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神庭天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7,凰谷关

神庭天道 灵魂魔眼 2385 2019.11.05 07:17

  凡事知道的人多,那么自然竞争也就十分巨大,在蓝星之上,有着众多在真仙神走后遗留下来的神袛,这些人对于神位的了解要远远比秦牧更加的通透。

  所以想要和他们竞争在蓝星上的神位权利,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这涉及到一个先来后到的问题,以及民众不认可一个新神。

  蓝星又不是古代战乱时期,可以一手戒刀,一手圣经来传播信仰,在蓝星,一切还都是和平为主,就算是秦牧成神,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在夹缝之中生存罢了。

  然而在新世界则完全不同了,这里是一个完全未经过开发的土地。

  根据秦牧这些年来对这个新世界的观察,新世界完全没有一丝高能文明的痕迹。

  所以这个新世界对于秦牧来说,就是一张白纸,可以任由秦牧为之作画。

  从各个方向提取出神位权能,然后将其归位于十二神部之下,这个过程秦牧将其称之为神位种田。

  伴随着战争的开启,人妖之战的烈度迅速的攀登到了顶峰,由葬天妖王所统帅的妖族丝毫不在意小妖怪的牺牲。

  一窝蜂的以人海战术消耗着人类的实力,试图通过数量的对比打掉人类的战争潜力。

  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不计较质量的前提下,数量的碾压从来都是最重要的。

  尽管因为时间的关系,葬天妖王的手下仅仅只有数支妖族的分支,比起整个陆地的妖兽来说,可以说是很渺小的一部分。

  但是比起人类这单一的一个种族来说,却也依旧很是强大,至少在量上,人类完全比不过现今葬天妖王手中的妖族。

  徘徊在战场的天空之中,秦牧一边不断的收集着在战场之中所激发的战争神权,一边也不断的喃喃自语的说道:“打吧,打吧,只有足够的文明活动才能够促使神位的诞生,

  而战争,则是推动文明前进的最大动力!”

  “吼!”

  一声如狼似象的嘶吼在苍茫的大地之上响起,负责与妖族小兵战斗的淼月在一阵自喉咙之中发出的咆哮之后,一瞬间变了一个模样。

  双目仿佛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一般,长长的獠牙自双唇之中弹射而出,活脱脱一个僵尸的影像,只不过比起秦牧印象之中的响起,淼月这种僵尸好像更加像人而不是像尸。

  在战场中心,淼月双手高举,一双仿佛水做的手掌先是五指张开。

  然后仿佛是五指勾连住了什么一般,伴随着淼月五指的回收,一阵阵血脉喷张的感觉自战场之上各个妖兽兵的体内出现。

  起初这种现象还很是微弱,只不过相当于加快了血液的流转速度罢了,甚至因为这种血脉喷张的感觉,妖兽兵的战斗力还有了不小的提升,以至于给人类一方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不过很快,这些战斗力提升的妖兽兵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妙的滋味在体内涌现,鲜血开始从它们的口鼻之中喷出,眼睛在那股强大力量的勾连之下都变得充血通红起来。

  “猩红血祭!”

  伴随着一阵低语在淼月的口中吼出,一下子,围绕在淼月身边方圆百米的众多妖兽兵,它们的口鼻眼位置被摄取出磅礴的血液。

  这些血液在天空之中不断汇聚,沿着一个固定的道路如同百川归海一般,

  向着淼月的口中涌去,这血液之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在进入淼月口中的一霎那。

  更是激发出了潜藏在她体内的僵尸凶性,长长的指甲变得锐利起来,在一声怒吼的咆哮之后,淼月一人驾驭着一辆青铜战车,如同战无不胜的战神一般,率领着人类部族的武士直接插进了妖族指挥官所在的位置。

  一路之上不知道多少的妖兽兵被其撞飞,锐利的青铜利剑在沿途所过的妖兽兵身上划下了道道伤痕,这些伤痕全成了淼月吞噬妖兽血液的口子,大量的血液涌进她的口中。

  一阵突刺进攻之后,淼月高举着手中的青铜利剑,来到了妖兽兵指挥官的身边,将一头仿佛是白羊状的妖兽给狠狠的斩落在车下。

  伴随着白羊妖兽的阵亡,淼月将其头颅在天空之中高举,瞬间大部分的妖兽兵都溃散成一团,指挥官的阵亡让他们被激发出了内心的恐惧,以至于一时之间,一部分妖兽兵开始向着战场之外逃亡。

  而淼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妖兽兵实在是太多了,想要凭杀解决这场战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有让妖兽兵恐惧,让它们自己击败自己,这才能有胜利的希望。

  智慧是一个好东西,它赋予了生命恐惧的概念,越是发达的智慧带给生命的就越是精致的恐惧,在灵气还没有潜在的改造妖兽的大脑之前,它们是不可能联合起来的,所以对于恐惧的认知仅仅是唯死亡罢了。

  然而现在,伴随着智慧的上升,这些妖兽兵有了感情,有了混乱,以至于在敌人的恐吓之中向着战场四周逃亡。

  眼看着这一场逃亡就要引动其它妖兽指挥官麾下的士兵崩溃,不过葬天妖王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来自蓝星的他深刻的知道溃兵会造成怎样的影响,那是连锁性的崩溃。

  所以几乎是溃兵刚刚成型的时候,面对那些试图逃离战场的溃兵,其它的妖兽指挥官就开始采取了以杀止杀的恐怖手段。

  任何敢于后退的士兵通通被干掉,不同于人类群体之中复杂道德观,失败的妖兽兵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亡。

  这是由血腥和暴力铭刻在妖兽骨子里的统治手段,极端的恐惧统治。

  在妖兽自己人的围杀之下,大量敢于逃窜的溃兵不是被杀死,就是被再度驱赶回了战场中心,于是在胜利的希望刚刚燃起的时候,就马上被一捧冷水给浇的透透的。

  因为这场突刺的变故,整个妖兽的阵营开始以更加稠密的状态向着人类武士拥挤。

  尖牙利爪齐上,鲜血残肢横飞,没有了距离所带来的优势,人类武士在面对本就身强体壮的妖兽兵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在节节败退之中,人类部族的士兵在死亡恐惧的压迫之下,开始了大溃败。

  轰!

  一只大鸟自天空之中翱翔而过,旋即一个身影笔直的从天空之中落下,伴随着一阵尘土飞扬的狼狈,炎玄从地面之上爬起。

  天空战场是葬天妖王的优势,在天空之中与葬天妖王争夺胜利的希望,这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的行为,于是炎玄被击败了。

  人类部族士兵的溃败,再加上作为旗帜的炎玄被打落天空,整个人类一方在妖兽兵的逼迫之下,顿时开始向着后方撤离。

  这一撤就直接撤到了人类北方最后一个关卡,凰谷关,一座搭建在凰谷山脉的要塞,再往后就是人类部族的腹地。

  一旦妖族攻破这一道关卡,便可以长驱直入的进攻人类部族的各个产粮地带。

  所以为了保住这道关卡的安全,人类部族开始向着凰谷关大规模增兵,这才终于是打退了妖族的进攻。

  此战妖族胜,人类败,妖族收获人类大片疆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