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丐帮将起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00 2020.01.07 00:43

  姚诰犄抓着阿兰的手,满脸疼爱怜惜,“我和不理只需要开始劳碌一番,等到事情走上正途咱两反倒清闲下来,就是苦了阿兰得从头到尾一直操劳。”

  佘阿兰用手堵住姚诰犄的嘴,羞涩道:“犄哥哥,以后不能再说这种浑话,咱们背负着十万同袍的希望,与无尽的黑暗相比咱们苦点累点又算什么?”

  “确实得辛苦大嫂,只怪小弟笨拙,着实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刘放很欣赏阿兰的深明大义,因为敢于献身信仰和大义的人往往是历史的书写者。

  而大部分人之所以平凡,要么因为信仰的缺失,要么因为献身精神的匮乏所以只能跟着历史的书写者随波逐流。

  待到书写者谱写了功成名就的华章,身处其中的平凡人又会抱怨漫天诸神的不公,可他们往往忘了问一句自己是否曾不要命地为自己的信仰拼搏过。

  阿兰用力揪着姚诰犄耳朵为刘放出头:“小弟,别听犄哥哥瞎说!大先生都夸你智计冠绝三界,若你是咱们敌人也就没咱们什么事了。”

  姚诰犄疼得呲牙咧嘴,讪讪赔罪道:“阿兰我错了,我一定快些做好自己的事就来给你帮忙!”

  苟不理舔着脸插科打诨环节气氛,“大嫂,还有我!”

  姚诰犄正愁没地方发泄,一巴掌呼了过去,“什么时候轮到你讨好阿兰了?”

  苟不理捂着后脑,只顾傻笑也不辩解。

  作为曾经站在时代浪尖的尉迟老头儿给自己扣这么大顶帽子,刘放并不觉得他真的是在夸自己,“老头儿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他是想通过你们的嘴提醒小弟外面厉害的人太多,必须随时保持警惕不能掉以轻心。”

  苟不理被说得心慌,怯懦道:“哥哥,小弟现在脑子如同浆糊根本没有头绪,我怕失手成了十万同胞的罪人……要不,小弟跟着你一起做?”

  苟不理活在卑微的底层,赌神争霸赛给了他站上高处的信心,现在刘放将他从幽冥拉出来强行放到了时代的舞台上,从此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台上台下的关注,这份发自内心的彷徨无力刘放能理解。

  但相较于理解,苟不理需要的是鼓励,更需要有人帮他斩断人性中根深蒂固的胆小退缩懦弱,一如当年某个农村娃被放到销售总监的位置上一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只有所有人各司其职才能实现共同的目标。”刘放的训斥不留丝毫情面,甚至近乎苛刻:“记住!以后你将会管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乞儿,若你都不能做到成竹在胸,又如何让别人服从你的命令?”

  “若你不想让所有鳞毛羽为你的失误陪葬,你就必须随时提醒自己永远要比别人多想一步甚至十步,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做,认真听听下面人的意见,然后总结出一条你认为最合适的方案,切记不能照搬别人的方案!”

  苟不理委屈道:“如果我的方案错了呢?”

  刘放的语气更强了十分,只有这时鞭挞痛了苟不理,他才会认真反思并执行,“你是上位者,错,也是对!认识到了错误你可以想法弥补,但你每次都照搬别的想法,别人为何要让你站在他的上面?”

  “上位者,哪怕错了,也得坚持培养自己独立的思维!”

  苟不理被训得抬不起头,刘放感到于心不忍,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对乞儿们的思考,“俗话说三个好汉一个帮,你要聚百万乞丐成事,就称呼为丐帮吧!”

