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玉作人 人化土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396 2020.02.17 19:47

  “我是真心疼你那婢女,你那张嘴怕是只能用来进食吧?”世子还在揪着刚才的事不放,绝口不提刚才来时嚷嚷的那样宝贝。甘州对于之翩的调侃不为所动,心里惦念着那碗芝麻羹,回去时怕是喝不到了。

  想到这,甘州抬头狠瞪了一眼他,闾之翩虽然和她慢悠悠地走,却不似闲逛,看着他所走方向,一时还猜不出他意欲为何,瞧神情,确实和以往不同。这位世子耐不住性子,这次关子卖这么久还是头一遭,她细细琢磨也没个所以然,埋头正想着,闻到一股脂粉味,但又不同一般的女子胭脂味,闾之翩停了脚步,看来这就是目的地了。

  甘州缓缓抬起头,只见眼前两扇雕花门虚掩垂轻纱,朝里面探着,人影绰约,还有丝竹之声。甘州抬头看了一眼匾上的字,印证了自己的猜测,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旁边这人:“没想到亲王要无后了,怪不得你小时抓阄不选桌上宝物,却把旁边站着的我的袖子攥得紧紧的,我应该早些察觉的,为什么你在公公里面的人气有那么高......”啧啧了两声。

  闾之翩一僵,马上解释:“我不是,我今日......”

  甘州一听他这么果断否认,心里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更愤怒了,“难道你要逼本宫嫖男人?我可是正经公主,勾引男人从来讲究你情我愿的!”之翩一听,脸色更难看了,问:“你还勾引过男人?”

  “啊呸,还不是你把我带到芝荇坊的,教我说胡话,苍天有眼,六月飞雪,纯洁如我......”“什么六月飞雪,我冤了你什么?不对不对,六月飞雪不是这么用的,阿州,这所谓......”

  “在下治琢,见过世子,公主。”一位少年打断了两人的扯皮,甘州光顾着与之翩争论,没发觉来了个人。一听这温润声音,甘州的火气消了大半,将这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像甘州之翩两人长袍飘带,治琢着的是麻灰短装,袖口裤摆挽起,一身家丁打扮,身形颀长,站姿挺拔,没有半点平民百姓的烟火气,肤色白皙,五官朗朗,倒像是玉做的人。

  治琢与世子之前已见过一面,此时看向公主,心中略有吃惊,街坊所言,当今长公主瑞丽端庄,四公主狐媚艳相,如今照着真人比较,只有三分是真。眼前女子双眼微上挑,盯着自己看时双眸颇有威力,只是此人实在不适合把笑颜挂在脸上,愣是消除了几分惊艳。甘州接受了对方的审视,慢吞吞地说道,“你这人,像极了我之前用来招待皇后娘娘的翡翠糯米圆。”

  治琢头一回听到有人用吃食形容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之翩把话头接过去,“上次订的那座玉雕,你成了没有?”眼里有期盼之意。治琢料到世子这次来是催货的,回到,“请随我来后园。”没想到他竟是位玉雕师,甘州问道,“你既是个手艺人,屈居此处不太妥当吧?又或是这里有你的卿卿或是珠玉,你雕玉来他弹琴,共享天伦之乐?”

  芝荇坊的前门人来人往,此时却都知趣地绕开了这三人,笑话,皇家秘闻不是每天都可以趴墙角听的,此时不趴更待何时。

  “公主平时都是这么说话的?”

  “一直如此。”

  “治琢待在这有些缘故,不便细说,今日只呈物,不论人。”治琢在前带路,甘州小声训之翩,“我说你怎么好心带我来,自己风评怕坏,押我头上,我的美名自今日起便只能踩在脚底,之翩好生恶毒。”“说的好像你有个美名似的。”之翩小声嘀咕。

  走了一段路,路过亭池,进了一个简陋的库房。旁边堆着没有打磨的大块玉料,旁边就是雕刻的工具,还有许多未见过的镶有圆环石坨的大型器件,甘州有些新奇,但也没有逐个询问。治琢把放台上的木盒打开取出玉雕交与之翩手上,两人手掌一时交错,治琢的手指红肿不堪,相比之下之翩的手根骨分明,赏心悦目,甘州看着十分满意,心想,终于有了点芝荇坊的味道。

举报

作者感言

甘草二花

甘草二花

公主当了一回电灯泡......

2020-02-17 19: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