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东启明,西长庚,南箕北斗, 谁是摘星汉?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343 2020.03.23 12:49

  甘州看着老狐狸慈善的面容,心里直打哆嗦。她对这种笑容很是熟悉,我挖了个坑你敢不跳,这几个字明明白白写在了齐嗣宗沟壑纵横的老脸上。

  李覃和深龄郦都有些诧异,没想到齐嗣宗为什么接了公主的腔,想了一会儿立马就明白了,这三个人此时准备同心协力,把公主往火盆里推。

  “唉,在下一把老骨头,跟不上这世事变幻喽!”齐嗣宗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口气,“秦翰杨那个人,反复无常,为了一份考卷在我这儿来来回回,叫嚣不已。”

  “嗣宗也是好脾气,我深龄郦何时尝过这种冤屈,要说这考卷有什么问题,我是断然不信的,那位礼部尚书分明就是看不惯我们这几位老人,在这儿占了位置!”

  甘州觉得这话苗头不对,刚想插嘴,又被李覃抢了先:“怨不得别人,我们空空读了些圣贤书,哪知道如今圣上要的人才应该如何遴选,要我说,定要选个遇事镜烛犀刻、八面莹澈的人帮我们参谋参谋才是。”

  “此举妙啊!”三人异口同声:“四公主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甘州腿一软,差点趴在地上。

  有人来吗,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她才初涉朝堂,哪里就赶上了洞察秋毫的境界了!这甩锅甩的,不羞愧?

  难以置信,她颤颤巍巍地争辩道:“甘州孤陋寡闻的,呆在皇宫里就如井底之蛙,哪能担当重任?”

  齐嗣宗宽慰她:“不急不急,出一份考卷,不是什么难事。”

  不难您旁边那位摔什么东西嘛,

  甘州哭丧着翻开齐嗣宗递给她的文书,这里面写了些大概的纲领,考卷分为文武两类,武试是由兵部负责出卷,拿到这里来审核;文试则是由这三位老师出题,题目要让秦翰杨和皇帝一同协定,最后成型。

  粗略看了几眼,试卷分为三部分,第一章考的是诗词歌赋,看人文笔如何;第二章考的是史论,多是以古鉴今;最后一章是策论,往往是现在的皇帝或者是官员面临的难题,拿过来问这些考生。

  最后一章便是能测出人水平之高低。读死书的人此时便会束手无策,此时既要对民情了解,又要能找到解决的法子。题目涉及面之广,之深,让甘州叹为观止。

  几份样卷似乎没有她的用武之地,毫无瑕疵。甘州惊叹之意全写在了脸上,让三位前辈很是得意。

  “秦大人有何不满?”甘州不解。

  李覃说:“三十余年,考试的题项一直如此,万变不离其宗,考生们便逐渐摸索出一些门路来应付,在他看来便是邪门歪道,只为博人眼球,华而不实。”

  “甘州听着也觉得不无道理。若是把心思花在了应试淫巧上,科举制度就失去了选拔栋梁的意义。”

  深龄郦点头,此时才对甘州略有改观:“所以,我们虽有怨言,也听从大人安排。”

  “只是改,怎么改?我们几个倒是有千万种的法子,考生可是能适应?对这些人来说,四年一次的会试意义非凡,小小一笔便可翻天覆地。”

  意思是说,轻重不好判断么,甘州沉吟。

  “大家似乎觉得最后一题颇为重要?”

  “确实如此。”

  “那我们,便避重就轻吧。”甘州阴险地笑了几声。

  三位元老看向她:“何意?”

  “我们把将第一章的部分加大难度,把最后一章留给他们自己,畅所欲言。”齐嗣宗眼光确实不错,甘州的劣根性此时推波助澜,灵光劲儿此时全用在了怎么刁难考生上面。

  “最后一天题,就让大家写一封自荐书。第一,可看出此人品性,傲有傲的好,谦有谦的妙;第二,可考验其人的志向是否深远,倘若毫无目标,等着混个功名,那朝廷只会多了一个冗官而非一位贤才;这第三嘛——”

  “此题也是给三位老师出了个难题。需知纸上所言到底是片面之词,至于如何分辨,就承蒙大人慧眼识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