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一起陪惠里去玩

  “带我去一个地方,是我的请求。”惠里又说了一遍。

  吃饭的时候惠里就想找诚哥哥说这件事,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等到帮了诚哥哥的忙,她才开口。

  如果再不说,她觉得又要等下星期了。

  可是等到下星期,麻友酱她们讲这个话题时候,她又插不进去,会被她们不喜欢,不再跟她说话吧!

  不要这样,惠里鼓起很大勇气说了出来。

  “不要说请求这么严肃的话,有什么话直接跟欧尼酱说就好了,只要欧尼酱能做到的,都会满足的。”

  相良诚能做到的,都会满足,相良诚做不到的那就没办法了,像是一直收留她们之类的事情,他没有决定权。

  “是这样吗?”惠里眼睛亮了,声音轻快:“那诚哥哥是答应了吗?”

  “先说什么事?”

  相良诚不会轻易答应别人。

  “我想去看BID之丘。”

  “BID之丘?这是什么地方。”

  “是麻友酱她们一直说的好玩地方,有漂亮的衣服,沙比丘,还能拍照。”

  “麻友酱?漂亮衣服、沙比丘、拍照?”相良诚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麻友酱。

  麻友酱是她的好朋友,班上的同学,这样看的话,很大可能是麻友酱去玩过的地方,在班上产生话题,惠里没去过,参与不到话题里面,才想去。

  相良诚扫了一眼躺尸的千叶麻寻,这工作身为妈妈的她做才对,怎么找他代行责任了。

  不过,就那女人的懒惰,连衣服也不愿意穿,更不会带惠里去了。

  “行哦!惠里酱,那我们明天就去。”

  相良诚答应了下来,周末也正好没地方去,那就去那个什么沙比丘玩,估计是个主题馆之类。

  “真的吗?”惠里心中的星星一瞬间全点亮了。

  “真的,明天就去。”

  “耶!太棒了,我也去过BID之丘了。”

  “万岁,万岁!”

  惠里开心的在客厅里跳来跳去,真的很高兴。

  “有这么高兴吗?”相良诚不能理解小孩子的快乐。

  倒是同居,不一起生活这么久,第一次看到惠里这么高兴。

  让他有点心疼,这孩子以前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是不是很久没这么快乐了。

  等惠里平静点,相良诚问她:“惠里,知道具体在哪吗?”

  “知道,知道,在嘎妹瑞斯羽川店。”

  “好,我知道了!那我们明天上午去还是下午去?”

  “上午可以吗?”

  惠里想起来,麻友酱她们这周也会去,她们是下午去,避开她们最好了,那上午去。

  “没问题。”

  “谢谢,谢谢,诚哥哥!”

  “不用谢,那明天要记得早起,我们、我们八点出发。”

  “嗯。”

  “那诚哥哥我先回房间了。”

  “好的。”

  惠里回去了,相良诚拿出手机查了一下噶妹瑞斯在哪,以及怎么去。

  完成这一切,相良诚准备回房间。

  转头看到千叶麻寻,还躺在沙发上,眼睛已经闭上了,还在睡。

  “喂喂!”相良诚拿旁边的瓶子推她,想叫她醒来。

  第一下没醒,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时候才迷糊的睁开眼。

  “怎么了,吃饭了吗?”

  “吃你个头,就知道吃,吃完睡,话说,你每天都睡,睡得着吗?”

  千叶麻寻这点相良诚感到很服气,每次看她都是在睡觉,沙发上、马桶上、地上、玄关上,前两个星期一天看到她十次,有九次在睡觉。

  一天二十四小时,这家伙估计睡了二十三小时,有这么能睡吗?

  正常人连续睡个十二小时已经很夸张了,这家伙能一直睡下去,就不怕睡死过去吗?

  更关键,也没看她干嘛啊!

  她又没有手机,也不怎么爱看电视,周末白天看到她时候也是在睡觉,到底干了什么,能睡这么久。

  “我在补觉啦!”千叶麻寻已经醒来了,打着哈欠回答。

  “补觉,补什么觉?”

