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刘放的异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洞房花烛(三)

刘放的异界 秃驴不是驴 2709 2020.01.05 06:15

  被色胆蒙了心的刘放嘟着嘴一点一点靠近婉清,随着越靠越近他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万一她是猪妖变的呢?

  纠结地来回走了几圈,消磨掉些许光阴。

  再看到婉清近在咫尺的神仙容颜,刘放索性心一横,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自己:你姥姥个熊,世间怎会有如此漂亮的猪妖?这丫头一定是只狐妖!再说只要熄了蜡烛,管她是人是妖还不都一个样?

  念及如此,刘放狠心吹灭了龙凤烛。

  房间骤然陷入无边黑暗。

  在漆黑房间中,刘放心跳清晰有力,他的脑中又不合时宜地浮现出一副诡异的画面:鬼迷心窍的他正嘟着嘴靠近一个貌似苟不理或者姚诰犄的女妖怪……

  一念骤起,瞬时万念俱灰。

  他可以不介意婉清是妖,还可以不介意她是一只本体很丑的妖,但他介意一只长得太像自己兄弟的女妖。

  毕竟太熟,不好下手。

  黑暗中婉清的呼吸恻然可闻,兴趣泱泱的刘放也不知在原地做出了怎样的思想斗争,最终长叹口气放弃了进一步动作。

  这厮趁黑从桌上摸到火折点燃了红烛,只见被定魂指定住灵魂的婉清仍保留着握刀时的仇视警惕。

  美人就是美人,就连想杀人都那么好看。

  刘放留恋地走到婉清身前,抚摸着她如花似玉的脸庞心绪难宁。

  浮躁间,他忽然记起那日在武圣庙里周九良等人对妖蛮的描述,再想到如冥王、六殿主那般厉害的大妖脑袋都还保留着本体某部分的模样,也就是说婉清有可能不是妖。

  既然不是妖就一定是魔教中人!

  刘放大喜,暗自肯定了自己想法:你姥姥个熊!只有魔教中人才会敬重尉迟烈那老头儿,这丫头一定是魔教中人!!

  妖是妖他妈生的,魔是人他妈生的。

  只要是人就好办了。

  许是自我安慰起到了作用,这厮又嘟着嘴朝着婉清亲了过去,这一次他打定主意再也不管这丫头是何方妖哪方魔。

  “梆梆梆……”

  恰在此时,更夫敲梆子的声音在风雪中传遍了整个落凤镇。

  敲击的节奏为一慢三块,最有意思的是更夫一边敲还一边用吆喝的调子大喊:“子时已到,厉鬼横行,生人勿近叻……”

  这是落凤镇独特的打更喊法,盖因落凤镇靠近仙门山脉入口,这条山脉名字虽有仙门二字,但土生土长的定州人都知道山脉里有厉鬼横行,单纯的定州百姓担心厉鬼们从山里跑出来害人,所以企图用仙的尊称求得厉鬼们的同情。

  很讽刺,也很矛盾。

  明明又怕又恨,偏偏得尊敬。

  相较于落凤镇习以为常的矛盾心理,远不如此时的刘放来得矛盾,这厮崩溃地跪倒在地,发出了命运呐喊:“啊……为什么?为什么就子时了?!老子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老子不甘心!”

  声音震彻云霄。

  与更夫打更的声音也不遑多让。

  地板的冰凉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这一刻他觉得好累。

  相亲遇上一仙女儿,为了从一群豺狼虎豹中得到美人垂青,他给了聘礼吟了诗,唱了歌调了情,最后发现仙女儿不是是妖就是魔,好容易克服了矛盾心理……结果特娘的子时到了!

  哎,辛酸。

  如今美人在前,伸手可得,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不甘心,绝望,崩溃写在刘放呆滞的脸上,只为祭奠他来之不易的头婚。

  刘放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失去了所有希望。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刺骨的寒气令身体逐渐变得麻木。

  越想越气的刘放恶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走上前抱着婉清狠狠亲了一口,然后解开术法扭头便走。

  “淫贼,我要杀了你!”婉清在灵魂深处‘目睹’了自己的遭遇,羞耻、愤怒、伤心、难过所有的情绪刺激她忍住身体陡然恢复控制的不适,再度凝出一把兵刃嚷嚷着要杀了刘放。

  刘放愤怒道:“你要谋杀亲夫?!”

