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424 2020.02.19 20:32

  “我等使臣谨代表南洱国祝皇上万寿无疆,大周朝国运昌盛!”

  “我等木漠国祝皇上圣体安康,大周朝四海升平,人寿年丰!“

  申时,他国使臣朝贺觐见皇帝,日落后就是皇帝的万寿宴。皇帝生辰宴是沾喜气的事,各大臣均携自家眷属出席,殿内丝竹声不断,热闹非凡。

  轮到甘州献礼,甘州离座,上前跪拜,“儿臣在民间集千寿字织成云锦献给父皇,祝父皇福泽绵长!”

  献完礼,甘州并未起身,接着说:“父皇之忧便是儿臣之忧,近日天干物燥,城墙多处走水,工部急缺人手,儿臣愿献绵薄之力!”

  “甘州说是出力,可搬得起砖?”皇帝问她。

  甘州看皇帝没有责怪,便小心翼翼说,“儿臣曾画过城檐图纸,自己殿里的几个亭子可都是儿臣设计的。”

  理由蹩脚的自己都不忍心听,甘州只能逮着今日皇帝高兴,许她这个请求。皇帝说,“去吧,不求出力帮忙,只求别添乱,要是工部尚书向朕告状,朕不会偏心。”

  “谢父皇!”甘州嘴一咧,对皇帝憨笑退下。见目的达成,甘州回座后连酌了几杯西域佳酿,这酒是贡酒,之前没尝过,虽甜口生津,后劲上来也是厉害。甘州塞了几块海棠鸡蓉,一个酒隔出来,眼前直冒金星。

  她望向皇帝下边的臣子座次,左右丞分坐两边之首,右丞孙匡那边不时有人敬酒,而左丞晏良却只是他一人在那悠然饮酒。其中缘由嘛,甘州除了刚才献礼就一直没走动,此时端了酒往晏良那去。

  “看晏相这儿冷冷清清,与这儿的氛围格格不入,本宫慈悲为怀,与你喝一杯。”说罢,甘州将杯盏举向他。

  公主向臣子敬酒可是罕见,旁边有人小声议论。

  晏良神色不变,回敬:“或许下官正是在等这盏酒,也说不定呢?”

  甘州眼皮一跳。我看你官场新秀给你捧个场,免得被孙匡那老狐狸吃的渣都不剩,你倒好,当着皇帝眼皮底下跟我调情。

  “死相,给点颜色开染坊。”

  满意的看见晏良一哂,甘州一饮而尽。不过......甘州仔细瞧了一眼,晏良此时仍着石青官袍,发髻却未完全梳起,有些散发细碎在鬓间,远看有些男生女相,酒气一熏,更是眉眼如画,有匪君子也。

  甘州一盘算,自己也不算吃亏。酒一喝完,大事已了,虽宴席未完,出去醒醒酒也不碍事。途经之翩的位置,公主弯下腰,提着他耳朵说:“马上就要去你那喝茶了。”

  “公主最后还是来求我了。”

  “你道我愿意?那日治琢虽因那台瑟答应为我雕玉,玉的款式,图样我全都做不了主,况且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我等得起?”

  “那看来早早备下寿字图的我真是机智不已。”之翩展开他最宝贵的红木象骨扇往甘州脑袋上一拍,然后掩面大笑。惹得颜良也往这望了一眼。甘州掸了下裙摆褶皱,赏了三个栗子给他,跨出殿门。

  走过曲折回廊,甘州太阳穴锥着疼,屏退了旁人,靠着廊栏休息一会儿。清风自湖面来,此时仍有蝉鸣,静下心来舒适了不少,刚准备回殿,忽然从亭子对面传来萧声。甘州奇怪,此时有乐声的应该只有自己刚过来的宴席上,怎么还有人独自?她往前走了几步,隐约看见两个人在那儿,有一人像是在起舞掷袖,另一人是?

  甘州脑袋昏昏,只觉那人有些眼熟,还想凑近看,却被一人叫住。

  “州儿,你怎么喝了这么多?又是蛮不讲理牛饮了一番?”甘州晃了一会儿才站定,分辨出眼前的人是二皇子房玘。他皱了眉,扶着甘州。酒气直往房玘耳边扑,房玘有些心神不定。

  又听见甘州说,“玘哥哥,方才我看见有位仙女在对着谁跳舞,好生羡慕。”

  房玘一愣,往刚才方向看了一眼,又很快把眼睛转向别处。

  “喝多了犯浑,那儿什么人也没有。”

  “胡说,我看见了,那仙女长得像青姬姐姐,她对着......”

  “听说脑袋转的慢的人酒品也差。”房玘截下话头,不让她把话说完。

  “那玘哥哥,我就再说一句混话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甘草二花

甘草二花

喝多误事

2020-02-19 20: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