  “大东家说人不分等级优劣,但我认为每个人在帮内做的事分的工是分等级的,所以丐帮一定要有等级。”

  “我当过乞丐知道乞丐衣服破烂常常打补丁,你们就以在衣服上缝制破口袋数量作为鉴别帮内成员等级的方式吧!最高为十二袋,一袋为底层帮众十二袋就是帮主。对帮内有功劳者晋升袋数、职位,背叛或者损害帮众利益之人举一帮之力剪除。”

  “要想做成一个天下大帮,必须要有共同的信仰,鳞毛羽的信仰你们最熟悉,所以大可以换个名目成为帮内的信仰,但信仰不能当饭吃所以你还得想到如何帮助帮内的成员获得利益,而利益又该如何瓜分?”

  “所以现在你要明确的是如何建立一个制度,明确一个信仰,然后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吸纳天下乞丐加入!最重要的是:如何隐秘进行!”

  “每个阶段应该有不同的治理方法,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帮众就不必想着事事亲躬,群策群力方能长久;当未来天下乞丐皆是你的帮众,你只要管好管人的人,保证他们能公正地将利益分到下面弟兄手里!”

  苟不理若有所思,他虽然不如阿兰聪慧敏捷,但也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刘放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丐帮一定能在未来的行动中大放异彩。

  相较于阿兰、苟不理,姚诰犄无疑笨拙很多,“小弟,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大哥听得云里雾里的,我又该怎么约束土匪呢?”

  刘放深谙因材施教的道理,对姚诰犄立马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土匪内部本就有成熟的管理约束,他们负责的事不需要太多人,至于杀人放火本就是他们的本行,所以大哥你只要让头目们按照你的吩咐行事就行了。”

  姚诰犄松了口气,脸上带着几丝欢喜,“小弟果然了解大哥!”

  苟不理适时问道:“哥哥,是不是我可以将学习武技作为奖励?”

  孺子可教也。

  刘放毫不吝啬地赞许道:“当然!土匪们的长辈不能让他们闲置,他们是最好的老师。”

  阿兰从头到尾未提出任何问题,她一直眉头紧锁在独自思考,只是聪慧如她面对一件从未做过的事也只能相出一个模糊的方向。

  姚诰犄和苟不理好问,刘放担心;大嫂阿兰一句不问,刘放更担心。

  三人之中阿兰的担子最重,稍有一丝一毫偏差就会崩盘,只是这些事情需要有人来扛,刘放想给大嫂阿兰提供一些建议。

  刘放决定用土匪作为幌子说出自己的想法,“大哥、不理如果你们没什么问题,我就安排土匪们过来和大家见面!”

  三人应允。

  …………………………

  周九良听说让他们跋山涉水来这里等的三位终于到了,兴奋得连衣衫都顾不上整理,率先冲进刘放房间热情洋溢道:“三位哥哥,可算等到你们了!”

  姚诰犄本是个爽快人,虽是第一次见到来人便觉得很对胃口,站起来重重捶了周九良胸口一下,“哈哈,让大家久等了!我叫姚诰犄,兄弟怎么称呼?”

  周九良见说话之人穿着学子服,身材还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像找到了同道中人般激动道:“小弟清风寨大当家周九良见过哥哥!”

  姚诰犄拍了拍周九良肩膀,“好兄弟!是条汉子!”

  土匪头目们陆陆续续进了门,热情地争着与三人搭话,房子里像菜市场般热闹,只是大家对彼此称呼有些乱套。

  土匪们喊刘放大哥,苟不理也喊刘放大哥,而刘放管姚诰犄喊大哥,结果就是两个大哥若干小弟。

  刘放果断以此作为切入点,展开了一场拉近情感的讨论,最后经所有人投票一致决定:姚诰犄是大哥,阿兰属于亲属大伙都得喊大嫂,老二刘放称呼为二哥,苟不理是老三,周九良为老四。

  因为对乞儿们有特殊情感,刘放特意将刘鬼和刘竹也排了进来,他们分别是刘鬼老五,刘竹老六。

  大伙对这个排法都没意见,除了土匪们开始对姚诰犄和阿兰间的暧昧关系有些惊诧,不过随即便释怀了。

  在当今社会有这爱好的,能是一般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