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唐丘逍遥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唐丘逍遥传

天书凡心

  • 奇幻

    类型
  • 2021.07.19上架
  • 2.50

    连载(字)

25位书友共同开启《唐丘逍遥传》的奇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三更半夜鬼敲门

唐丘逍遥传 天书凡心 3271 2021.07.24 06:30

  夜晚,寒风裹着大雪呼啸……

  叶逍猛地睁眼惊醒过来,坐起身子不停地喘着粗气,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他深吸一口气,吐出,再吸一口,再吐出,稍稍平复了心慌。

  徒然感觉到身后凉飕飕的,伸手摸了摸后背,湿漉漉的还有一丝温热,哑然失笑,想是方才做梦吓得汗流浃背湿透了衣衫。

  他单手掐着额头两边,揉了揉,叹息一声。

  一旁盘膝打坐的凌虚道人闻声睁开眼,扭头瞧了他一下,笑了笑,“又做那怪梦了?”

  叶逍点点头,坐在干草垛上往前挪了挪两股,从一旁挑了两根满是尘土的干木,在地面上磕了磕丢进火堆,然后转过身背对火焰烤着,一手撑脸一手继续揉着额头,神色间有些无奈。

  “是啊!十年了,这怪梦时常出现,梦里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却能让我感觉到害怕,害得我觉也睡不好。仅听见的‘青丘’两字,也不知是说的人名还是地名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能让你感到害怕,倒是难得。”

  凌虚望着眼前渐渐烧旺的火焰,摇曳的火光映照着他苍老却红润的面孔,他神色平静地回想了一番。

  “我曾听过一个传闻,一千年前东海之溿有一个隐居在大山里的小国,唤作青丘国,里面有很多奇珍异兽和妖物,且如人一般和睦相处地生活着,甚至还有仙人在那山里修行。只是不知后来为何消失不见了。”

  叶逍闻言猛地转身将他望着:“老头你知道?为何之前不告诉我?”

  “那只是我年轻时道听途说的一个传闻罢了,不知真假。而且就你那急性子,若是之前告知了你,你还不立刻往东海之畔去寻找?

  此去东海两千多里,尚且不说你能不能寻到那传闻中的青丘国,那东海之溿大山里的妖物众多,你能不能活着还不好说。”凌虚没好气的说道。

  叶逍闻言撇了撇嘴,“那现在又为何告诉我?”

  凌虚想了想,说道:“一来,你本事学的差不多了,不惧妖邪,自保有余。二来,身为修道之人不可总是偏居一隅,需入世修行。

  叶逍点点头表示赞同,拿过之前睡觉时枕在脑后的包袱,也湿了,摇摇头从中取出水袋灌了一口,然后将包袱平摊在靠近火堆的草垛上烤着。

  后背道袍渐渐热了起来,叶逍伸手摸了一下,有些烫手,转过身拿起一根细木棍拨弄着噼里啪啦直响的火堆,让火焰小了一点。

  叶逍抬头扫了眼小庙里,那些行商旅人裹着布毯靠在墙上或柱子上,在各自火堆前熟睡着,墙角有几匹马儿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小庙另一角,一位须发皆白一身白袍的老人正侧躺着瞌睡,忽然睁开眼朝叶逍望过来,报以笑颜。

  叶逍诧异,回了一笑。他之前第一眼见到这位老人家的时候便觉得对方不简单,鹤发童颜,一身素白长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且方才就数他喝的酒最多,其他的年轻汉子都醉倒了,他却脸不红心不跳,气息平稳。

  望了一旁仍老神在在打坐的老头,心中比较一番,差的真远。

  “老头,对面那位老人家看起来好像比你厉害。”

  凌虚抬眼瞧了瞧又缓缓闭上,“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含糊其辞,那你是承认喽?”

