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甜党当道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213 2020.03.11 23:45

  意识到自己的怀疑都写在了脸上,着实有些伤感情。看在这两碗价值不菲的杏酪上,她刚想辩解几句,发觉对面这人在盯着街上一位行人。

  她睁大眼睛,不想是个熟人。

  治琢?

  晏良认识治琢?

  难道晏良才是治琢的相好?

  甘州又想岔了,看着治琢穿了一身墨竹长衫,就算是在路边摊上挑选东西这种世俗的场景,却总能有一种美人如玉的姿态。

  “公主在看什么?”

  “哦,看美人。”

  甘州嘴巴没个防守的,嘟囔了一句。发觉晏良已然回了神,问他:“你认识治琢?”

  晏良一愣。

  “公主指的美人是他?”

  怎的,还说不得了?她看晏良眼神古怪,心中越发确定原先的猜想。晏良年纪虽说比治琢大了些,可是作为本朝史上最年轻的丞相,也着实能干了些!科举状元,又是文武双修,其儒雅风度,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的。

  说起长相来,晏良的肤色更白皙一些,可治琢身形更加纤瘦,这两人谁是......越想越兴奋,往远处喊道:“治琢,治琢,看这儿!”

  治琢站的远,没听到,靠近的行人倒是纷纷回了头,一看是四公主,便不觉得稀奇,该买菜的买菜,该还价的还价,甘州一声呼喊,没掀起人群中的半点涟漪。

  晏良将这一幕看到眼里,心里又觉惊奇。知道百姓私底下乐于议论皇家,对四公主都是一些成见颇深的词,今日看来,成见虽有,却并无厌恶。百姓似乎对公主的举止习以为常,这场景,倒像是——

  纵容一个孩童。

  这想法一出来,晏良有些哭笑不得。公主的有恃无恐恐怕也有一些是他们“宠”出来的。

  “公主不急,过几日便可以再见到他了。”晏良安慰她。

  “你倒是很清楚治琢的行程。”公主鼻子里哼了一声,便坐下来。

  “话说回来,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候,晏丞相看上去很是清闲。”甘州不经意问了一句。

  “朝中大事自有孙匡大人定夺,我一个晚辈,岂敢言论其他。”感情真挚,没有半点不甘。

  甘州心知茶楼里人来人往,不是个套话的好地方,没有说下去。小二过来,给晏良端了一碗牛乳,往桌中间添了壶茶,上了盘刚炸好的撒子,金灿灿,滋着油花,还撒了一些芝麻花生碎。

  晏良往牛乳里加了三勺麦芽糖搅动均匀,很享受地啜了一口。牛乳应该是刚刚温热过,奶皮浮在面上,粘在晏良唇边。这男子,怪可爱的,甘州舔完了最后一点杏酪,心想。

  “微臣记得公主之前是在定安塾上课的?赵老师可还好?”甘州一听,大倒苦水,

  “不好,一点都不好。最近管学生管的越发严厉,中间一段日子我好不容易脱离了苦海,又被父皇绑了去,往日他对我不闻不问的,我也乐的清净。谁知上完一天课后,赵老师对我上心了许多,弄得我课也不敢逃。”

  晏良轻笑了一声,“我记得赵老师并非是苛刻严厉之人。许是你做了什么吧。”

  你记得?甘州突然想起了赵老师常挂在他嘴边的一个学生,说他年仅十六,学识就足以出师。

  “你该不会是他的那位乖学生吧?”

  晏良有些赧然,“我是老师的第一个学生,老师有些护短,自然是挑好的说,我那时的糊涂事说出来,足以让微臣在公主面前抬不起头。”

  第一个学生?她记得赵兴义不是父皇的帝师吗,按年龄来算,怎么也轮不上他做第一个学生。

  “知道你是有才华的,读书人可不能说些诓人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