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想爱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章:鬼屋成功

我想爱人 岑子卿 3209 2022.06.23 18:00

  风吹散了所有人的思绪,我在风里,感觉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项链也要被吹走了。我紧紧地握住了它,干脆趴在地上一步步的匍匐过去。他一把把我拽起来,把自己意外带出来的外套给我穿上,拉上拉链:“地上脏。”其实这件衣服,一直是他自己的。

  我这么觉得,心漏了节拍。

  我继续趴在地上,地上的风里还是很足的,索性我抓着地板,紧紧地扣着它,才算是爬到鼓风机前面,把它的按钮关掉。干完这些,我觉得自己都是一个英雄了,拯救了一屋子的人。他们也这么觉得,冲过来把我团团围住,“好厉害啊!”

  “我爬都爬不过去。”

  “走吧,不知道还有多远。”他突然出现在人群中,拽着我的手就给我拉出人群,走向另一扇门。门后是一盏很亮的灯光,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把我们全部铐上手铐,按到椅子上。两个警察把灯光照在我们的脸上,“你们就是杀了那个女人的凶手?”

  我人都傻住了,我们怎么就变成凶手了。“凶手不是另有其人吗?”我问,死死地盯着他们的眼睛,仿佛能够借此戳破他们拙劣的演技。

  但是他们很淡定,闭着嘴巴不说话。毕竟是专业的。我看他们不说话了就想着去下一个门看看,刚站起来就被他们给按回到椅子上。他们力气大的就像是真的警察,一脸严肃的坐在对面,神色威严:“别想着能够跑出去了,除非你交代出来凶手是谁。”

  我听着这句话,这是重点。告诉他凶手是谁就可以跑出去了,但是凶手是谁啊。我看向旁边的他,“我们找到凶手了吗?”他摇摇头,没有说话。

  “那,你猜测凶手是谁?”

  “教室,血迹,鼓风机,还有一排一排长相很像的人。”他分析着,思考:“是她的软孪生妹妹吗?”

  我们得出一个答案以后,一齐看向那两个警察。

  “不是。”

  “是老师自己吧。”她不是自杀吗?

  “不是。”

  这些都还是迷雾重重的,我怎么可能会猜到真相。所以,这里出去的方法只有一个,跑出去。

  “路瑾瑜,我们试试,另一种方式。”我拉过他的手,在漆黑的地方,在他的手心写下字:蛮力。我拉拉他的手指,“准备好了吗?”

  在他点头的一瞬间,我双手放到桌子上,把那盏亮眼的灯光投射到他们自己身上,趁着这几个人愣住的瞬间,飞快地跑到门口,一脚踹开。外面是很亮堂的地方,光透了进来。

  他手上也带着手铐,但他还是尽力的拉住我,带着我跑到光亮的地方。

  外面是被路灯照亮的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站在那里,获得了胜利,是第一个逃出来的。工作人员在附近偷笑,我跟在他后面,收到了很多的奖品,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回到最初的起点,找到了社长。

  “我们第一,可以去玩点别的吗?”我问他。

  “可以,但是晚上别跟着陌生男人乱跑。”他的眼神时不时地瞟到我们依旧握着的双手,我一下子就撒开了。“不是,这只是……”我还没解释,他就自顾自背过身走了。我瞟了一眼社长,他一脸的你随意。

  我追上去,待在他旁边。但是他这次生气没有说那么多的话了,一个人默默无言的,这次才是真的生气了。

  “那个……你生气了吗?”我跟在他后面,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他。

  他满脸的不高兴,“我没有。”他后退了两步,坐到花坛旁边,低着头不说话。这阵仗,怕是哄不好了。我坐到他旁边,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摸出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塞在他的手心。

  “不生气了,你在这里等着我。”窝说完飞奔回社长那边,当着他的面抢走他抱着的一只黄色的小鸭子玩偶。“你惹我朋友生气了,这个是赔罪。”我说的一板一眼的,说完也懒得搭理他,直接跑回去。

  他坐的位置没有改变,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的。我小心地走过去,把那只小鸭子放到他的眼前,“我替你欺负社长了,这个鸭子是他给你赔罪的。”

  他伸手接住接住那只鸭子,左看看右看看。“怎么样?”我坐到他旁边,眼睛细细的打量着他。他说:“嗯,勉强不生气了。”

  “说好要去旋转木马的。”他带着我一起去买票,等到那个旋转木马的地方,我们两个人都大吃了一惊。夜晚的霓虹灯亮起来,五彩缤纷的彩灯全都挂在马上,旋转木马看起来比白天的高大上了不止那么一个层次。

  “走走走。”

  即使如此,排队的人也还是很少。我找到马车的位置坐进去,他坐在马车旁边的一只马身上。我凑脑袋过去,“怎么不坐在马车上?”

