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四人行 必有人多余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431 2020.03.02 13:50

  青姬那天提到的漏网之鱼,是提醒甘州小心蔡权。这人她之前有留意过,但不知这人与孙匡牵扯如此之深。按理说言官选拨极为苛刻,应该不会和孙匡有利益纠葛,不为财,那为的什么?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

  甘州想的入神,子伯几次唤她都没理。今日收工早,多亏了上午太阳照的暖,无风又无云。侧畔茶楼门前的人络绎不绝,都不需要跑堂到街前吆喝。

  “正午刚过,刚吃了一顿就过来吃茶点了?”甘州看着这么多人,瞠目结舌。子伯不以为然:“这是人不多的时候,若是公主再慢一会儿,难说喽。”两人虽赶着找到了空位,无奈与另外两人拼了桌。

  甘州有些疑惑,喝茶的地方不是风雅之地,这里倒像是个酒楼,待小二将东西端上来,着实开了眼界。原来不是喝茶,而是“吃茶”,将碾碎的生姜、陈皮以及一些米粒放进小炉子里干炒几下,炒出香味放入生滚的开水兑成米汤,用小火慢慢煨着,待汤翻滚之后倒入研磨好的茶末,熬一会儿。冬日喝一碗下肚,驱寒保暖。

  旁边两人像是饿急了似的,先给自己倒了一碗。甘州和子伯都没有计较,先是吃了几块茶点。红豆糕细腻绵软,对于甘州来说有些甜腻,吃了几口便放下。子伯倒是吃的快,给甘州倒了一碗茶汤,甘州抿了一口,顿觉辛辣,便知道红豆糕做的偏甜一些是有道理的。

  这样粗犷的食法吃的莫名熨帖,甘州摸着圆润的肚皮有些幽怨,子伯也不知道明明旁边这人吃的开心极了却不想跟他说话。与拼桌两人聊了起来:“二位是进城准备参加来年开春的殿试的?”

  那两人一听,惊讶不已:“兄台如何得知?”子伯笑笑:“随便猜的,看二位面生。”当地人都知道侧畔茶楼只是招待饭后茶点的,这二人应是在外面看着觉得热闹,以为是吃饭的地方,误打误撞进来的,二人穿着朴素,椅边还放了书袋,不难猜出。

  子伯又主动说:“今日这顿我请了,就当是提前为二位讨个彩头。”

  其中一人张嘴准备说什么,被旁边人按住,说道:“那就多谢大人美意。”子伯一愣,“为何称呼我为大人?”这人说:“我也是随便猜猜。在下耿均则,旁边这位是我的挚友景澈。”

  “想必旁边这位就是夫人了,大人好福气。”耿均则主动攀谈,却弄得两人尴尬不已。景澈见状,无奈解释:“虽然耿君有天大的学问,人情世故还是有些不通透,望二位海涵。”

  甘州见这几人一来一往的,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意思,觉得有点意思,坐久了一些。耿均则和景澈还要找地方投宿,就与两人告别。甘州看着他们离去,调侃子伯:“怎么今天这么热情?”子伯说:“这二人谈吐不凡,说不定会有个好名次,我这是提前为我的官途预备着。”“官途,子伯何时这么俗气了?不过话说回来,有一点我是认同的。”“哦?”“我猜,明年科举应该会热闹非凡,这两人其中有个独占鳌头的也说不定呢。”

  “这么高的评价?你如何看出?”

  “随便猜猜。”

  子伯意识到今天打的哑谜的确有些多,有意收敛:“我今日看到他们,回想起我之前备考的经历,略有些感慨。”甘州问:“你再不作他想了?”子伯倒是豁达:“我的墨水虽不多,可这山野田壤,百姓安家乐业,哪一处没有我鲁子伯的功劳?”

  甘州点头:“是这个理,子伯不会妄自菲薄。”

  “不过刚刚耿均则夸你气宇轩昂,我是真没看出来。”

  “耿均则这人,说话真不得人爱的!不过他旁边那个景澈可不简单,气息沉稳,是个练家子,搞不好还是个武林高手。”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武林高手哪儿能是你随便在街上碰见的。”

  “不信拉倒,刚刚耿均则说你是我夫人,你怎么不反驳?毁我清誉。”“我权当看了一场戏,你嘴快,你怎么不说?”

  两人声音慢慢远去,侧畔茶楼的客人一波又一波。

  谁也不知道,今日这四人的谈笑,竟一语成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