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神庭天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村长老头

神庭天道 灵魂魔眼 2294 2019.10.18 00:13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将一件简单的事情办的这么麻烦是一个十分愚蠢的决定。

  例如所谓千川山脉的危机,完全可以调集荒木市驻扎的部队用重炮犁上一边。

  在炙热阳火的炼狱之下,什么样的鬼魅不得化成一片片灰烬!”

  望着前方那生活极为古老的小村落,秦牧有些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按照他的想法,管它千川山脉之中有什么鬼魅,直接用大炮全部轰上一遍,什么样的问题就都解决了,也就不用自己来到这个没有一丝现代文明痕迹的鬼地方了。

  然而这样想的秦牧却是全然的忽视了,一旦调集重兵对千川山脉进行炮击,会产生怎样的经济波动,以及恶劣的政治影响。

  自古以来,政治是最恶心且最麻烦的东西,尤其是牵扯到了军权的政治,就是更是如此的麻烦。

  炮轰千川山脉简单,但是由此产生的一系列反应,可是十分的麻烦。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无论秦牧再是怎样的不情愿,他还是被迫的来到了这里。

  手持着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千川山脉印,步步小心的向着前方的小村落靠近。

  在秦牧看来,虽然这里是整个千川山脉之中生机最浓郁的地方,但是秦牧依然不会对其掉以轻心,这里是属于鬼气阴魅环视之中的极阳之地,再怎么生机勃勃,其本身却也依旧是属于阴界的一部分。

  不说别的,就说这方圆数十公里没有任何一个聚集人烟的地方,这个小村落为什么鬼存在这里,不要告诉秦牧这个小村庄能够自给自足,秦牧根本就不相信这种事情。

  步步小心的走进了小村落之中,在这个总人口不超过两百人的小村落之中,一个陌生人的到来是极其引人注目的。

  更何况这个陌生人不仅样貌极为的陌生,就连穿着打扮都极为的怪异。

  手中持有一方金印,脚步无声无息的向着村落靠近,这如此鬼魅的一幕当即惊动了村落之中的人们,顿时伴随着一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在小小的村落之中响起。

  村落之中雄壮有力的年轻人手中持有各式各样的农具环绕在秦牧的身边,他们目光警惕的看着秦牧这个来自外界的陌生人,手持农具的双手微微颤抖。

  不论任何时候,未知都是最大的恐惧源泉。

  在人群之中站定,秦牧目光如炬的环视着四周的壮小伙,语气严肃的说道:“叫你们管事的人出来,我有要事要和他谈论!”

  秦牧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而是直奔主题,甚至为了防止因为语言的不通行,秦牧还直接动用了神魂链接之能,将自己的意思通过精神交流的方式向着人群传递着。

  秦牧的这一手顿时吓了周围的人一跳,这种突然声音出现在耳边的手段让这些见识短浅的的村民为之惊恐,甚至一声声妖怪的话语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贸然闯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只有两种结果,要么被同化,要么暴力将其镇压。

  秦牧自然是选择的第二种,用自己的强力,以及村民对于陌生人物不了解而产生的恐惧心理,秦牧轻而易举的将人群给压制住。

  在秦牧那仿佛猛兽狩猎而展露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下,所有手持农具的村民仿佛见了猫的老鼠一般不住的向后退着。

  “都让开,都让开,村长来了,村长来了!”

  在秦牧以气势恐吓人群,以达成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声呼喊,以及两个壮小伙开路,一个走路颤颤巍巍,还需要别人搀扶的老头快步的来到了秦牧的面前。

  一看到秦牧的第一眼,顿时这个村长老头就吓了一跳,相比较起他们身上那简陋衣物,秦牧身上那来自现代手工技艺制作的衣服就仿佛天神的服饰一般,充满着一股神秘感。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干净整洁,以及服装之上绣有大量花纹的服饰就是比一身粗布制成的衣服要更加的夺人眼球。

  在这样的气势压制之下,村落的村长天然就感觉自己低了一头,他双手向着秦牧作揖说道:“不知这位公子从何处而来?”

  在村长老头刚一开口的瞬间,秦牧就是眉头一皱,村长老头说得话音和现代文明的沟通语言有着一定得联系,但是差距有点大。

  要不是秦牧事先开启了神魂链接功能,说不定还听不懂村长老头究竟在说些什么。

  “我是这座山脉新上任的山神,我需要你们帮助我建造一座山神庙,作为报酬,我会帮助你们走出这个如牢笼般的地方!”

  秦牧直接了当的向着村长老头说道,他们粗陋的文化知识水平,让秦牧没有什么兴趣去跟他们玩什么语言上的游戏,也就是打哑迷。

  秦牧此话一出,通过神魂链接的方式,顿时让所有生活在这片村落之中的村民们惊愕的述说道。

  “新上任的山神,这是山神老爷吗……”

  “长的好年轻啊……”

  “假的吧……”

  “我们呆在一个牢笼之中,胡说八道什么呢……”

  ……

  ……

  ……

  一声声议论在秦牧的周围响起,然而秦牧只是充耳不闻,比起这些议论纷纷的村民,很显然这个村落的村长才拥有实际权利。

  尽管他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已经半截入土了,但是在一个和平安稳同时封闭狭小的环境之中,一个能够让众人听话的老人,很明显具备更高的统治能力。

  在秦牧的目光注视之下,一股莫名的压迫力在向着村长老头汇聚。

  在众人的目光环视与议论纷纷之下,村长老头在心中暗暗说道:“山神?只怕是来者不善!”

  不过心中在怎样嘀咕,至少村长老头得表面却是没有让秦牧挑出一点毛病出来。

  他在秦牧面前十分果断的说道:“但有所言,无不从命!”

  “竟然还是一个文化人!”

  “小人上过几天私塾,让山神老爷见笑了!”

  来到村长老头的面前,秦牧看着有些紧张的村长老头,将自己的手指点在他的额头。

  伴随着一阵信息的输入,秦牧的人影在村民的面前渐渐变成了一团金色光影。

  眨眼间就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极为简单的障眼法,类似于鬼打墙的效用。

  在将信息传输到村长老头的大脑之后,秦牧悠悠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五天之后,我来接收属于我的山神庙。

  届时我自会庇护你们走出这个囚笼!”

  听到秦牧离去的话语,村长老头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也许是对自由的渴望,也许是对外界的新奇向往,亦或是因为秦牧在场所造成的压力消失的原因。

  不论如何,秦牧算是暂时的在千川山脉落下了一个重要的棋子。

  等到这枚棋子建成的时候,秦牧算是在下冥土之前,获得了一个稳固的阳世据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