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夜色真美

  “老师,老师,藤城老师!”相良诚摇晃着藤城明香,想叫她起来。

  他实在太困的缘故,躺了上去不到三秒睡着了,再醒来时候看到还在社办里,旁边只有藤城明香一个人。

  刚叫了藤城老师名字,但她没醒来,只能上手,推她的胳膊。

  “嗯~~”藤城明香发出小女生撒娇的声音,“再、再让我睡一会。”

  有些像原主记忆里叫醒贪睡妹妹的场景,又有极大区别,他妹妹可没这么劲爆的身材。

  呸呸呸!想什么呢。

  相良诚移开视线,看藤城老师的面容。

  藤城明香眼睛闭着,睫毛在闪动,化了淡妆,能看到底妆的痕迹,下颚地方长了一颗痘痘,应该是上火了。

  不知道什么色号的口红并没有完全覆盖整个嘴唇,有一点点地方还是肉色,有点强迫症的相良诚想抹匀。

  刚伸出食指到她的唇上,又停了下来。

  他想起来了一个问题,藤城老师不像是化妆不细致的女人,为什么会有没涂满的地方。

  他想象了一下,藤城老师早上起床坐在化妆台前化妆的情景。

  藤城明香看了眼天气,晴,晴天要用阿玛尼哑比的口红,可是口红去哪里了呢?

  找了半天,藤城明香没找到,算了,那就用迪奥吧!

  等开始画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晚了,只能匆匆涂抹,于是发生没涂匀的情况——要是以为相良诚会试着想象,动漫里男主吻上去的情节,那抱歉了,相良诚可还记得他们是师生关系。

  “森瑟!”

  “诚!”

  “森瑟!!不,你是我的老师,我们的关系不被允许。”

  “这有什么关系,我会辞去工作,只要我不是老师,谁也不能阻止我们。”

  “森瑟!”

  “还叫什么老师。”

  “藤、不,明香、明香,明香。”

  “诚……吻我。”

  “好……不,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正义的人士们会出来让你社会性死亡……”

  “那我也会辞去工作,用出家去赎我的罪过……”

  “森瑟!”

  “诚!”

  「停停停,这么狗血的剧情现实怎么可能发生,只会发生在奇怪编剧的脑洞里,那些为了收视率什么都愿意尝试的人」

  相良诚停止了妄想,继续喊藤城明香:“老师,藤城老师。”

  过了好一会,藤城明香醒来了。

  “啊...嚏!”醒来第一件事是打喷嚏。

  相良诚也感到一点寒意,合上点衣领,对藤城明香说:“老师,不要紧吧!”

  他记得打扫完的时间是晚上六点多一点,现在的时间……

  咦,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八点,他竟然睡了快两小时,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窗户也没关,怪不得会感冒。

  “没事,老师没事,啊...嚏!”

  “老师。”

  相良诚左右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外套之类,总不至于把身上的衣服脱给她,自己光着。

  或者抱着她,用身体取暖的事情更~~不可能。

  “没关系,我回办公室,啊...嚏换啊...嚏身衣服就好了。”

  “好!那老师你注意安全,我也先回去了。”

  相良诚起身,准备离开——时间又八点了,等他买好晚餐回去,时间要到九点,把惠里又饿着了。

  说到这,相良诚很气愤。

  晚餐问题本来是千叶麻寻这个做妈妈的为惠里解决,但千叶麻寻这个女人连自己吃的都没有更别说让小惠里吃饱。

  刚开始几天,相良诚还想不管她们,饿着了,千叶麻寻总会想办法。

  后面知道,千叶麻寻的办法是被吃掉后换取生活资源,相良诚秒速放弃了这个想法,给她们带了晚餐——其实还是可以不管她们,但是相良诚的思维,如果不管她们,会有一种是他才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错觉。

  不管不行,最少还住在他家时候,会保证基本饮食,不能让错误继续。

  所以,还是要想办法让千叶麻寻恢复正常人生活,让她们搬走。

  “好的,再见。”

  “再见,老师。”

  相良诚告辞,往前刚走了三步,被后面的人拉住了手腕。

  “藤城老师?”

