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我劝天公重抖擞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212 2020.03.12 23:25

  “父皇曾说过,赵兴义的才问胆识无人能敌,可他只能当老师。你说,这是什么意思?”甘州问。

  她一直觉得赵兴义待在那里是屈才,向皇帝询问,讨了这样一个回答。甘州原先是以为皇帝嫌他恃才傲物,目中无人,但因人秉性如此便因噎废食,弃之不用,不像是这位皇帝的风格。况且赵兴义也没有耿直到那种程度,其中缘由,恐怕还是和那次动乱有关。

  晏良说的第一个学生,也许是他心里真正承认,能继承他衣钵的人。那么,赵兴义想要晏良继承的,究竟是何物?

  晏良此时也在思考一些往事,两人都没有出声。

  “微臣不敢揣测皇意。老师是我心中敬重之人,他的取舍,大多不是为了自身。学生惭愧,不能通晓其中一二。”

  “即是这样,那我便考考你吧。你说这次考的策论,选择什么题材比较好?”

  晏良沉吟片刻,答:“微臣不了解近年的考题侧重,微臣那年的题目,是为皇上写一则罪己诏。”

  “罪己诏?有点意思。说坏话可是门技术活,既要以理服人,又要揣测人心。”甘州起了兴致,“你怎样答?”

  “如实作答。”四字一出,晏良给自己沏了一盏茶。

  “真是大胆,你那时连父皇的模样都没见过,你怎知他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

  “公主勿妄言。”晏良顿了一下,心里也微微认可她的反问,只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微臣当初已有十足的把握,那份答卷就是圣上要的答案。”

  甘州被他这份自信震住了。父皇总是阴晴不定,就连她这位公主有时也难以揣测出他的意思。这个人当时考试二十出头,如何能做到洞悉人心!心里对晏良有了一丝惧意。

  朝廷之上,还真是虎狼环伺。怪不得孙匡不喜晏良,却对他无可奈何。晏良善于用巧劲,刚才的几番话语都将话锋扭转到自己的局面,将甘州的拳头拿了棉花一抵,叫人无处使劲。

  甘州将吃剩得只有残星的撒子碟双手奉到晏良面前,很是识时务地赔笑:“当时鹭萍殿的消息闭塞的恨,不然本宫定要一睹状元郎的风采。”

  “公主说笑了,今日不是应微臣之邀,见着了?”晏良得了把梯子就往上爬,与玉甘州交谈之中,他已掌握了其中分寸,知道她对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不甚在意,说话就随意了些。

  “看来本宫以后要多多请教大人了。”

  “求之不得。”

  甘州与晏良离了座准备结账,小二殷勤地跑过来拿赏钱,甘州抛了个银锭子,嘱咐他:“你可得好好记住他的相貌,这是位贵客,以后见着他,甭管他带了几个人,都记在我账上。”小二听了连忙答应,弯腰谢两人赏赐。

  摆了阔,甘州心情大好,略微神气地走出大门。晏良刚刚听见了甘州对小二说的话,知道她是在讽刺他之前说的半个月俸禄。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清廉而遭人嫌弃。

  此次交谈,二人都有收货,此处暂且不表。甘州临走时还是按捺不住,将一开始的疑问又问了一遍:“今日为何邀我来?道谢的方式那么多,何必要见一见我?”

  晏良微笑:“微臣与公主的缘分不浅,今日只是一个开端。”

  缘分?可惜甘州不信鬼神,最不信缘分。

  “你知道我现在对你的印象是如何的?”

  “公主如何看我?”晏良有些好奇。

  甘州嘴角微挑,戏谑道:“北边城墙脚下有个摆摊的,号称‘神算子’,你倒是有他的几分神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