  “都是同道中人,有什么好比较的。”凌虚不耐道。

  叶逍撇了撇嘴,躺了回去。

  此时已是子时三更天,外面还在下着鹅毛大雪,小庙外的长亭和路两旁的草丛以及树上披上了一层素裹,月光下像是穿了亮丽的银装,冰冷而高贵。

  小庙年久失修,隐约可以看出里面是某个菩萨的石像,只是本朝推崇道教打压佛教,所以许多佛教的庙宇都荒废了。

  外面的风渐渐大了起来,鹅毛雪一片片随着寒风从窗口进了庙里,落在了熟睡旅人的身上。他们打了个哆嗦,紧了紧身上的棉衣。

  忽然,呼啸的寒风中开始夹杂着女子的哭声,起初叶逍还以为是风吹过门缝引起的声音,但是女子哭声越来越清晰,幽怨凄婉好不瘆人。

  “咚咚!”敲门声响起。

  叶逍与与凌虚相视一眼,神色诧异。

  叶逍感到有趣,心想今夜这庙里怎么说也算是卧虎藏龙,竟然三更半夜还有不长眼的鬼敲门,是该说它不幸?还是说它运气好?

  风越来越大,哭声也越来越大,敲门声渐渐重了起来。有几个旅人被吵醒,坐起身来疑惑地问道:“发生了何事?”

  这时,哭声从幽怨变成了凄厉的嚎叫,敲门声也变成了“咣咣!”的砸门声。

  醒来的人一脸惊恐,连忙起身远离庙门,还在睡的也都惊醒过来。

  叶逍又添了几块木柴,防止一会火被吹灭,然后笑着对他们说道:“外面有鬼!”

  若只是叶逍这么一说,众人只会当个笑话一笑了之,然而这女子哭声还有砸门声,却让得众人的酒醉顿时被吓醒了一半,神色慌张地望着仍被砸地直晃的庙门。

  庙门的门栓早已不见踪影,门无法关紧,只是用了快大石头将它顶住挡挡风雪,若是用力推,其实可以推开。

  但外面那女鬼却只是砸而不推,似乎是在等里面的人给她开门。

  叶逍够着头透过窗口破洞往外瞧了一眼,正好瞧见外面的长亭里有一道白色身影正在呼呼地飘着,披散着长发,露出半张惨白的脸,长袖衣裙随风飘动。

  心中好奇,站那么远怎么敲的门?换个角度仔细看了看,原来是女鬼袖中的白绫伸的老长,一下一下地打在庙门上。

  夜色下,雪地中,若非是叶逍眼力好,换做了旁人怕是只能看见一颗黑色长发头颅飘在空中,着实瘆人。

  一旅人壮着胆子往窗外瞧了一眼,果然,顿时两眼放大,魂飞天外,吓得惊呼一声:“鬼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其他旅人被这喊声吓的心里一颤,下意识瞧了眼身穿道袍镇定自若的叶逍与凌虚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顿时心中明了,连忙向叶逍和凌虚这边靠了过来。

  白袍老人仍侧躺着瞌睡没有动作,靠在墙角的另一位老人家,神色也稍显平静,坏里还有个睡着的小女孩,似乎睡得挺沉,竟没被吵醒。

  “道长救命,道长救命!”几人对着凌虚呼喊道。

  叶逍被一人挤得向后靠了靠,那人便又向里挤了挤,似是非要挨着才能安心,叶逍没办法只得跳到一旁去,两手环抱胸前,似是不准备管这档子事。

  凌虚知晓自己这个徒弟的性情,只要自己在场,他就懒得出手,还阵阵有词地说不能抢了师傅的风头。

  正要起身办正事,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两下一瞧,原来是被那几人牢牢揪着衣角和裤脚边,无奈叹了口气。

  “贫道要去收了那女鬼,诸位施主请放手。”

  几人这才松开。

  凌虚起身走到门边,挪开石头打开门,顿时寒风夹杂着大雪呼啸进来,打在了他身上。

  望着那长亭里雪中的女鬼,凌虚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人鬼殊途,无论你生前受了何等冤屈吃了何等苦头,却不是你在此害人性命的理由,劝你速速下了地府投胎去,否则休怪贫道不客气了。”

  女鬼置若罔闻,也不言语仍旧是哭着。

  叶逍在一旁忍不住轻笑一声。

  凌虚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来?”

