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吃百家饭 穿百家衣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248 2020.03.20 23:42

  “景澈很像你的贴身侍卫。”治琢突然说道。甘州很诧异,治琢竟然先开口问,平时总是万事与他无关的人现在问起了耿均则的底细。

  “像吗?”耿均则有些不好意思,摸摸后脑勺,“我家离这里很远,心里有些急切怕赶不到这边,就没有走官道。

  不想路上遇到了许多灾民,均则身上盘缠不多,等到走完半程才发觉囊中羞涩,饿昏在地。多亏了景兄。”

  甘州和治琢听到了他的遭遇,默契地沉默了。

  这是怎样一种奇遇?他也太乐善好施了!

  景澈听到他的话,眉毛一抽,“说了多少回,那不是灾民,是盗贼,在路边埋伏好,专门等你这种人。”

  耿均则疑惑不解:“那为何他们面黄肌瘦,盗贼还会吃不上饭?”

  景澈不想解释了,低头吃饭。甘州现在对他充满了怜悯。能把人逼到这种程度,耿均则是个人才。

  这位老实人非常习惯景澈的冷漠,转而对甘州说:“若真是盗贼,也没什么。他劫我一个,那日就会有一人免于此难,如此说来,倒是我赚了。”笑了一声。

  治琢不语,敬了他一杯,然后很有深意地瞥了甘州一眼。

  你看,世上还是有这种人的。

  甘州当然看明白了,将胳膊肘狠狠顶了他一下。治琢知道惹人家生气了,无奈,举起酒杯自罚一杯。

  甘州盯着耿均则的面部神态看,拼命想找出这人在说谎的证据。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这种人,每个人都会为私欲而算计自己,算计别人。耿均则太另类了,以至于那一次见面之后,她还久久难以忘怀。

  为什么会有人,没有目的,没有私心地去帮助他人?

  甘州不懂,她也在抗拒这种人。她对心无芥蒂之人毫无招架之力,一看到他们就像看着镜面,照出自己丑陋、腐朽的内心。

  “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小时候我被丢在寺庙里,被老和尚捡着了,便磕磕绊绊地把我带大了。

  那时的寺庙很破,师父要到山后的镇上才能换到一些食材。镇上的人很好,每次见到我都会把往篮子里多放点东西。”耿均则喝了酒,话有些多,言语间多了伤感,却充满感激。

  “师父说,人来这世间,是来吃苦的,我上辈子积了福,所以能得好心人发善心。均则是师父的法号,圆寂之日他传给了我,叫我还俗,去找我的佛法。”

  “可你到底还是到这儿来了,为考取功名。”甘州冷笑。

  耿均则点头:“我一己之力还是不够,我想救天下人。”

  “荒唐,凭你现在的几卷书就想纸上谈兵,你连自己都保全不了,何以救天下人。”

  “均则也没有答案。”耿均则叹息,“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我不能做到安如止水,索性听从本心。”

  甘州连着笑了几声,眼睛有些朦胧。“一个弃儿而已,活的却如此洒脱,本宫不服!来,上酒!”她将双手按在桌子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揪起他的衣服,问道:“当真不怨?”

  “怨如何,不怨如何?”耿均则眼睛清亮,掷地有声。

  “今日这些话,我给你一份信任,倘若十年,二十年后,你仍旧如此,我便帮你找你的佛法。”

  治琢和景澈都在旁安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景澈不知道救他一命,是对是错;治琢不知道,公主到底是在许诺耿均则什么,又或是酒后胡言。

  果然,两人突然像交心了一样,互相敬酒,烂醉如泥,难舍难分。

  两位旁观者很是自觉,一人扯开一个,搀扶着各自回去。

  治琢耳力好,听到楼上的人在闲言碎语,脸色一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