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248 2020.03.19 00:00

  “在下季原在,为涞城考生。公主为家父鸣冤,这份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一位裹着奇异服饰,书生样貌的青年人走过来,突然行了大礼。甘州不解,问:“鸣的什么冤?”

  “家父季榄,当初被蔡权诬陷,全族流放南鲜,家里都是年迈老人,长途跋涉,不幸......只有原在苟全在世。”原在紧咬双唇,眼里愤懑之色满溢。

  “原想通过考取功名,一朝为官,才能为家父伸冤。未想到公主先一步为民除害。在下感激涕零,不知如何能报如此恩情!”

  甘州没有太多触动,淡淡说道:“大仇已报,为何还在这准备科考?”原在一愣,想了一会儿:“只有站的更高,才不会任人宰割。”

  “你认为,你父亲被陷害,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官级不大的小官,对蔡权这种人毫无反击余地?”

  原在颔首。

  “如此,你便努力往上爬吧。”公主给他递了杯酒。

  原在接过来,想着公主赐酒必定是为他鼓舞助威,一饮而尽。两颊湛红,眼里泛泪,再加上他那一身袍子不像袍子的穿着,有些滑稽,又有些可悲。他又行了一次大礼,才转身离去。

  治琢刚刚没有出声,帮甘州斟了一杯,说:“看来他的回答没有让你满意。”

  “我在你眼里原来是这么苛刻的人。”

  “看公主赐酒,一副你快滚远点的样子,我就明白了。”

  “你这说法,颇有我的风格。”

  甘州笑意一闪而过,拿着酒杯若有所思:“来到这儿的人,已经经过了几层选拔,说没有才能是不大妥当的。”

  “只是?”

  “只是他这番遭遇激发他上进,足矣;让他在那里立足,远远不够。格局太小,不能分清是非,就鲁莽判定敌我。就算有人保他,也难防反咬一口。

  想要出人头地,难哪。”甘州喝了一杯。

  治琢说:“我却不能完全赞同公主的观点。”

  甘州抬头,问:“怎么说?”

  治琢说道:“公主见解虽然有理,始终是站在高处俯视众人。他们还未进官场,有些道理不懂,情有可原。”

  甘州说:“你倒是心慈。我是急了一些,只是不想看他走他父亲的老路。一旦被人群推着走,就不会给你时间让你慢慢看明白。”

  酒席过了大半,有人直接睡在了桌上,剩下尚且留了几分清醒的人收拾残局,驮着人慢慢上楼。运来的酒被喝个精光,这些人今晚可能都会有个好梦。

  治琢也准备离开,被甘州按住,“不急,我还有人没见到呢。”说罢,指向一个角落里坐着的两位。

  治琢不动声色地靠近甘州:“小心,其中一人,武功深不可测。”没想到甘州没听进去自己的劝诫,很是大胆的走到了别人面前。

  左边稍显文弱的看到她来,十分惊喜。扯了旁边人的袖子。

  是熟人吗?

  治琢悄悄放下手里的东西。

  “这真是,无缘对面不相逢——”

  “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位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耿均则接着甘州的话说道。旁边的景澈也点头示意。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姑娘身边又换人了。”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还是那么不会说话,甘州哭笑不得。向二人介绍:“这是我礼部的同僚,治琢。”治琢?耿均则觉得有些耳熟,用眼睛询问了景澈。

  “是神官大人,主管祭祀,占卜。有几年天灾,都是大人未卜先知,百姓才能躲过灾祸。”景澈说道。

  说的很是详细,只是他是怎么知道的?甘州吸取之前的经验教训,死盯着两人神态,确定这两人并不相识。

  有意思,这傻愣愣的人身边却藏龙卧虎。

  耿均则,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