  “我杀了你!”婉清泪如泉涌,提着刀倔强地朝着刘放冲了过去。

  态度决绝,虽然她明知不是淫贼的对手。

  这还得了?刘放一记定魂指扑了过去,随即恶狠狠地扬起手掌,想要给魔女一个教训。

  奈何看到婉清宛如星辰的眸子里盛满的眼泪,这厮心头一软最终没扇下去。他不是一个好男人,但他不喜欢看到女人流泪。

  此情此景让刘放感到为难,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魔女婉清。

  眼前的路无外乎有三条,第一条放任眼前的美人不管直接走人,但如此一来势必会遭到魔教上下的惦记;

  第二条则是立马到镇上兵营告知姚家是魔教埋在这里的钉子,然后借用道宗的力量一举消灭后顾之忧,说不定还能捞到不少好处。

  只是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等绝色女子原本凭他两辈子的努力也没机会染指一丝一毫,现在不仅亲了还和她成了一宿夫妻,刘放下不了手;

  第三条则是冒着生命危险与魔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两人消灭隔阂也许以后就成了互帮互助的神仙眷侣,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走他的独木桥她走她的阳关道。

  经过几番思量,刘放决定试试动之以情用爱感化她,“婉清姑娘,你要冷静!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在下就爱上了你……”

  刘放本想为说要不自己加入魔教当上门女婿,猛然间又想起自己有重任在身不能胡来,所以立马改口道:“反正咱两已经入了洞房成了夫妻,要不你就跟着我私奔,咱两从此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你不喜欢英雄么?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成为你心中的盖世英雄,往后余生一直陪着你到老!”

  婉清重获自由,两行热泪盈眶,恨意滔天!

  她没想到这家伙竟这般无耻!欺负了她却要她冷静,仗着境界比她高还想得寸进尺地侮辱她!

  长刀再次泛起森然,婉清暴喝道:“无耻淫贼!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刘放赶紧定住了她,挠头反省道:看来谈感情是不行了,哪儿有惹怒了姑娘还想和人谈恋爱结婚的。

  再说这等美人,他哪儿有那个福分?

  刘放改变策略,决定退一步,“要不这样?咱们现在就和离!你不喜欢诗词么,我给你写首诗作为补偿!”

  这一次婉清不再多话,提着长刀决绝地冲向了刘放。

  刘放见势不对再度出手定住婉清,态度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信不信老子立马去道宗告密说客婚族和姚家大院是魔教据点?!今天咱们就当这事儿没发生,从此天涯陌路井水不犯河水!老子最后一次放开你,你可以再杀老子试试!”

  婉清终于被震住。

  迫于威胁,这一次她没再想着杀刘放,而是将刀架到了自己脖子上,泣声道:“祖母说被男人亲了就要怀孕!你玷污了我的清白,我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我……我不活了!”

  刘放一指定住婉清,戏谑道:“亲一下就要怀孕?你当过家家呢!”

  长刀消散,求死不能的婉清蹲在地上抱臂无助恸哭:“祖母是不会骗我的!呜呜呜……以前我觉得我未来的夫君一定是个盖世英雄,我要将最好的一切都给他,现在全没了……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活了,呜呜呜……”

  梦想破灭,婉清哭得声嘶力竭。

  刘放被婉清的话深深刺痛,心里难过地想道:呵呵,什么招亲、洞房,原来都特码只是场戏!老子却像个傻子还差点当了真!

  原来一切俱是幻象,不过是一场圈套罢了。

  念及如此,刘放不耐烦地吼道:“死什么死?难道你就不会骗老子靠近后再偷袭?”

  被刘放一通乱吼,婉清更加难过了,她带着一往无前的死志尖叫道:“淫贼,我……我要杀了我自己!”

  刘放定住了她,心烦气躁地思考对策:如果不伸出脖子让她砍,她便寻死寻活;如果伸出脖子让她杀,自己就得再回幽冥重新换一具肉身,只是能不能说服冥王便成了未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