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6、社会性尴尬现场

  三个人走到电车站,坐上电车,再到达嘎妹瑞斯羽川店。

  路上也知道了,这个BID之丘确实是个主题展览,《BID之丘》是一个游戏名字,具体是什么游戏相良诚不知道,兴许是什么小女生玩的换装小游戏。

  惠里她们处于的7、8岁年龄正是对妈妈的衣服有浓厚兴趣的年龄,会想尝试大人们的服装,对于娃娃换装也很有兴趣。

  这样,惠里说的有许多漂亮衣服,能拍照也可以解释得通了。

  “惠里,我们到了。”相良诚对着惠里说。

  “诶!终于到了。”千叶麻寻脚下一软,直接往相良诚身上靠,整个人挂在了相良诚身上。

  “喂!你在干嘛?”相良诚猝不及防下差点摔倒。

  “累了,老娘累了,下电车还走了半小时路,老娘累瘫了,比做A还累。”

  “阿诚,你说我已经到这里了,可不可以找家咖啡店坐着等你们。”

  相良诚先把她扶正,接着用力敲了她的头一下,稍微靠近她,凶狠的说:“警告你,在外面不要给我说怪话。”

  转头看了一眼惠里,她脸上很平常,似乎没听到她妈妈说的怪话,稍显放心:

  “白痴女人,给我站好,今天你必须跟着我,别想中途跑掉,否则中午我们去吃烤肉时候,你别想吃一块肉。”

  “肉,烤肉!”千叶麻寻像是应激反应一眼,哈达子直接流了出来,也不去擦:“没问题,今天我就跟着相良诚君了,就算相良君去厕所,我也跟着。”

  “滚呐!”相良诚超级想踢她一脚。

  可旁边的人投来的怪异目光,让他想象还是算了。

  牵着惠里的手,怕她走丢,“走吧!惠里,我们进去玩。”

  嘎妹瑞斯是一家全国连锁的电玩城,专门销售和组织电动游戏相关商品和活动,分为两层,一楼是游戏馆,有游戏、漫画、街机、柏青哥机、手办区域、漫画、分区,还有一个专门用来开各种活动的活动专区。

  BID之丘展览就是在那里,相良诚牵着惠里的手走到里面。

  “哇!”刚进去,惠里一个兴奋惊呼往前跑。

  相良诚被拖着跑到一个护栏面前,看到惠里惊呼的源泉是什么了。

  护栏里面是一个比人高的巨大手办,高度大概两米,比相良诚高很多。

  是女性角色,穿着雪白色燕尾裙,裙摆前面很短,后面则拖地,裙子内边是蓝色星空,袜子是雪白色过膝袜,整个服装充满动画的梦幻感,很漂亮的角色。

  因为是手办,所以身体比例很夸张,两米的身高,腿长估计有一米五,头发是粉毛双马尾,马尾辫分叉为几十根很不合理的浮空在身后,头发长度到达膝盖位置。

  看面容明明只是8、9岁的小女生,镂空设计的裙子,看到的胸则是成年人才有的大小,设计师的邪念体现的淋漓尽致。

  胸前的风光,相良诚不在意,他倒是挺在意底裤是什么颜色。

  裙摆蓬蓬,只要一个低头就可以看到。

  当然,相良诚就算再怎么在意也不敢真低头看,旁边这么多人,被抓现行立刻社会性尴尬现场。

  “哇!一片星空!”千叶麻寻一个惊呼。

  在相良诚还在欣赏手办的精致时候,刚刚千叶麻寻一个滑铲,通过两个栏杆之间的缝隙滑到手办裙子下,看到了裙下风格是什么,惊呼了出来。

  “你快出来。”相良诚没空想‘一片星空’是怎么样的底裤颜色,赶紧叫千叶麻寻出来。

  这死女人,栏杆摆在这就是防止偷看和搞破坏,这死女人竟然直接滑过去看了。

  不过,相良诚挺羡慕千叶麻寻这样的无节操行为,虽然很失礼会被骂,但只要不在乎外界的声音了,想做什么做什么其实很爽。

  千叶麻寻没出来,依旧是侧躺在地上的姿势,又抬头看了一眼****,转头对相良诚说:“相良君,是一片星空哦!”

