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无心人说伤心事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362 2020.03.21 20:18

  “女人就是女人,到这儿来就是为了新鲜热闹,我看,她是想早早在我们之中挑选驸马吧?”

  “唉,这样的美人,娶来也不差。”

  “此话差矣,同样是公主,这位可和她姐姐不一样,是位十足浪荡的,听说是芝荇坊的常客呢!”

  “啊?这样的人,皇上还赏她官职?果然是投胎投的好,像你我,拼死拼活都见不到圣上的面。”

  “要我说,女人做官就是出来勾引男人的,费尽心机还不如乖巧懂事一些,更能讨我们的欢心。”

  治琢走快了一些,不想让公主听见这些腌臜话。接公主的马车已等候多时,他将公主送上去,行礼送别,转身去了别处。

  车内的甘州睁开眼,起来掀开车帘。驿站的位置有些荒凉,此时也入夜,路边没有什么人。刚才的那些话,她听得一清二楚,虽然不至于郁结,但心里始终不畅快。

  说她资历浅,她认,说她不懂做官之道,她也认。

  可是怪罪到她的女子身份,她真是觉得有些可笑。

  “驾快些,不必顾及本宫。”

  马夫听到这样的话,扬起马鞭策了一声,车轮碾过尘土,向皇宫驶去。

  这边治琢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到了一个喧闹的地方。这里的夜晚才刚刚开始,纸醉金迷,穷奢极欲。他径自穿过前厅,被一位小厮拉住:“贵客莫再往前走了,要找什么人,奴帮您找。”说着,像蔓枝一样想攀上他,

  治琢不着痕迹地避开,不想多生事端:“阙荇在哪?”

  小厮一听,他呼的是自家主子的名讳,大惊失色,跪下来,“奴眼拙,冒犯大人,主子在劝纨厢。”

  劝纨厢?倒是省了他一些功夫。

  他没有叫刚刚的那人带路,阙荇坊的构建有些曲折,草木茂盛又叠层掩盖了一些房屋的样子。走到劝纨厢,他没有敲门,推门而入。

  劝纨厢是仿南方临水而建的房屋的样式,窗用了弯月的模样,镂空墙壁,水波凛凛,晚上灯火闪烁,便将水纹映在窗墙上。因为临着水,时常会有扁舟经过,风尘之人便会用琴声或歌声招徕客人。

  阙荇坐在红木包边的窗台,用拨子在弹三弦。山茶花图案的血红袍子松松垮垮地笼在他身上,与素色的琴身交映,乐音清脆如山泉水潺潺流动,奏乐者身披青丝,发髻微微垂下,面容姣好,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此时任谁来了看到这一幕,都会呆呆杵在门口,不敢打扰这幅美景。

  可惜来的是治琢,不解其中风情,生生打断他的演奏。

  “她今日知晓我的身份了。”

  “那她有没有扒了你的皮?”

  治琢看向别处,“的确被她怀恨在心。”

  阙荇被这句话取悦到了,笑的花枝乱颤。

  治琢让他笑了一会儿,自己走到帘帐前,捡了一张八仙凳,坐在床边。床上躺着一人,了无生机,沉睡不醒。

  治琢看着这人,话却是对阙荇问的:“可有起色?”

  “如你所见,还是半死不活地躺在那儿。”

  治琢沉默,酝酿一会儿,对着床上的人说:“我见着公主了。和你说的一样,是个怪人。城府极深,一肚子坏水。”阙荇听了这话,又乐了一回,拾起三弦接着弹了起来。

  治琢自顾自说道:“身为女子,没有半点矜持,做事狠绝,不敢对旁人露半点真心。我本以为是皇宫那种地方逼迫她如此,但是和大皇子、二皇子打过交道后发觉,症结并不在这儿。

  我虽不懂为何她执意如此,但今日之事,我多少明白一些。”

  治琢声音有些暖意,又补充说:

  “她现在很辛苦,世人成见如同城墙坚不可摧。但也很努力,时常走一些邪门歪道,也能收到成效。

  我现在竟会好奇起来,她究竟能走出什么样的一条路。

  可惜这些,你都看不到。”

  三弦之音,乃琴身与琴弦共鸣之音。长夜漫漫,芝荇坊的热闹却是一点儿也影响不了这里的寂寥,有道是无心人说伤心事,

  有情人唱无情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