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和猫女的简短交流

  “猫女同学,你是这里的学生吗?”相良诚开口问。

  “是。”猫女依旧不断吞吐香舌舔自己。

  “阿诺。”有句话相良诚不知道该不该问。

  “?”猫女抬起头,和相良诚对视。

  那还是问了,“你一直伸舌头舔自己的手,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吗?”

  “这个情况持续多久了,如果持续很久的话,我劝你尽早就医比较好。”

  这个问题让猫女呆住了,上牙齿咬着香舌,香舌还是半吐出状态,弓着手,收也不是,伸也不是。

  “哈哈!”反应很有趣,相良诚笑了。

  “开玩笑的啦!”相良诚赶紧说。

  “你一定是昨天的兔女郎同学,刚刚呆住的神情和昨天的兔女郎太像了。”

  “是。”猫女也不否认,板着面孔,不再伸舌舔自己。

  冷艳的感觉更一致了,那到底为什么呢?

  为什么昨天扮成兔女郎,今天扮成猫女,是在搞社会实验,还是有特别的兴趣呢?

  相良诚很在意,但没有直接问,先问别的。

  “猫女同学,你是这里的学生吗?”

  大概率是,别校学生不会跑到办公大楼来,还是这么隐蔽的休息室。

  “可以说是。”

  “那就是咯。”

  “那这位同学……”

  “叫我学姐。”猫女打断。

  “学姐?你认识我吗?”

  不然怎么会知道两个人的年级差呢?

  “不,我三年级,你很嫩。”

  「那妥妥的学姐了,怪不得这么成熟。」

  “学姐好!”

  “嗯。”

  “学姐,我叫相良诚是一年B班的学生,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你不需要知道。”学姐声音变得冷淡。

  相良诚并不沮丧,接着说:“学姐,你看的是什么书,上面的文字不是国语,是哪国语言呢?”

  “精灵语。”

  “精灵语?学姐好厉害,还能看得懂精灵语。”

  等等,这个世界早就没有纯种精灵了,精灵相关的书籍也属于古文,都放在博物馆里,学姐哪里找来的书,还很新。

  “看不懂。”

  “?”

  看不懂为什么还要看,装样子吗?

  相良诚不理解了,但看学姐眉毛有零点一秒的往下皱,应该不喜欢这个话题。

  相良诚换了个问题,接近他的目的:“现在已经放学了,学姐为什么不回去呢?”

  “这里安静。”

  这里确实很安静,附近不靠近运动场,也不靠近马路,下课后职员们都下班了,听不到吵闹声。

  关上门,关上窗,有一种喧嚣世界唯一处孤岛的感觉,似乎在里面做什么都不会被外面知晓。

  是秘密基地最棒的选择了。

  “那学姐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呢?昨天是兔女郎,今天是猫女郎,是什么爱好吗?”

  “还是在做什么社会试验。”

  「或者是什么羞耻的惩罚。」

  当然,这句相良诚不敢说出口。

  “奉劝你一句。”学姐声音变得更冷。

  “什么?”

  “别这么有好奇心!”

  「怎么会不会有好奇心,谁遇上这种情况,都会很好奇里面的原因。」

  “好。”

  相良诚点头,但内心依旧在意。

  放学时候的办公大楼,休息室里有一只兔女郎……呃,今天换成猫女了。

  办公大楼,校长、教务主任、各科老师,那些学校教职员办公的地方,突然有一只穿着性感,乃至可以说非常色气,几乎等于色qing的猫女在,让人很容易往歪的地方想象——威胁、包养、金屋藏娇……

  “你是在想色qing的东西吗?”

  “囚禁、party、胁迫、滴蜡、棍棒、捆绑、绳艺……”

  一个个相良诚没想到的名词从学姐的口里说了出来。

  “没有,学姐,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什么意思。”相良诚慌乱。

  他平常爱好轻小说,但毕竟不是颜色小说,这些东西他真不知道。

  “那你想的是什么?”

