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十有其一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651 2020.01.09 07:06

  士族子弟长年埋头耕读导致身体积弱,武将子弟们难得搬回一城,自然极尽奚落:“快来追老子呀……”

  “就凭这群软脚虾?”

  “……”

  一众士族子弟脸色变了又变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充耳不闻闷头跑动起来,规新司执事可不会管他们是谁谁谁的儿子。

  尚少辉按捺住狂奔的冲动,讲义气地拉着刘放兴奋道:“刘兄,一起?”

  刘放心底怨念丛生:你姥姥个熊!就老子这份单薄的身板在雪地里跑几个时辰?估计人还没到,气差不多就断了!

  他一边活动腰骨扭扭屁股,一边强颜应道:“小弟身体羸弱,需要热热身,少辉兄你先跑吧……”

  “好叻!”尚少辉终于忍不住,撒丫子跑了。

  天帝脚下,刘放孤零零站在原地倍感绝望。

  他万万没想到宗门之首的道宗如此难进,想必以后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跑,太累;不跑,上不了道宗。

  刘放很纠结。

  不远处规新司执事在和剩下的那位兵营大佬谈话,执事态度颇傲,“纯生啊,你也是宗门的老人了,只要好好表现走出宗门后,为兄定能为你谋划个好前程!”

  “谢柳执事提携!”纯生躬身不着痕迹地将一个礼盒塞进柳执事袖袍,却意外发现有个不开眼的未入门弟子正傻不拉几地瞧着他的手:“看什么看?还不滚?”

  “小子,你过来……”柳执事斜眼瞥见刘放,索性正大光明地将礼盒收入囊中,准备顺便教教远处的小子如何做人。

  刘放反手指着自己鼻子,问道:“执事是在叫我么?”

  叫纯生的在一旁张牙舞爪地喝道:“废什么话,这里除了你还有谁?赶紧滚过来!”

  刘放立马跑了过去,极为上道地从怀里掏出两枚天元果,贱笑道:“柳执事,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

  纯生表情像吃了榴莲般,原本准备恐吓的话硬生生憋在了喉咙,令他感到万分难受。

  柳执事对眼前小子的表现很诧异,一会儿瞧瞧刘放手里的天元果,一会儿看看刘放的青涩模样,他心底咕哝道:嘿……权贵家什么时候生出了这么个人精?

  他略微想了想,便笑呵呵地抓起了刘放手里的果子,“有点意思,小小年纪就知道玩这套,以后肯定是个钻营的好手……”

  刘放笑得更加灿烂了,“执事过奖了。”

  柳执事掂量着手里的天元果,随手扔给纯生一枚,道:“天元果对咱们这些成不了仙的人来说很有用,也不平白无故占你便宜,说吧,我能帮你什么?”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刘放大喜道:“我可以不用跑步上宗门么?”

  两枚天元果名义上都给了柳执事,实际是通过柳执事的手进行分配,果子经过柳执事的手和刘放自己递给纯生意味大不一样。

  纯生收了刘放好处,再加上有意交好眼前精明的小鬼,他略微提点道:“傻小子,也不知道提个高点的要求!”

  柳执事笑了笑,“你确定就这点要求?”

  “确定!执事您也看到了小子身材薄弱经不起折腾,现在大雪封山说不定跑上两步我就一头死在了雪地……”

  “这有何难,待会儿你就跟我一起回吧!”

  纯生见刘放继续坚持,撇了撇嘴忍不住又多了一嘴,“你求的事对执事来说不过顺手的事,再说去宗门也不一定是必须跑的事。”

  柳执事顺着纯生的话解释道:“纯生说得没错!许久以前我都是亲自送入门弟子上山的,只是后来觉得太麻烦,就想方设法找理由让未入门弟子自己跑……”

  刘放:“……”

  好嘛!

  无话可说。

  纯生玩味地看着刘放,问道:“要重新提个要求吗?”

  刘放摇摇头,“不了,对执事来说是顺手,对我来说关系性命,已经足够了!”

