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没有,怎么会做亏心事

  相良诚的秘密基地,自学姐走后,相良诚变得心不在焉起来,看书的时候脑海时不时闪现出学姐的兔女郎形态、猫女郎样子,还有学姐说的话:

  “我并不介意你把我当做xing幻想的对象。”

  “你早上一定换了内裤,昨晚把我当女主角做了奇怪的梦?”

  “喂,你刚刚是不是用我想了奇怪的画面?”

  “不愿意承认的家伙!哼!”

  学姐最后面一定生气了,是因为他一直否认才生气了。

  如果、如果他承认把学姐当做X幻想对象,学姐会不走吗?

  可这样说,不是变得更奇怪了?

  他当时真没这么想,当着她的面想象奇怪的画面,这样的事情他绝对做不出来。

  可之后会不会梦到什么奇怪的场景,他就不能保证了,他并不能操控梦境。

  这样还是要承认更好吗?

  只是承认,没有实际动作的话,学姐也不会生气的直接走了。

  “哎!”十分懊恼的相良诚看了眼时间是下午五点十分,虽然还很早,但相良诚已经看不进去书了,合上书本打算回家。

  这个时间点的校园人更少了,远近的地方只能看到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就算如此,相良诚还是认真观察这些人,想‘会这么凑巧,再次遇上学姐吗?’

  和学姐只有短暂的交流,连学姐的名字也没问到,这太可惜了。

  似乎相良诚和学姐的缘分没到,一直走到车站也没看到学姐,相良诚收了‘也许’的心,进车站,又进了电车。

  朝九晚五,下午五点是企业下班点,然而车上并没有多少上班族,规定是这样,但一大半社员下班后还有别的事情——陪客户、部门聚餐、前后辈的应酬,不是工作,也是工作的必要,不是加班,也是加班。

  人类社会没有贵族、庶民之类的明显阶级区别,但有打工者与资本家的身份区别。

  相良诚知晓这点,才会选择毕业进入校园当老师,安定已经够了。

  电车里相良诚随意的想了点东西,等电车到站。

  四十五分钟电车到了站,相良诚下车心情还是有点沉重,明天是周末也不能改变。

  “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就吃点好东西。”

  相良诚思考吃什么。

  身为便利店美食家的他,最近吃便利店便当吃太多,有点腻了,今天不想扫荡便利店——其实是没到打折的时间,他原价买感觉亏了,享受过便利的人会这样。

  那么去超市扫荡?

  超市熟食也会打折,到了八点,或者七点多过了饭点都会打半折、六折,优惠力度很大,可以买一堆炸货、寿司、便当,开个超市美食派对。

  “嘶!”想到这里,相良诚口水流了出来。

  爱情再甜蜜也有被绿的风险,唯有美食不会辜负你,吃进去的那一刻心情非常美好,美好还会在你身体化为脂肪在寒冷的冬日为你驱寒。

  相良诚踩着愉快步伐往超市走,走到距离家最近的超市门口时候,他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穿着土素廉价JK制服的女人,绝对是千叶麻寻,她正在往超市走???

  搞什么,这女人有钱吗?

  怎么敢进超市,不怕买了东西付不了款,被保安抓去小黑屋?

  还是想进去偷东西,这可不允许。

  相良诚快步跑到她身后,拍她的肩膀:

  “臭女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千叶麻寻吓了一跳,转头看到是相良诚更吓了一跳,浑身打哆嗦,言语结巴:

  “相、相良君!你、你回来啦!”

  「很反常。」

  这么害怕他,还破天荒没在客厅躺尸外出了,非常反常。

  这死女人做了什么,想做什么?

  相良诚质问她:“喂,你这么害怕干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没有,怎么会做亏心事。”千叶麻寻当即否认。

  她凭借丰富的流浪经验,再大的危机都遇到过,这点小场面应付得来,已经恢复了平静。

  千叶麻寻脸上堆着笑把相良诚的手拉住,要把他的手往自己胸上按:“你摸,你摸,我心多平静,哪里有害怕。”

  “别开玩笑了。”相良诚当即抽开手,很讨厌她这点:“正经点,你以为在家吗?”

  “哦!”千叶麻寻恍然大悟样,“原来在家就可以不正经,相良君你早说嘛!”

  说着给相良诚抛媚眼,要往他身上靠。

  相良诚当即远离,“别靠近我,离我远点。”

  “小屁孩!”

  相良诚懒得理她,抓住她刚刚的反常,继续追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买东西呀!”

  “买什么,话说你有钱吗?”

  相良诚扫了眼她全身,并没有带提包,不像带了钱包的样子。

  千叶麻寻靠近了相良诚一点,小声的说:“相良君你真的想知道吗?”

  “不想。”千叶麻寻一说这话,相良诚就不想知道了,他更关心千叶麻寻哪里来的钱,不会偷了他的钱吧!

  回去时候要看下钱包,看有没有少钱。

  要是少了一円钱,要她好看。

  “告诉我,你钱哪来的。”相良诚再问。

  千叶麻寻想凑到相良诚耳朵旁回答,但被他闪躲了,只能直接说:“我来买卫生巾,卫生巾的钱我还是有的,才没有、才没有拿相良君你抽屉里的钱。”

  「卫生巾……」

  这么女性向的东西,相良诚不想再问了。

  “那你去买吧!”相良诚往超市走。

  “等我呀!等我一起。”千叶麻寻追了上来。

  “你跟我做什么,你买你的,我买我的,我们互不干扰。”

  “诶!相良君你不能这么说话,我们是一家……”

  “闭嘴,谁跟你是一家人,以后都不可能是一家人。”

  “住在同一个家的人嘛!”

  “也不是,我是你房东,你是我的租客。”

  “好啦!租客就租客啦!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我叫你不要跟着我。”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千叶麻寻摊开双手,对着相良诚微笑:“因为我没钱呀!”

  “没钱你还来什么超市,回家去。”

  “不!这不是相良君在吗?”

  相良诚明白她在表达什么,停下脚步,一字一顿的对千叶麻寻说:“我绝不会为你花一分钱,别做梦了。”

  “好冷血!想不到相良君是这样的人。”

  “我是哪样的人不需要你管,不工作又懒惰的女人,没资格让别人同情。”

  千叶麻寻依旧面带笑容,根本不怕相良诚生气:

  “好啦!我刚是开玩笑的,相良君是怎么样的人都可以啦!我都很喜欢哦!”

  “我才不需要你喜欢。”

  “口是心非。”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别管那些了,走啦,走啦,一起购物去。”

  千叶麻寻挽着相良诚胳膊要让他一起走。

  相良诚当即甩开:“喂喂,说好别跟着我,我不会帮你付钱的。”

  “还有,我跟你很熟吗?怎么挽起胳膊来,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

  “不付就不付,好歹我们住一起,一起逛超市呗,我还能帮你推推车,提提东西。”

  “走啦!走啦!”

  千叶麻寻换成拉着相良诚的手腕,拖着他往前走。

  “行,别拉我,我自己会走。”相良诚妥协了。

  最近千叶麻寻很听话,没有诱惑他,也在好好穿衣服,相良诚觉得应该表扬一下,给她点奖励,让她在恢复正常人路上走得更远。

  嗯,要是她等会帮忙提东西,真帮她买点东西,也不是不可以。

  两人各怀心思进了超市,都穿高中制服的关系,远远地方看像一对小情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