  “我来就我来,又不是没抓过。”

  叶逍站到门外两手掐腰望着女鬼摇头晃脑地说道:“呔!这位小女子,有何冤屈尽可与我言明,若真有其事,我可替你报官做主。然,你却不能在此害人性命,须得速速下了地府投胎去。”

  女鬼仍是置若罔闻,凌虚见状也是一声轻笑。叶逍疑惑,心想这女鬼生前莫不是个聋子?

  叶逍望向凌虚问道:“咋办?直接打杀了?”

  凌虚点点头,“世间冤屈何其之多,吾……咱们也管不过来呀!只能是尽量让它们不要再害人。”

  就在此时,白衣女鬼动了,原本默然的脸庞顿时变得狰狞无比,随后两手成爪状在身前,长长的指甲漆黑如墨,猛地朝叶逍扑过来,袖中白绫飞出绕到两侧包抄将他缠绕住。

  叶逍挑了挑眉,两手不慌不忙不紧不地掐了一道法决,口中默念:“万神朝礼,使役雷霆。”

  两手噼里啪啦冒着电光,然后左手往前一推,使出了一招掌心雷,雷电离手径直打向了近在咫尺的女鬼。

  女鬼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飞扑的身形止住,电光缭绕在身,它颤抖嚎叫着。

  缠绕叶逍的白绫松开落地,叶逍举起右手就要再给她来一记掌心雷。

  就在此时,女鬼见状忽然喊道:“道长饶命!”随后身形飘呼呼地来到叶逍身前,跪在了雪地上。

  叶逍见状一愣,心想还挺识时务,便敛去雷光收起了术法,回头望了眼凌虚,示意该你了。

  凌虚白了他一眼,走上前去道了一声:“无量天尊,你有和冤屈尽可说与我听,贫道若能做到定会尽力而为,但你说完之后必须入地府投胎,不可在阳间游荡。”

  白衣女鬼神色凄婉地说着,声音空旷。

  “小女子是长安人,某一日遭妖人抓去放血残忍杀害,又被扔在附近山林曝尸荒野。小女子怨气难消,这才成了孤魂野鬼,恳请道长替小女子做主。”

  凌虚听闻放血杀人这等残忍手段,眉头紧皱。

  “你可知是谁杀害了你?”

  女鬼摇摇头。

  “你可知你所说那妖人在何处?”

  女鬼摇头。

  “那你知道什么,娓娓道来。”

  女鬼沉默片刻……

  “他们抓了很多人。”

  叶逍与凌虚心头微沉。

  如今的长安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城内看似繁华,实则满是蛀虫,且城外时常饿殍遍野。这女鬼说的很多人与长安百万人口相比却是九牛一毛,恐难引起朝廷的重视。

  片刻过后,风停了,女鬼身影消失不见。雪依然在下,掩盖了所有的痕迹。

  凌虚抬头遥遥望向已然不远的长安城方向。

  ——

  前日,凌虚在道观后山上夜观天象,发现长安城方向似有妖气升腾,其中夹杂着怨气。

  心中疑惑便算了一卦,却是模模糊糊算不清楚,似乎有什么力量遮掩着。

  为了弄清楚长安城里发生了何事,第二天一大早便拉着徒弟叶逍北上长安,紧赶慢赶走了一整天,过了三个长亭,四十多里路,仍是没能赶在天黑前进城。

  长安城傍晚便会关城门,凌虚见天色不早,便想着在小庙歇息一晚,到了明日城门打开时再入城做打算。

  不成想,竟是提前遇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