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衣沾不足惜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436 2020.02.27 20:14

  小寒过后彻底入了冬,淅淅沥沥下了一周的雨,今日见天初晴,子伯继续带着甘州去勘查灌溉渠,田间小路大多泥泞,子伯本不想让她跟来,实在拗不过,便让她穿上特制的鞋屐,挑了平路走。

  子伯的确没有想到公主这几月没有落下地跟他跑了大大小小几十座山,他一个年青壮年都有些吃不消,公主却一声不吭,在旁协助他。似乎看出来子伯的讶异,甘州说:“没什么可奇怪的,得闲便去耕种,加上宫内也有专门的体术老师教导,比一般女子多了些蛮力。”

  “耕种?”

  “哦,我的鹭苹殿内没有花花草草,都是我和宫里人种的瓜果蔬菜,自给自足是没问题的。改日给你尝尝我的手艺。”

  甘州很是自得。

  子伯不忍心告诉她,刚刚走得快,泥泞溅到衣角,被她磨蹭了几下全糊了脸上,不凑近看还真看不出是那位艳冠天下的四公主了。

  想掏出手巾给她擦拭,便听到一句孩童之语:

  “子伯叔这次带了个姑娘来,是个好看的姐姐!”

  子伯刚想反驳,泥糊了一张脸,怎么就能看出好看来了,随即听懂了里面的玩笑话,手巾攥在手里半天不敢递过去。

  “你听见了吗,这小孩管你叫叔,原来你这么显老.”甘州说的很大声,故意让旁边人听见,子伯发现她在这里似乎放肆一些,就随她笑,自己也不反驳什么。他刚来的那会儿,因为自己稍显稚嫩,总有小姑娘拿他打趣,觉得有些麻烦,索性留了胡须,再加上风吹日晒,皮肤黝黑了不少,就“显老”一些,子伯想,你懂什么,我这是真正的男子气概。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些在意。

  “子伯来我这儿吃午饭呀,姑娘也带上。”被孩子喧闹声引来,一位妇人看到子伯来了,便热情邀请。子伯向甘州介绍道:“山路崎岖,有时要露宿在外,常去六婶家蹭饭吃。”甘州道了声六婶好,心里想子伯这个样子倒挺受长辈喜爱。看今日带了干粮,子伯本想谢绝六婶好意,看旁边甘州期待的模样,想必是对乡野炉灶起了兴趣,就腆着脸答应了。

  炊烟升起,六婶的相公刘三阳把劈柴的事抢了过来,示意六婶找他。子伯纳闷:“六婶有事?”六婶拉住他:“那孩子,麻烦的很!子伯断了念想吧。”

  子伯一震,以为她猜了公主身份,忙要解释。六婶又说:“看那狐媚长相,肯定是大户老爷去那烟花之地收的偏房。婶相信子伯的眼光,可婶岁数长,见得多,听婶一句劝。”子伯哭笑不得:“婶婶想哪儿去了,这位姑娘身份高贵,不是我能高攀得上的,”又想她为何会这样误解,看见甘州偷偷溜进厨房,恍然大悟,婶婶肯定是以貌取人了。他添了一句:“州小姐玲珑剔透,其见识谋略远在子伯之上。子伯,不敢肖想。”说罢转身离开。

  六婶进了厨房,看到甘州忙上忙下,虽动作笨拙了些却是个做事的,又想起子伯对她的评价,对她有所改观。这孩子也吃了不少苦吧,六婶心想,心中柔软不少,接过锅铲道:“姑娘等着就行了,这事还是我来吧。”不大能掌握土灶的火候,甘州欣然放弃挣扎,便在旁择菜。“子伯是个好孩子。好不容易来这儿吃一次饭,下次就会带上满满一篓的鱼肉蔬菜来道谢,你说好不好笑!”甘州莞尔:“这种事放在他身上,不难想象。”

  两人一边聊子伯幼时的趣事一边配合默契,六婶看着甘州,就像是有了个女儿一样,越发疼爱,心里按捺不住八卦之意,说:“自那年洪灾之后,子伯好久没有笑过了,姑娘在旁,他很安心。”

  听到此话,甘州添柴的节奏慢了下来。“在婶婶眼里,子伯一直是那个忠厚朴实的热心孩子?”六婶没懂她这样问何意,点点头:“自然是,这几年子伯越来越忙碌,从没忘记探望这里的乡亲父老。”

  “是吗?可是人,总会变的。”甘州喃喃。

  “刚刚说了什么?炒菜去了没听清。”“没什么,婶婶,我把菜端出去了。”“好,快去吃,后面婶婶自己弄就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