  柳执事很中意刘放的识时务,于是习惯性地放了张空头支票,“好小子,亏我没看错你,你也别叫执事执事的叫我了,我比你虚长些年岁,从今以后你就叫我长风哥吧!以后在宗门里被谁欺负了来找我,你长风哥我铁定帮你出气!”

  刘放喜出望外,他本只想和此人攀上点关系,让自己以后在宗门里好混点,没想到这柳长风竟如此爽快。

  人都发出信号了,刘放赶紧顺着杆子往上爬,“行,以后长风哥就是我亲哥!”

  纯生坐镇兵营,什么样式的攀龙附凤没见过?花花抬轿子众人抬的路数他是门儿清,“以后你们哥两同心,定能在宗门里所向披靡!”

  柳长风没立即回应,他在权衡利弊,主要是眼前这名新入门弟子灵根几何还未可知,万一是废物呢?

  若是认下,太过草率。

  不过话说回来,万一此人是蒙尘的明珠呢?

  柳长风心头心思百转千回,此事要圆滑处理,既不能驳了人的面子,又不能随意做出决定,“兄弟,叫什么名字?”

  “哥哥,小弟叫刘放。”

  “刘放?好名字!”柳长风笑眯眯地重复了遍刘放名字,随即又推托道:“认亲兄弟需要禀明家族,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你我二人今后兄弟相称就是……”

  柳长风的算盘里,若是刘放不值得相交以后不认就是,若是值得相交好好深入一番也未尝不可。

  亲不亲兄弟,很重要么?

  刘放爽快道:“一切听哥哥吩咐!”

  柳长风很满意刘放的态度,“都是自家兄弟,走,哥哥带你回宗门!”

  说罢柳长风抓着刘放臂膀用力一提,脚底凭空刮来一阵清风托着二人直上云端,不过片刻棉花似的云团竟如实物般被踩在了两人脚下。

  刘放之前见过周九良的轻身武技,不过是依靠身体的力量飞檐走壁罢了,若是一个纵身跳上云端,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乌阳之力果真非凡。

  见刘放陡然到了万里高空竟无丝毫惧色,柳长风心底越发认为潦草认下的兄弟有龙凤之姿,若是灵根不俗定然能在宗门有番了不起的造化。

  退一步讲,就算此子灵根普通,回了皇朝以后说不定能成个不大不小的人物,未来让他帮扶俗世中家族一把也未尝不可。

  念及如此,柳长风越发显得亲切,“小弟,你不怕么?”

  肉身虽然是第一次腾云乘雾,但灵魂的飞天走地刘放早已尝过其中滋味,自是不惧。

  他好奇地随手捧下一片雨雾,嘻嘻一笑,“有哥哥在,小弟怕什么?”

  “好胆量,走着!”

  也不见柳长风有甚动作,脚底的风便带着两人极速前进,所到之处云层如有灵性般自觉为两人让出了道路。

  一路踏云乘风而行,缥缈如遗世独立。

  飞行不过数里地,一道肉眼微不可见的透明薄幕突然拔地而起挡住了两人去路,柳长风似乎对此司空见惯,毫不在意地提着刘放一头扎了进去。

  进了薄幕内,方知与外面是两个世界。

  外面大雪纷飞,里面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万里仙门山脉,从高空鸟瞰,有山如龙,有石如虎,竟似数以万计的猛兽大妖‘尸骸’堆叠出的一条条不见尽头不见来路的山脉!

  ‘尸骸’或许因为年代久远,早已化作一道道如同斩龙湾的山,各式形状从高空中瞧过去一眼便能认出是何种妖物。

  妖物们以一道山为中心,围拱跪拜于四周,头深伏于地底。

  中心山上,巍峨高耸,方圆地广,有千丈高的雕塑直插云迹,是各地均能瞧见的天帝雕像无疑。

  雕像面南而立,两手平举,面目慈祥安徐,似在召众妖物平身。

  柳长风立在云端,衣袂飘飘,他指着望之不尽的妖山兽海豪情万丈,道:“天下山脉数以十万计,皆以大妖凶兽命名,而十万大山咱们道宗占一万,以龙虎玄龟凤凰四妖兽为首,分属四大司。”

  天下大山,道宗有一,何其威风。

  柳长风的豪情可以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