  “以前睡太少的觉,现在补回来。”

  “这以前的觉也能补?别开玩笑了,我看你就是懒,懒得动弹,干脆就睡觉了。”

  “也算是。”千叶麻寻伸懒腰,毫不在意胸口的风光走露,接着说:“睡觉就感受不到饿了,这招可是帮助我走过很多困难的白天黑夜哦!”

  “我能活到现在,全靠它了,我愿意把它当我的独门绝技,空腹睡睡功。”

  “这是值得得意的事情?”

  千叶麻寻脸上是自豪的表情,让相良诚不吐不快:

  “这明显不是得意的事情,是件很悲哀很可怜的事,为什么你这么高兴。”

  “你已经完全坏掉了。”

  “哪有坏掉,我到处还好好的,相良君不信来试一试。”

  价值观完全扭曲的女人,相良诚不想跟她扯这些了。

  “说正事。”

  “嗯。”

  “明天我跟惠里去BID之丘,你去不去。”

  那地方怎么看也像展览馆,那种地方更适合亲子去,作为惠里的母亲,她去才对。

  而且,死女人一直躺在家里怎么能恢复普通人生活,相良诚也在想办法让这女人多出去走走,这件事刚好凑在一起了。

  “诶!惠里说了好几次,让我陪着去的地方吗?我才不去,我没有钱。”

  “这死丫头,跟她说家里玩玩就够了,别老是想去外面,学坏了怎么办。”

  这话让相良诚气愤了:“喂,这是钱的问题吗?你女儿渴望这么多次的事情,你还不带着去,还骂你女儿,有你这么当母亲的吗?惠里摊上你这妈真倒霉。”

  “别的母亲会给孩子最大的爱,你就觉得孩子是负担,差劲,真差劲。”

  千叶麻寻小声的反驳:“又不是我想生的,我才倒霉……”

  “不是你想生……,算了,算了。”

  相良诚不跟她延伸这点,但也不会放过她:“你别管那些,你应该知道,你把她生下来了,就该履行生养她的责任,别这么不负责,没你这样当母亲的……”

  千叶麻寻双指伸到自己耳朵里,“知道了,知道了,这不是住进这里了吗?”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那明天去不去。”

  “不去,太麻烦了,我更想待在家里。”

  “在家里做什么?”

  “睡觉。”

  “你真不怕睡太多,睡死过去。”

  “那更好了。”

  “话说,睡死算自杀吗?不是本意死的,可以上天堂吧!”

  “见鬼,你这女人怎么还信教。”

  “不行吗?大家都信,我也可以。”

  “周日也没见你做礼拜。”

  “心里做了。”

  “算了,算了。”相良诚再次让自己消气,跟白痴女人讲道理,就是自己生自己的气。

  “再问你一次,明天你去不去?”

  “不去!”

  “那我告诉你,你明天必须去。”

  “诶,相良君要用强迫吗?我好喜欢,大力点,接着来,我都承受得住。”

  “走开!我说的是契约。”

  “什么契约?”

  “那天晚上,我跟你定的家规。”

  “我忘记了,那天说了啥?”

  相良诚早有预见,回到房间拿出笔记本,把千叶麻寻签了字的家规本拿了出来。

  略过前面1、在家必须穿衣服;2、不能勾引她……,跳到最后一行,读了出来:

  “千叶麻寻女士(千叶麻寻:“是小姐”)是租住在相良家,必须付租金,租金经过两人协定,千叶麻寻女士(说了是小姐)必须无条件答应相良诚每个月三件事情。”

  “无论这件事是什么,有多困难,多不可能,多难以接受和实现,千叶麻寻女士(都说是小姐啦!生气!)必须答应。”

  “相良诚作为房东方,则需要为千叶麻寻~~小姐提供吃住。”

  “白纸黑字都在这里了,你必须去。”

  “啊哈哈!”千叶麻寻开始解衬衫纽扣,“好热,我先洗澡去了……”

  “别走!”相良诚拉住了她。

  “又没叫你做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你别想逃。”

  “诚君,你身上寿喜烧味道好重,一起洗……”

  “闭嘴!”相良诚瞪着她,“少说怪话,我告诉你,我话放这里了,明天早上八点出发,一起陪惠里去看展览,你要是不来,有你好受的。”

  相良诚说完,甩开拉着的手,走回自己的房间。

  这女人不凶她不行,一样要凶才愿意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