  「死女人。」相良诚心里怒骂。

  这死女人什么意思,是在表达是他相良诚叫她进去看的吗?

  要丢脸不要带上他,你不要脸了,相良诚可还要。

  “走,惠里我们走。”在保安赶走他们之前,相良诚决定赶紧跑。

  惠里有点不舍,看了眼手办,又看向相良诚:“我、我没有看完,还没有拍照……”

  「天呐!这、这,惠里酱,你没看到你妈做了奇怪的事,场面非常尴尬,别人看过来的眼神令人感到羞耻吗?」

  惠里平静、毫不在意的眼神让相良诚动摇了,这是习惯了,还是怎么了,遇到多了,完全不在意了?

  惠里酱,你以前到底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惠里有强心脏,相良诚可不行,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没关系,这么大手办偷不走,出来我们再拍照也来得急。”

  “好的,听诚哥哥。”惠里微笑。

  相良诚抓紧时间往活动区域走,真丢不起这人。

  “等我呀!相良君、诚君,阿诚!等等我……”千叶麻寻追了过来。

  牵着惠里,相良诚跑不快,一下就被追到了。

  “相良君你跑什么,底裤是一片星空告诉你了,我还没摸大腿告诉你什么感受呢?”

  “变态。”相良诚只能这么形容她了。

  千叶麻寻没听到般,依旧自顾自的说:“这设计师没有水平,底裤竟然不是纯洁的少女白色,用什么一片星空,实在不懂宅男的心。”

  “对宅宅而言,底裤颜色纯白最佳,其二是蓝白水军色,其他颜色都是异端,破坏神圣的美感,就像雪白的奶油蛋糕里加了黑色巧克力,不圣洁了;偷窥底裤的大叔百般心思看到了裙下,竟然是打底裤,不……”

  “闭嘴!”相良诚为避免她说出更过分的比喻,赶紧叫她停止。

  以前只知道她懒、很色、很没有下限,现在又知道这女人竟然如此变态,充满邪恶趣味的大变态。

  这一刻,相良诚又后悔带她出来了。

  相良诚低着头,不想看旁边人的眼神,路人的眼神一定是奇奇怪怪,把他和死女人归类为同样人。

  真令人气愤!

  “诚哥哥等等。”惠里说话了,让他等等。

  “怎么了?”相良诚问惠里。

  “我们走另外一边过。”

  惠里拉着相良诚,走向另外一边。

  “前面走一点路就到了……”

  相良诚没说完,被拉走了。

  “好吧。”

  三个人绕了另外一个更远地方去活动区域,路上千叶麻寻的话不停:

  “相良君,你看我对你多好,在手办前我看你一直盯着手办裙底看,我就知道相良君在意底裤是什么颜色,我义不容辞的帮你去‘探底’了,第一时间告诉你什么颜色。”

  “闭嘴,我没有这个想法。”

  “哪有,你眼神跟我眼神一样,绝对跟我一样想看。”

  “你自己想看,别赖上我,我不会想看幼女的底裤颜色。”

  “那成熟女的想看吗?我告诉你我今天穿的是少女白哦!”

  相良诚脱口说出:“不错。”

  “哇!”千叶麻寻很大的一个惊呼,停了下来,很大声的说:“我就知道相良君也是个绅士,一听到我穿的底裤是纯白,就说‘不错’,我们真是志同道合的好同志。”

  “不是!我说的不错是……”相良诚想否认,但反应过来也不对。

  他说的不错,是竟然穿了底裤,没和平常一样不穿,不是颜色是纯白不错。

  可真这样解释,不是更绅士了。

  还有,你这个死女人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相良诚脸红了,千叶麻寻停步说的话被路人全听到了,旁边路人虽然只是看了一眼相良诚就移开视线,但相良诚认为他们一定在笑他。

  又一次社会性尴尬现场,太尴尬了。

  相良诚加快脚步,赶紧走,又被这个死女人搞得丢人了。

  到达活动区域时候,从旁边的通道走出来三个小女生,看到了相良诚他们,停顿下来。

  “这不是惠里酱吗?”其中一个女生说着。

  「哦!惠里的朋友。」

  相良诚也停下来,让惠里和她们交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