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叹八声甘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草木无情 怎知我悲

叹八声甘州 甘草二花 1246 2020.03.02 13:49

  青姬并非无意婚嫁,而是所爱非她良人。

  甘州头疼不已。

  她那天醉酒,在房玘面前,三分的醉意被她演成了七分,青姬对着谁跳舞,她看的清清楚楚。麻烦的是,青姬要的这人,别说皇后做不了主,就是皇帝也无法帮她。

  她派人到鹭苹殿传个信,就说今日她不回去了,然后赶去槿毓殿。

  “妹妹要是今日来当个说客,那便请回吧。”青姬对刚进门的甘州冷冷说道。迎面一击让甘州心力交瘁,刚刚您娘亲给我梨花带雨,您又给我来一记北风其凉,雨雪其雱,这一家子到我这儿算是圆满了。

  甘州艰难说道:“青姬姐姐为何如此坚持?”

  青姬刚刚正在作画,抚着画上的一株幽兰,声音柔柔:“除却巫山不是云。”甘州扶额,“你可知有些事我们都做不了主?”

  “我知晓啊,州儿,正是知晓,才更怨我自己。上天看我这二十几年过得太安稳了,给我出个难题。待我醒悟过来,已深陷其中。”甘州看她这样子颓唐,静默陪她坐着。青姬见她也被自己的愁思感染了,惭愧万分,拉着她来到屏风后的镜台,让她坐下,弯腰拾起的梳妆匣旁的桃木梳,帮她梳起发簪来。甘州看着铜镜里的青姬,想起儿时她俩互相给对方编辫子,那时的青姬不像现在镜里的这人,一潭死水,无半点涟漪。

  从凤仪宫内出来的甘州,熏笼罩着身上的一点热气此时全消散了,槿毓殿随着它的主子一起,渐渐冷寂。甘州无法,微微起身在她耳旁细语:“姐姐怎么就知道那真的是男女之情而非兄妹情谊呢?”

  梳子久久未从发梢滑下,甘州看向她,只见青姬满脸惊愕。肩膀被她攥得生疼,却没有立即反驳。甘州猜她不敢确定自己是如何知道的,又悄悄说:“放心,就我一人知道。”其实房玘应该也是知道了,不过现在告诉你,你可能就要崩溃了。

  甘州现在坦白,也是知道青姬不会杀她灭口,她想看看,青姬到底会为那人努力到哪种地步。“帮帮我吧,州儿,你的想法一向多,又是这城墙内唯一一个可以擅自出宫的人,或许一切都有转机,就像话本子里讲的,将我诈死,或许别的什么......”

  甘州差点不合时宜地笑出来,长公主竟然会看民间的话本,诈死的法她也信,宫里的一个大活人她说送走就送走?况且还是身份尊贵的长公主,甘州现在怀疑她是不是连与那人私奔的想法都有了。

  不过,以那人的古板秉性,倒是不会允许她做这傻事。

  青姬见她没有回应,以为是她不愿帮自己,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失了理智,考虑了一会儿,正色道:“姐姐知道州儿想要什么,”青姬小心翼翼说道,“皇后背后的那条漏网之鱼,现在正在朝廷的浑水中游着。”

  甘州依旧一言不发,青姬知道她在考量,心里也在打鼓。

  青姬是看着小时候跟着自己后面的小妹妹逐渐离自己远去的。有一年,她生了一场大病,青姬去看望她,她抓着自己的手不放,一直哭喊,“悔”,“皇位”的说个不停,她急忙屏退下人,抚着她的头安慰她。州儿痊愈后,便开始去定安塾上课,从此只能在平时请安和节庆时看见她。妹妹的样貌不输于她,可不知为何,外边要如此传言。

  “姐姐不在意母妃娘娘吗?”

  “母妃她......是青姬的生母,是皇后娘娘,更是孙家的女儿。我不愿再重蹈她的覆辙了。”

  “姐姐想要什么?”甘州认真问她。

  “我不求与他结缘,

  只求青灯作伴,

  祈他一世安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