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神庭天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阴差溪风

神庭天道 灵魂魔眼 2303 2019.10.05 07:39

  随着秦牧的暴露,群鬼的穿行,以及阴差的低声呢喃,霎时之间,秦牧只感觉无数道阴冷的目光注视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种仿佛被无穷凶猛的捕猎者所盯着的目光,让秦牧感到十分的不适。

  不过好在这些目光盯的时间不算是太长,伴随着一句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的话语。

  大队的阴差一边将奔行落后的亡鬼捕捉起来,一边追踪着恶徒邪修留下来的痕迹匆匆的向着市中心追书。

  一道黑光从天而降,在秦牧的面前化作一个身穿黑红大衣的健硕壮汉。

  大衣之上不知道用什么丝线,所绘制而出的血红骷髅头。

  随着风的吹拂,仿佛舞动的鬼火一般,充满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味道。

  快速两步来到秦牧的面前,看着秦牧被冻的浑身发抖的模样,这个陌生的阴差手指快速的从怀中抽出了一根与烟类似的物品。

  伴随着一点幽蓝鬼火的亮起,阴差狠狠的嘬了一口,然后口中冒出的红色烟雾遮挡住了阴差本就不算明显的面目。

  阴差手指夹烟,猛地向前迈步一步,旋即在秦牧没注意的情况下,一个熊抱抱住秦牧。

  “兄弟,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跟我十分有缘。

  这样兄弟,我这有一个小麻烦,你肯定十分乐意帮这个忙!”

  面对阴差的诚恳的询问,秦牧几乎不用想都知道这是一件坏事。

  “抱歉,我们不是兄弟,下次不见!”

  说着,秦牧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伴随着阴鬼的离开,已经得到缓解的手掌抓到了机车的把手上,伴随着沉闷的嗡鸣声响起,秦牧就要直接离开这个地方。

  却不想已经被拒绝的阴差再次说道:“兄弟,别误会,我叫溪风!

  这次我是真遇上麻烦了,没你的帮助这次我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当帮我一个忙,老哥我欠你一个人情!”

  一手拽住秦牧的肩膀,丝丝阴风吹过溪风的黑红大衣,数十个骷髅头仿佛一双双鬼眼一般,冷冽的注视着秦牧。

  换成一般人在这种看似恳求,实则威胁的情况下说不定早就屈服了。

  但是秦牧岂是一般人,他回头撇了一眼溪风。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这里的一切和我无关,我要回家睡觉了,现在请松开你的手!”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一个神位!”

  “怎么保证?”

  “就凭我父亲是千夜湖水神!”

  “这不可信!”

  “你信不过千夜湖水神?”

  “不,我是信不过你。”

  “我把我的神印抵押到你的手上!”

  “成交!”

  交谈完毕之后,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弭于无形之中。

  转而兴起的是一股和谐共处的味道。

  给官方办事秦牧并不抵触,从几年前他被那个快递员发现,以及秦牧自身产生考修者资格证的想法之后,秦牧就有了这个觉悟。

  但是秦牧讨厌无条件的协助,如果有足够丰厚的报酬,秦牧还是很乐意效劳的。

  空旷无人的大马路上,秦牧和阴差溪风并肩站立,共同看着远方那阴云密布,喊杀声不断响起的血红色天幕。

  溪风叼着根不知道什么牌子的阴魂烟,嘟嘟囔囔的说道:“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用这把人间的手枪击毙恶徒邪修的人间体!

  完成这个之后,你的任务就结束了!”

  一边在手中把玩着一个金色的神印,秦牧一边听着溪风述说着任务的完成条件。

  “就这么简单?”

  眼角瞟了一眼无知的秦牧,旋即低下眼眸,看向秦牧把玩自己神印的手掌,他的语调之中高傲夹杂着一丝心疼说道:“不,这并不简单,首先你不知道他的本体在哪!

  其次,手枪只有六发子弹,你只有六次机会!

  再者,天一亮,市中心的人们一起,他混在人群之中,谁知道哪个是他的人间体!”

  说起这个,秦牧转头看向一脸不忿的溪风,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们就没有锁定他踪迹的神通吗?”

  看着秦牧一脸无知(好奇)的模样,溪风猛地的嘬了一口阴魂烟,压下了胸腹之中旺盛的肝火,旋即说道:“我们要是能够锁定一个拥有邪神之力在身家伙的踪迹,也就不用废这么大的劲的满城搜索了。

  无知也要有个限度,你再问这种等级的问题,别怪我翻脸啊!”

  为了堵住秦牧的嘴中,以及秦牧有可能提出的问题,溪风以翻脸为借口恶狠狠的威胁。

  “好吧是我无知了,现在把武器拿来,工作要紧,闲事后聊!”

  将金色神印在溪风心疼的神情之下收入怀中,秦牧伸手向着溪风要道。

  吃亏的人不能够述说自己的怨恨,那多不好,秦牧觉得自己要大度。

  溪风掀开自己的黑红大衣,在一片空洞虚无之中,拿出了一把普通的警用手枪。

  将其交到秦牧的手上,溪风嘱咐的说道:“尽量不要让巡警看到,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走程序还是很麻烦的!”

  “好,我知道了!”

  旋即,秦牧将手枪插在自己的腰间,转身骑上自己的机车就准备离去,

  天快亮了,第一批醒着的人群即将出现,秦牧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秦牧准备离开的前一秒,溪风对着秦牧大声喊道:“你对神位有什么要求吗?

  太难的我可弄不到!”

  回头看了溪风一眼,秦牧将头盔眼罩放下,旋即沉闷的声音从头盔之中传出:“没什么太大的要求,就是要自由!

  几百年没有一次任务的那一种!”

  伴随着话语的传递完毕,跟随着阴差行走之时所留下的痕迹,秦牧一个加速,就快速的向着任务目标赶去。

  “要自由,还要几百年没有一次任务的那一种,你疯了吧,这还不难!”

  看着秦牧逐渐远去的背影,溪风大吼道。

  “这是你的事,跟我没有关系,别忘了你的神印还在我手上!”

  秦牧沉闷的声音从远方悠悠传来,让溪风胸腹之中的肝火怎么猛嘬阴魂烟都咽不下去。

  “算你狠!”

  溪风面对秦牧的无耻态度,如此的说道。

  神位不同于别的,那是真正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一个神位的构成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神力与正神的部分精力。

  与阴司办事员不同,办事员随时拿出去顶缸,但阴司神位却是阴司的重要组成部分。

  缺少一个都会导致阴司出现一部分骚乱,所以一般而言,每一个都必须有尽职尽责的人来担任,所以说秦牧的这个要求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非常的难。

  不过溪风的神印在秦牧手上,况且在家上这次一旦形成灾劫,溪风是吃不了兜着走。

  哪怕他老爹也护不住他,所以只要秦牧能够完成任务,溪风还真就的办成这件事。

  除非溪风想动用武力撕裂这次约定,不过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