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414 2020.02.26 19:21

  甘州还没想好怎么婉转地提出来,只听到房玘一句人一僵,哀怨地扯着他袖子

  房玘不接受甘州的撒娇攻势,若无其事道:“我虽在户部,却只是作为皇子来此地历练,无官衔便没有实权。”

  “我知晓呀,”甘州连忙说,“只是央求你去问问工部的拨款是否到位,将这杆天平......”

  “怎么着,笔笔明细皆有出处,难道还能挪用?”

  “甘州怎会把哥哥推向水火这么绝情?只是好奇,突然加大军需开支,拨给工部的总量却没变,势必缩减其他开支,而工部事务与百姓生活最为贴近,如此不怕民怨?”

  “这里可不是你发慈悲的地方。偌大个朝廷运转,环环相扣,可不能因噎废食。”“孰轻孰重,哥哥心里度量的真是准!”甘州生气的不是房玘拒绝,而是他的态度敷衍了不少。房玘说自己无实权,话是不错,可他若向户部尚书提个请求,尚书也不敢不斟酌几分,毕竟可能是皇帝授意。甘州料到会在房玘这碰个软钉子,想着要不要直接见见那个死抠门。

  “死了那条心吧,范尧说了,凡是四公主的请求,一律不应!”

  “话说回来,你怎么不招他待见的?范尧虽说抠了点,为人还是不错,那肯定是你的问题。”房玘煞有其事地推断。甘州心想,那恩恩怨怨的多了去了,不过总结一句话就是——他克扣过甘州宫中用度,让她那几天吃了斋饭,这在她看来就是大罪,范尧荣幸登上玉甘州黑名单中的头等罪人。至于后来她使的那些绊子,都是小事,小事。

  这些甘州没有说出来,“小家子气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房玘叹了一声,语气软了下来:“你若执意,为何不让之翩行个方便,军器所的开支匀一匀还有有几滴露水的。”

  “与其欠之翩一份人情,还不如找房玘哥哥。”

  “我记得最近有一批言官要去各地巡察,既是巡察就不应该铺张浪费,哥哥觉得呢?”房玘没想到甘州拿那帮言官开刀,苦笑:“你可知道若是克扣他们,递上去的折子至少要多上三成?”

  甘州不屑:“当初设置言官,本意是监察百官言行,左右言路,巡视、按察地方吏治。如今一批以蔡权为首的为右丞相孙匡的拥趸,一部分以柴项为首,对推行新政指手画脚,致使政令推行受到掣肘,说它是朝廷蛀虫一点儿也不为过。”房玘环视四周,低声说:“谨言慎行,这些话我不管你是听来的还是怎样,把它烂在肚子里。”

  “哥哥这样说,看来与我所想一致。”

  “撼动他们非一日之功。”

  “所以,”甘州眼中掠过杀意,“要先剪些枯枝才行。”房玘装作害怕的样子,瑟缩称:“州儿妹妹这招声东击西着实把我吓坏了。”

  甘州看房玘逗劲儿上来了,知道有谱,心里轻松一些,找张太师椅坐了下来,将刚才的茶另找了个杯子续上。“况且真正干系的人其实是霁君哥哥,他在吏部才左右为难。房玘哥哥这儿只是个过场。”

  “你就肯定霁君不会拒绝?”房玘反问。

  “这么来说吧,要是霁君哥哥在这,我那一套说辞对付他足够。霁君哥哥主张仁政,和你可不同。真正慈悲为怀、忧国忧民的是他才对。”“同样是哥哥,州儿妹妹对他的评价为何如此之高,二哥有些吃味了。”甘州被“吃味”二字恶心的头皮发麻。

  房玘欣慰:“只有你懂我,人性丑恶,我不信鬼神,世间没有哪种力量能真正普度众生。邢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我读遍圣典,只有这一句话颇的我心。”话尾带着一丝缠绵,抚上甘州面庞。

  惊于房玘举动,甘州浑身僵直,脸上却赧然。平时装疯卖傻惯了,呆憨呆憨的,此时露出本色,美人芙蓉面,引得房玘心中一动,手却放了下来,那夜交谈仍历历在目,隔阂依然横亘于两人之间。

  “吓到你了。”

  甘州仍呆坐,看着房玘笑的天真烂漫。

  她现在相信房玘的确是皇后所出,不然,谁能把这般猥琐举动演绎出一丝的雍容华贵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甘草二花

甘草二花

房玘哥哥耍流氓了~

2020-02-26 19: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