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白痴女人

  被骂的人当然是千叶麻寻,她心情也正差着呢,平白无故又被骂一顿,情绪上头了,叉着腰很不服气:

  “我怎么了我!我什么也没做,你干嘛骂我白痴。”

  对于千叶麻寻还敢顶嘴,错了不知,相良诚自诩为好脾气很少气愤的他,再一次生气:

  “昨天刚订好协议,以为你会遵守,是我想得太天真,你根本就是无药可救的人,妄想你会改,是我异想天开。”

  “哼!”

  “你生什么气,刚回来生什么气,我怎么了我。”

  千叶麻寻显得很委屈,住进这个家两个多星期,她越来越习惯与喜欢,有一点点安定的想法,不想再流浪、靠寻找神明大人为生的日子——如果不是没有选择权,谁会走如此下限的路。

  她尝试着尽可能收敛一点自己的脾气,想让相良诚能接受她住在这里。

  她真的努力了,努力的适应诚君的怪性格,按他的想法来,不诱惑他,穿上点衣服。

  昨天定家里规矩时候,她也百般忍让,不跟他真吵,都依从他,强迫自己接受这些不喜欢的规矩。

  今天,今天还破天荒的做了家务——虽然、虽然只有客厅沙发,把沙发的杂物堆到了另外一边。

  但也是开了一个好头,以后、以后她会一定,一定尝试做更多家务。

  做了这么大牺牲,想着等诚君回来能好好炫耀一下,让他知道她的改变。

  可是等待了八点还没回来,她已经饿晕了,诚君到底干什么去了,交女朋友了吗?

  等不了的她,身上又有点粘,干脆去洗澡了,什么都没做,怎么刚出来就被回来的诚君骂,她做错什么了?

  相良诚上下扫了一眼她,赶紧移开视线,不敢继续看下去,转过头,对着门说:

  “你连自己错在哪都不知道?”

  “我根本没错。”

  “好啊!还这么理直气壮,你真的已经掉到悬崖底边了,完全救不了。”

  “需要你救什么,我很好。”

  “怎么了,阿诚,你家怎么了?”他们争吵引起的声响惊动了旁边的邻居,川崎夫人。

  “没事。”相良诚心里一惊,对着要走过来的川崎夫人急忙说:

  “没事,川崎夫人,我家很好,不需要您费心,川崎夫人晚上好,川崎夫人再见。”

  相良诚把招呼一连串打完,迅速的把门关上,不能让千叶麻寻现在的模样让邻居知道,不然又要报警。

  玄关口的响动,让惠里也过来了,她走到两人中间,左右看看,眼神里带着不安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问相良诚:

  “诚哥哥,怎么了,妈妈哪里做得不好吗?你责罚我就好了,别骂我妈妈……”

  「更不要把我们赶走」

  相良诚还没说话,千叶麻寻先开口,语气粗暴:“去去去,小孩子回你屋呆着去,来这凑什么热闹。”

  “你凶惠里干什么?”

  “我女儿,我为什么不能凶。”

  “你……”

  相良诚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反击。

  惠里直接哭了,她最担心的场面还是发生了,诚哥哥和妈妈吵起来了。

  “呜呜呜,你们别吵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骂就骂我好了……呜呜呜。”

  “你这不称职的妈妈,根本不配当惠里的妈。”

  相良诚又骂她了一句,放下袋子,跨步到惠里身边,蹲了下去,安慰惠里:

  “惠里没关系,惠里没关系,惠里怎么乖,欧尼酱怎么会骂你呢!”

  “别哭了,都是你妈妈的不对,要骂也是骂你妈妈。”

  千叶麻寻也想哭,非常委屈的哭,想要从门口跑出去,跟以前一样离家出走,可是一看到自己的状态,又放弃了这个做法,而且自己也已经不是14、5岁的小女生了,这么草率的做法不能再做。

  要离家出走,也要先带上行李,拿到一笔钱财再走。

  “哼哼!”

  千叶麻寻只能跺脚干生闷气,还有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哪了。

  今天什么坏事也没做呀,去诚君房间也只去了一次,在他床上躺了一会。

  诚君没回房间,发现不了才对。

  到底哪里不对?

  千叶麻寻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相良诚,眼球快速转动,似乎明白了。

  诚君穿了衣服,她一丝不挂,身上还低着水滴。

  是因为她刚从浴室出来,没怎么擦干身体就直接出来,让身上的水滴掉到地板上才生气的吗?

