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世百诡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搬家

异世百诡录 李淋漓 1997 2020.09.10 15:45

  又过了几日。

  ——风平浪静的让我都有些不适应了。

  好在埃克斯及时的、让我的生活出现了几分波澜。

  他和林叔提起搬家的事时,林叔还一脸严肃。悄悄拉过我,问我是不是和埃克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我愣了愣,在叔越来越黑的脸色下开口:“叔,我才十六,能和他做什么?”

  “十!”他一下子抬高了语气,又颤着指着我的手指降低语调。

  “——六,也算成年人了!”

  “……”

  我不禁有些头疼。而余光里却又看见一个人影。

  是埃克斯在厨房门口探了探头……正笑容满面的对我眨着眼。

  得。

  合着这是全让人家听见了。

  真是的,林叔让他去厨房等着的意义在哪——我无奈的想。

  我摇摇头,再三表明和他没什么。

  然后转身去叫埃克斯去和林叔商量了。好吧,其实说是商量,倒不如说是林叔一定会败下阵来。

  毕竟那句:

  “没有准备的话,我是不敢来招惹你的。”

  ——这话,我还历历在目。

  ————————————————————————————————

  【百年冤案!今日水落石出!】

  我无聊的翻了翻手机上最近较热的新闻。果不其然,最火的是那个剧院的话题。

  凶手是谁显然没那么重要,因此固然有极小的漏洞,也不会有人在意就是了。

  至于我为什么不让艾米丽付出代价,也不过是因为罪不在她而已。

  在我还未让她恢复神智之前,她不过是一具只会为主人卖命的傀儡。

  在逐渐清明之后,对我多次放水。对于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虽然,她不放水,我也可以拿下这次的胜利。

  不过这次收获还不错。

  我把艾米丽身上的鬼气与阴血都拿到了,虽然有些缓慢,但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

  其实在刚进去的时候,我就大抵明白。鬼傀师只让鬼杀了人,还未过来吸收能量。

  不然,我也不会接手就是了。

  至于那些我看到的血人,埃克斯告诉我,那很有可能是鬼傀师可以吸收的鬼魂状态。

  想了想,我还是把那些“血人”给收了,到底是希望有天能派上用场。

  ————————————————————————————————

  怎么还没来?

  时针一分一秒的走过,我只好去给埃克斯打电话。

  “叮叮叮——”

  我和林叔到地方有段时间了。先让林叔好好休息一番之后,看着埃克斯昨天发给我的新案子,有了几个疑问。

  “Hello?”

  是个女的接的电话。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挑了挑眉。

  “who are you and where is ……?”

  我别扭的读着翻译软件上的单词。

  而对面的小姐似乎认明白了我的难堪,主动和我讲起中文。

  “哦……十六岁的小姑娘?真不错。他现在在浴室,你有什么想让我转告给他么?”

  声音的频率与年龄有关。因此我也不奇怪她听得出我多大年纪。

  应该是女朋友?不过我不怎么在意。

  我画着刚刚搜索下来的游乐园地图,皱皱眉。

  “请记得在事后告诉他,我在最近的那个公园等他,十分感谢。希望我没能打扰到你们二人的兴致。”

  虽是这么说,但此时的我却忍不住有些好笑和抱怨。

  把案子留给一个小女孩,然后自己沉浸在美人乡——他总是可以一次次刷新我对他的认知。

  顿了顿,甩开没必要的情绪,我继续道:“不过很遗憾,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时间很长,请将最后一次的倾诉留于夜晚,女士。”

  还不等对面说话,我就在一声失礼了后,便将电话挂掉了。

  “叔,我出去一趟。”

  没人应我。回头一看,是林叔又醉了。

  叔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喝埃克斯送的美酒上了瘾……现在总是一头醉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我若有所思,顺手给他盖了层被子。

  “狗子,出发了。”

  ——还有三个小时,游乐园宣布关门,并挂上封条。

  但这里离那头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时间真的很紧——那个家伙……

  算了。

  算算时间,加上打车,最多最多就等他三十五分钟。

  ——但是,我不想等。

  也不能等。

  他会不会来,是不一定的。他清楚我的能力,也清楚我的性格。

  就算埃克斯不来,我也没法对他报复什么……没能力是其一……

  更何况,把柄还紧紧的被攥在他手里。

  我沉下眉眼,揉着狗子的动作也有点不知轻重。在狗子委屈的哼哼时才反应过来。

  埃克斯这种未知的变量,我是不可以多去依靠的……

  不然,就像现在这样,完美的计划全部打乱,不过好在还于意料之中里。

  但也只能按照第二个较为极限的计划来。

  算了。

  我垂眼。

  但问题是,这个案子是他交给我的啊……麻烦别人还迟到,我还当真没见过这种人。

  ————————————————————————————————

  我付钱下车,与司机说了感谢。

  此时,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划过我。

  我下意识的退了退。

  门口的大叔看我年纪轻轻,便皱着眉瞧瞧四周,见是没人,才来敢和我说话。

  年迈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关切和小心翼翼:

  “小姑娘,这游乐园……你还太小,要不先回去吧。”

  我此刻却没空在意他说的话。

  ——那是一个,给我感觉很熟悉的少女。

  长发如同流动的浅色金子,精致若天仙的五官。

  连五官都是淡漠的。

  她浅浅望我一眼。

  如春风拂过,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她好像和埃克斯一样,也把我看穿了。

  我回过神,有礼貌的挂起一个甜丝丝的笑:“不,先生,我要进去。不过很感谢您的好意。”

  进来约有几十步,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我预感这位小姐会出声叫住我。

  ——果不其然。

  “留步,小姐。”

  她出声。

  脆若黄鹂。如清泉于高处流落,碰撞石头而发出的飞溅声。

  溅起一阵寒冷,但又不失干净与清新。

  我不难猜测她叫住我的用意。

  毕竟我本人没什么好好奇的。唯一能让这位一见就不凡的少女叫住我,怕也只有埃克斯了。

  “我跟先生,除却搭档以外,没有任何关系。”

  多么严谨的说法。

  我为了表示生疏,甚至都没叫出他告诉我的代号。

  漂亮的少女漫不经心的眯起本就有些狭长的双目,微微抬起下巴。

  既显得有压迫感,又不至于太过于高高在上,似是目中无人。

  半晌,她说出一个名字。

  “奥尔莉丝。”

  少女拽了拽小披肩。一双美眸直直的盯着我。

  我抿唇。

  ——“我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