  他说:“因为我是白马王子。”我当时听到他的回答都笑出了声音,“好好好,你是白马王子,我是灰姑娘,这是我的南瓜马车。”

  就这样,旋转木马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它停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非常的不舍得。虽然在上面的时间很短,但好像已经跟它产生了感情。我看了我的南瓜马车最后一眼,拍了一张照片留恋。

  之后,我们就去看了会唱歌的喷泉,在一片大河上,喷泉是彩色的。灯光照在它们的身上,透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还有音乐,不清楚是哪里的,总而言之很悦耳。

  我站在近处,被不少的水花喷到脸上,清清凉凉的感觉让我彻底的清醒过来。“啊,这才是夏天嘛。”

  “很漂亮。”他站在我旁边,望着深黑色的天,看着各种颜色的喷泉。

  天色越来越深了,我们就这样打道回府了。在酒店的门口,我又不敢进门了。“我陪你去找社长换房间。”他在我旁边说。

  “不用了,也就最后一天了。”我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巨大的人形的木偶站在那,给我吓得一个踉跄,摔了个屁股蹲。

  他在我头顶上笑了,“实在不行还是去换吧。”

  后来一顿操作以后,我就搬到好远的一间正常房间去了。晚上的时候,我还在和他发微信:“明天就要回学校,真是舍不得。”

  他回复我:“嗯,早点睡。明天给你带早饭。”、

  我看了看时间,也没有很早。但是听他这么一说也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洗完澡躺在床上就睡过去了。

  晚上我没有睡得很好,半夜时分天是漆黑一片。我睡眼惺忪,去了一趟厕所。厕所的窗户外面,是一片繁星点点的夜空,一轮弯弯的明月挂在树梢上方,随着树影摇晃分着影子。浓浓的白雾罩住了月光,星空渐渐地隐没在迷茫中。

  我闭上眼,天转眼间就亮起来了。

  我伸手去够自己的手机,按下开机键,时间显示的是八点十分。微信群聊已经有了近百条,他们都在讨论着下午坐车回去的时候,要不要去举办一场大型的烧烤派对。很多人都发出租赁工具的地方,有的人开始选地点了,我就一直翻找着聊天记录,等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社长发来了通知。

  下午八点半坐车回去,派对什么的,尽情办!!!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欢呼和感谢,无数的表情包发布到群里面,瞬间淹没掉了那条消息。我关掉手机,穿好自己的鞋子走到洗漱台去洗脸刷牙了。

  昨天没睡好,镜子里面的我顶着俩眼睛的黑眼圈,看起来就像是半夜去偷鸡摸狗了。我从自己的包里拿粉底液遮了一点,可惜黑眼圈还是很深。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嘛,人生嘛,总得活下去。于是,我惆怅的去楼下敲门了,“我的早饭呢?”

  路瑾文没开门,那个房间里面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动静,门被缓缓地打开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衣,头发湿湿的耷拉在自己的肩膀上,四周还围绕着淡淡的水汽。“刚刚洗完澡,等我去拿。”他踩着纯白色的拖鞋,走回房间里。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滞了,满脑子都是美人出浴图。

  等他回头的时候,我就站在那里,呆若木鸡的。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感觉鼻子里有什么流出来,我随手一揩,鲜红色的血液映入我的眼帘。他刚回来,又慌慌张张的跑回去拿了一大包的抽纸递到我面前,说:“仰着头。”

  我抽了一堆纸全部铺在脸上,大部分的纸都红了。他就把我拉到房间里面坐着,在旁边看我仰着头,还给我递纸。

  “我说,我喝血都要饱了。早饭怎么办?”

  他扶额笑了,“天干物燥,小心上火。”

  我捂住自己的纸巾,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幸灾乐祸是吧?”他没有躲开,老老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才安静下来,继续的坐在我旁边,就这么看着我,也不觉得无聊。

  “好了,别看了。我觉得我现在脑子晕晕的,嘴里一股血味。”我看自己鼻血好像没了,塞了一张纸在鼻孔里,问他:“早饭是什么好吃的?有豆浆吗?”

  他从自己旁边扯出来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豆浆,包子,烧麦。我接过来,看着这个白色的包子,祈祷它不是素馅的。我挑出来,浅浅的咬了一口,里头是满满地绿色,吃得我真的是食不下咽了。

  我狠狠地给豆浆插上吸管,吸溜一口。“还是这种豆浆好喝,你下午要去他们群里说的派对吗?”

  “你去吗?”

  我想了想,说道:“当然想去啊,听起来就很好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