  “你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没必要的老师,我可以自己回去。”

  “今天你帮了我大忙,我必须谢谢你。”

  “这不是老师你对我上课讲悄悄话的惩罚吗?不算帮老师忙,是我应该的。”

  “那、那也让我请你吃点东西,这么晚了,你一定还没吃饭,我知道一家‘家庭餐厅’料理评价很不错。”

  “我们、我们可以一起去,吃完我再送你回去,我有车。”

  相良诚想了下这个时间点,他家附近的便利店便当到这个点已经打折,今天太累了,可以来点个全套餐,什么玉子、蒟蒻、奶冻、鸡腿、冷面、大福、小香肠,可以买一堆东西回去开个便利店美食大餐。

  回去时候小惠里肯定很高兴,她们学校中午是有供餐,但都是味道塑料的营养餐,哪有便利店美食好吃。

  “不了,藤城老师,我要早些回去。”

  “呃……”藤城明香没说话,还是抓着相良诚的手腕。

  相良诚想了一会,似乎明白为什么了。

  很简单,怕鬼。

  晚上的办公大楼没人影,连灯都没有,她一个人会害怕。

  “那我陪老师一起去办公室,我想起来我有东西落在那儿了。”

  “嗯。”藤城明香笑了。

  关上窗,关上灯,关上门,两个人走出社办大楼。

  沉默了一段路程,藤城明香先说话:

  “相良同学,你家里……你家里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她不会知道他家里养了个吃白食,又懒又色的女人吧!

  “你父母的情况,我看你的联系资料,只有填父亲……”

  “哦,我父母离异了,我跟我父亲住在一块。”

  “啊!果然是这样。”

  “没什么,对不起。”

  相良诚困惑,怎么道歉了。

  也不在意,来曰本生活这么久,对于曰本人时不时道歉已经习惯,没准还是你的错,但先道歉的一定是对面,你地位越高越是如此。

  “相良同学。”

  “嗯?”

  “你父亲对你好吗?”

  “我父亲,还好吧!”

  相良诚对父亲没什么记忆,原主的记忆里,父亲是个常年外出的人,一年见不到几次,他母亲又是护士,长时间待在医院,他几乎可以说是留守儿童。

  “还好的意思,是不够好吗?”

  「这怎么理解出来的?」相良诚不懂。

  “不能这么说,我父亲常年跑工程,几乎见不到几次,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父亲的教导责任,相良雄介没有尽职,更多是放养,但父亲的爱体现在许多地方,关心他的情况,给他许多零花钱,对他确实不错。

  “这样啊。”

  场面又陷入沉默,只有并行往前走。

  走到了办公大楼,在保安那里拿了钥匙后,相良诚他们上了楼。

  路上,藤城明香似乎有点害怕,躬着身体走在相良诚右后边的位置。

  相良诚放慢脚步,让她可以跟上。

  虽然中途相良诚挺想恶作剧一把,喊声‘鬼啊’,丢下她赶紧跑。

  但察觉真这样做,藤城老师一定会吓哭,他已经过了恶作剧女生的年龄,也知道那样做对别人伤害其实很大,不会真这样做。

  一路相安无事到了一年级职员室,藤城明香让相良诚在门口等,她进去拿衣服。

  相良诚走到围栏上,随意的看外面的风景——校园在暮色下披上一次黑色的影,像是加了一层滤镜,有一种与白日不同的风味。

  天上是一轮圆月,月光皎洁洒落在黑色影上,又把建筑显得轻盈,这样的场景让相良诚想到一句话:

  “今天的夜色真美,风儿也是如此喧嚣,缺一个良人……”

  “相良同学。”藤城老师在叫他。

  相良诚转头,透过玻璃与屋内的光呈现出来的影子,看到藤城老师似乎在披上外套——身材好的美人添衣,只看影子也是一种美的体验。

  “相良同学?”藤城老师又叫了。

  “怎么了?”

  “你还在就好。”

  看来是怕他跑了,就像妹妹一个人洗澡,时不时会喊他名字确认他在不在一样,藤城老师也会害怕孤单。

  一分钟后,藤城老师出来了。

  相良诚和她出了办公大楼,也到了分别的时候。

  “那老师,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