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更与何人说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175 2020.02.20 19:03

  “倘若甘州,不是房玘哥哥的妹妹呢?”

  凭空一声闷雷。

  房玘背甘州回鹭苹殿,让藕嘉盛一碗醒酒汤后便叫周围人退下,自己钳着甘州的下巴把汤灌进去,再狠狠掐着她的人中。甘州惊得清醒过来,发觉正躺在自己床上,浑身一松。

  房玘见她浑然不觉,心中有些恼火,

  “知道方才你说了什么混话吗?”你是真醉了,还是......

  甘州沉默不语,良久,说:“你还记得宫廷乐师鹿鸣幽刺杀皇帝一案吗?”

  房玘皱眉,不知她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记得,鹿家后来满门抄斩。”

  “那你可知,鹿鸣幽真正要刺杀的,”甘州双眼笑意,说的话却冰冷砭骨,“是当今四公主玉甘州呀。”

  “皇帝一早就知道,你猜他为何这样处理此事?”

  “我一个公主,不让我去学闺中礼仪,却让我跟着你们皇子去上课,学君臣之道。”

  “我母妃,连个名号都没有,偏偏我的穿行和青姬姐姐相同。”

  甘州嘴角带了些嘲讽,“我到底有什么能耐,入了皇帝的一盘局?房玘哥哥,你也透个底儿吧。”她靠近了房玘,轻声说,“你和霁君,究竟谁是螳螂,谁是蝉呢。”

  鹭苹殿已入夜,只有虫鸣。两人剪影映在窗前,竟像在耳鬓厮磨。

  只是话语之间杀机重重,实在是浪费了其间旖旎。

  甘州看他神情,没有半点震惊,略微失望,忠厚纯良的皇后培养的孩子,却很有城府。这皇宫,真是大染缸。她有些怀念小时候,房玘天真的被逗着叫她姐姐的模样。

  “你现在很不可爱。”甘州没头没脑突然蹦了一句。

  房玘黯然,艰难说道,“人之过也,各于其党。井底之蛙,不知井外春秋,兴衰荣辱。州儿,切勿一叶障目。”起身离开。甘州倒头睡下,不理心中酸涩从何而来。

  披着露水回到翾溪殿,房玘向暗处命令:“去查鹿鸣幽一案,还有赵兴义辞官一事,速回。”“是。”烛火微闪,不见人影。想到甘州的那些话,房玘一窒,不是兄妹,不是兄妹,他又如何自处呢?

  这边甘州虽入眠,睡得却并不安稳。迷蒙中看到治琢满身是血,捧着她送的瑟,质问道:“你为何要害我!”她的嗓子像被死死摁着说不出话,场景霎时间变换,她看到自己跌跌撞撞扑到一人怀里,叫那人弹曲子给自己听,可他拒绝了,自己便在那撒泼,那人也不理睬,顿觉委屈,那人却慌了神,以为她哭了,想蹲下为她拭泪。却不想她突然站起,两人额头撞个正着。

  “公主醒醒,公主!”藕嘉听里屋公主在哭喊,赶忙进去摇醒她。

  “公主将才是魇住了,赶明儿婢将被褥换了,点些安神熏香,公主现在坐一会,婢去小厨房热些桂圆胶。”甘州怕她走,拉住她。

  藕嘉看着公主泪流满面,便抱住她,轻轻拍背,甘州哽咽,

  “藕嘉,他不肯入梦。这么久了,连梦里也不愿我见他一面。”藕嘉安慰她许久,甘州才稳定了情绪,泪痕未干,却再无睡意。

  走到窗前,看外面月亮高挂,便知夜深,回头对藕嘉道:“去睡吧,我坐一会儿。”藕嘉退下,将门关严。

  甘州这才小声痛哭出来。

  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

  五年一晃而过,那人走后,一切如常,世间无半点波澜。

  “甘州,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鸣幽,你要的盛世究竟是怎样的光景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甘草二花

甘草二花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020-02-20 19: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