想说什么,被刘放一把拦下,若任由他说下去,估计原本能和和气气解决的事情,会被他搅和到头破血流的程度。

  杨判官见于启彪无动于衷,冲着彪哥凶神恶煞道:“没听到大人让你滚吗?还楞在那里干什么?!”

  “老子让你滚!”师高屠抓起桌上茶碗转身便朝杨判官头上砸去。

  茶碗盖在杨判官两个羊角之间,一张苍老羊脸挂满了热腾腾的茶叶。他呆呆楞在原地,不确定道:“大人,您说我吗?”

  “聒噪!”师高屠大手不耐烦地向后一挥,凭空扇起一股劲风抽向杨判官脸颊。

  杨判官被劲风抽得高高飞起,在空中翻了好几个圈才重重摔出围墙外,从抛物线的轨迹分析,他很有可能会是脸先着地。

  听到围墙外传来‘哐当’一声,于启彪顿时觉得气消了大半,没心没肺地傻笑道:“没想到山羊头还挺硬的嘛!”

  “你也滚!”杨不恭一瞪羊眼,自脚底卷起一股飓风袭向于启彪。

  片刻之后,围墙外传来杨判官撕心裂肺地惨叫,“哎哟……好你个于启彪,你竟然落井下石跳墙砸老子!”

  少了两个吵吵闹闹的人,杨不恭对侍茶丫鬟轻声道:“你也退下吧!”

  刘放对两人煞费苦心的屏退左右表示理解,毕竟他两身处幽冥高位,靠作弊获得赌神称号确实有失光彩,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随着丫鬟的莲步轻移,刘放也懒得继续伪装卑躬屈膝的样子,蹲坐在地嬉皮笑脸道:“两位大佬!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师高屠重重拍了下桌子,喝道:“放肆!谁叫你蹲下的?”

  刘放毫不在意道:“不要在乎细节,正事要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