  “**、***、****”

  更过分的词语从学姐的口里说了出来。

  “没有,绝对没有。”相良诚矢口否认,这些光听词就知道非常18禁的动作他是第一次听,更不会去想象。

  “是吗?”学姐饶有兴趣的单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看着相良诚,直视他的眼睛,似乎想通过心灵之窗去判断他有没有撒谎。

  相良诚真没有这么想,但被学姐盯着,内心不自然慌乱,低着头,不敢直视学姐。

  然而低着头看到的景致让相良诚内心更慌乱,心跳得极快。

  学姐是单手撑脸颊姿势有点往前倾,相良诚刚好低头,从学姐的眼睛往下准备移到自己的桌面,在中途自然而然看到了匈前的景致,那景致就像洁白的雪景看了一眼会被深深吸引进去,不能移开。

  “你在看什么?”

  学姐突然的说话让相良诚更惊慌了,像被抓jian在床的小三,对于原配的声音无比恐惧。

  “对不起!”相良诚闭上眼睛只能道歉了。

  “不需要道歉,这不是失礼的事情。”学姐的声音变得温和。

  “是这样吗!”相良诚莫名有点感动。

  像是被原配原谅的小三,抢你老公都能被原谅,太令人感动了。

  真是惊天动地的大好人,相良诚感激的目光看着学姐,好感暴增。

  学姐没反应,而是说:“我穿成这样已经做好被各种目光看的准备,我不觉得有什么。”

  「学姐的意思是,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相良诚想抬头自然的看,又放弃了。

  女孩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未免也太直男了。

  不管女生是否同意,直接盯着女孩子敏感部位看,非常不礼貌。

  「那拍个照片,回去偷偷的看?」

  「录视频,回家被窝里长久的欣赏也可以。」

  呸呸呸!

  想什么呢,相良诚快速把歪想法排除脑海,学姐都觉得正常,你要是觉得有问题,那问题在于你。

  但一想到那个场景,相良诚又干咽口口水,脸发热起来。

  “喂!”学姐叫他。

  “我叫相良诚。”

  “喂,你刚刚是不是用我想了奇怪的画面?”

  「用我?」

  很奇怪的措辞,但现在不是纠正这点的时候。

  相良诚否认:“没有,我绝没有这么想。”

  这件事上绝不能承认,太失礼了。

  把学姐当做晚上做春梦时候的xing幻想对象,这样的事情太失礼了,绝不能承认。

  学姐似乎猜到了相良诚的内心活动,“我并不介意你把我当做xing幻想对象,这对我造成不了实际的影响。”

  “而且,我也不能拒绝。”

  「太直白了。」这让相良诚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继续否认。

  “没有,绝对没有。”

  学姐嘴角往上一杨,轻声笑了声,似乎看穿了年轻男学生隐藏的内心。

  “你早上一定换了内裤,昨晚把我当女主角做了奇怪的梦?”

  “没有。”相良诚一样否认。

  “呵呵!”

  “真的没有。”

  相良诚已经很久没做奇怪的梦了,像千叶麻寻穿绳子衣服跳奇怪舞这样的梦真的很久没有梦到了,昨天是一觉到天亮,睡得很舒坦。

  “不愿意承认的家伙。”学姐站了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没有不承认,我真没有。”

  “哼!”学姐用居高临下的姿态扫了一眼相良诚双腿夹紧的地方,冷‘哼’一声。

  “再见。”

  “啊!”相良诚吃惊,这要走了吗?

  学姐往外走,走到门口位置回了头:

  “忘掉这两天的事情,忘了我,再也不见。”

  “啊!”相良诚内心极大的不舍。

  “还有。”学姐又说了。

  “我打扮成这样不是被人胁迫,我在做试验,关于神秘力量的试验,别往那个方向想。”

  “好!学姐……”

  相良诚没说完,学姐已经打开休息室的门离开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相良诚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

  在意过后,又失去的失落感。

  简短交谈后,或许两人不会再见面了。

  意外的让人感到不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