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郎骑竹马来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393 2020.03.25 09:59

  “今儿什么情况,二皇子向霁君哥哥请教功课?”甘州这几天很是劳累,看到这一幕,以为是自己终于忙出了幻觉。

  霁君与房玘很是融洽地讨论赵老师布置的课题,遇到默契之处还会相视一笑,甘州被这场景恶心到了,想扭头走人。

  “有劳兄长,不仅在功课上指点我,连户部的烦心事,都能为我解忧。怪不得母后常教我,多学学兄长的为人处世之风。”房玘满脸敬佩,伸手拉住了甘州,对她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州儿妹妹也与我们一起,探讨学业呀。”

  甘州笑呵呵地推掉房玘的狗爪子,说:“我看你是懒得写功课,才把霁君哥哥叫过来,好好借鉴一番。”

  二皇子的翾溪殿是整个皇宫里最闹的,里面的宫女个个漂亮,却不敢对这位皇子生出半点心思,奴才们也巴望着到别的地方去当差。

  后院专门开辟了一处奇珍异兽的园子,别国进贡的稀奇玩意都会放在这里圈养。房玘专挑凶猛的训,等野性一消,便会失去兴趣,丢给御膳房。房玘的邪恶,能折磨到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霁君不喜他如此,便很少到他这儿来,今日却安然作客,甘州心里毛毛的,这就像晴空一声惊雷,忽而暴雨一样,能让人心神不定。

  “无事,得了闲,来二弟这儿喝杯茶。母妃担忧二弟近日的辛劳,便拜托我过来看看。帮持二弟,是长兄应做的,甘州来了,我这便走。”霁君淡淡说道,“我知你二人最是亲密,我便不在中间凑热闹了。”

  两人目送霁君离去,房玘拧了下甘州的细胳膊,“怎么对你哥哥这么说话?我就不能做点正事。”

  “是是是,我要相信了你的鬼话,叫我一个月吃不到......算了,为了你发一个毒誓,不值得。”甘州把手放下,揉揉胳膊。

  “你们究竟在谈些什么,我在旁边看着,真是违和得很。”

  房玘听她这样问,只是笑笑,“大哥最近,在皇帝面前很是勤快。”

  “怎么说?”

  “你也知道,皇帝最近一直在加强官吏的考勤改革,本来这事也不好怎么兴师动众,偏偏大哥把这事全揽了下来,使得龙心大悦。”

  房玘斜躺在软塌上,将手往前伸,把甘州的发丝往自己手上缠了一圈,往自己这边一拉,让人疼的倒吸了口凉气,甘州往身后一倾,倒在他腰侧上。

  甘州不服气,身手极快,就势翻个身,将房玘的发簪抽出来,在他脖颈这儿比划了几下。鎏金的簪子有些粗糙,碰到喉结那儿停住了,房玘没有动弹,任由她拿捏。

  见人不反抗,甘州觉得无趣,坐起来,簪子甩在了旁边。两人还是挨得近,房玘喉咙有些痒,又往前凑。“妹妹,州儿妹妹,他也来搅局了,你说,我要站在哪一边呢?”

  房玘是他们几个之中最聪慧的人,却从来不把这份聪慧放在正道上。甘州自知如果和他作对,自己没有几分胜算,于是说:“你站哪边,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妹妹就不懂了。”房玘故作惊讶,“难道你不知,我是这朝堂之上的香饽饽吗。别人都不敢来巴结我,我却眼巴巴求妹妹垂怜。”

  甘州被他的神态晃了眼,从没听过他这样娇滴滴的语气。自从她“不小心”说出他们非亲兄妹之后,房玘就一直阴阳怪气,离自己忽远忽近。

  除了工部那次,他的确是帮了些忙。

  甘州拿不准他的脾性,是主动示好,还是两边周旋。

  “我竟看不出,你是一个如此热心的。”甘州尬笑。

  房玘看她像是防范小人的样子,心里一阵窝火,却不知自己气什么。自己养的那些野物,只要关的足够久,拿食物一勾,就不愁它们不求饶。

  可是甘州不会过来求他。

  州儿妹妹不觉得他房玘会是帮她的人。她首先想到的会是那个闾之翩,会是她殿里的那个老婢女,又或是她在外面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找的无能之辈。

  连只见过几面的治琢都可以算进去。

  唯有他这个便宜哥哥,甘州是防之又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