  虽然房子装修风格是西洋风,贴的是石头,不像和室是榻榻米,但滴水到地板上一样不好,会让人摔倒。

  好啦!我知道错了。

  千叶麻寻知道问题出在哪后,也不怄气了,悄悄的回到自己房间。

  看千叶麻寻回房间,惠里的哭声也停止了,相良诚气才稍减。

  真是什么人嘛,昨天刚定要规矩,在家里一定要穿完整衣服。

  今天他刚一回来,打开门时候,看到啥?

  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刚从浴室出来,连毛巾也不披,真是太可怕了,吓到他了。

  他才破口大骂,白痴女人,没有信用的女人,已经彻底堕落,谁也拉不回来的女人。

  果然啊!之前避开她,基本不说话是正确的做法——两人一样共处一室,还是可以和平,昨天开始谈心了,开始了交流,矛盾就来了。

  这第二天,就吵起来了,以后要怎么办?

  看相良诚一脸阴沉,已经安静下来的惠里,小声的说:“诚哥,别生气好不好,我知道妈妈做得不对,可……”

  「可她还是我妈妈,我是她女儿,我不能换一个妈妈。」

  “没关系的呦!”相良诚安慰的说:

  “你妈妈是你妈妈,你是你,我会区别对待的。”

  又摸着惠里的头:

  “饿了吧!是欧尼酱不对,晚上有事情耽搁了,现在才回来,为了赎罪,欧尼酱买了大餐哦!”

  相良诚指着门口的一大堆吃的,“有惠里喜欢喝的弹珠汽水,还有竹轮,走吧!我们去客厅吃。”

  “啊!这么多啊!诚哥哥花费太多了,真对不起。”

  相良诚知道她的想法,“欧尼酱也没吃晚饭,一起吃的。”

  “嗯。”惠里稍微放心,要是全买给她的,她会有歉意,她对吃的没要求,有吃就可以了。

  “走吧。”

  相良诚拉着惠里,走到了客厅,把所有的吃的摆在餐桌上,进行分类,可以立即吃的,需要加热的,区分好又一一把要加热的便当放进微波炉加热。

  完成这一切,相良诚坐在餐桌前,准备开动。

  “我开始吃了。”

  “我开动了。”

  这一瞬间,千叶麻寻出现了,做到了桌子上,高兴的说:“哇!这么多吃的,相良你今天心情很不错哦!”

  看到千叶麻寻,相良诚心情瞬间不好了:“喂喂,我们刚吵架,你这跟没事人一样,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看到你一瞬间,我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啊!我们刚有吵架吗?我怎么记得我洗完澡出来,才第一次看到你呢?”

  “见鬼,你是失忆了,还是失智了,刚发生的事情也能忘记。”

  “好啦,我知道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吧!”

  千叶麻寻直盯着眼前的美食说,在食物面前她就是最卑微的一个人,别说让她口头道歉,直接土下跪也行。

  只要让她吃饭,让她干什么都愿意。

  相良诚扫了一眼她,还好这次完整的穿上衣服,虽然还有露出部分,总体还是得体,也就不管她,专注于吃晚饭,他也饿了。

  三人开吃起来,但吃了一会,争吵还是不停:

  “喂喂,臭女人,这是给惠里吃的,你别吃。”

  “惠里小孩子家家,吃不了那么多。”

  “那你别管,等她真吃不下再说。”

  “给我放下饮料,那是专门给惠里买的,你什么都不干的人,只有喝管道水的份。”

  “惠里不也什么不做。”

  “惠里读书,你读书吗?”

  “我也可以读书哦!我在高中还没毕业,所以我可是正牌女子高中生,香甜JK哦!”

  “恶臭老女人,不要侮辱JK。”

  “可以说我恶臭,可以不要带老吗?我还年轻。”

  “跟高中生的我相比,你就是老女人了,老女人……”

  “你……好吧!”

  千叶麻寻看在吃的份上,不和相良诚一般见识,只在心里嘲笑他:

  “毛没长齐的小屁孩,根本不知道我这样女人的魅力,哼!”

  在相良诚一直奚落千叶麻寻中,晚餐终于吃完了,三个人靠在椅子上休息。

  相良诚和惠里尚且有形象,只是背靠在椅子上,千叶麻寻则不管这些了,岔开双脚毫不怕走光的躺在那。

  相良诚喵了一眼,果然……

  不过,经历开门的那一幕,这一点不算什么,由她了——白痴女人不能用常理看待。

  PS:关于这章要讲个点,日本一些地方在家人身边果体不算什么,女儿成年了还和父亲一起洗澡的都有,所以相良诚和千叶母女观念是有冲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