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逃跑真有用

  “变态,你放开我的手,你个变态,放开我。”女生一直嚷嚷着。

  而上班族依旧抓住她的手腕,不松开,另一只手还要伸手去抢夺她的手机。

  “把手机拿过来,别想删除,我注意你很久了,绝对在用自拍的名目在偷拍别人。”

  “管你什么事,我就是在自拍,放开我,你个变态。”

  “那你把手机给我,我看里面的照片,别躲……”

  “凭什么要给你,你个变态……”

  “有问题,绝对是偷拍,偷拍照片想做什么,别以为是女生就可以不被怀疑,以我经验,你一定在偷拍。”

  两人争执了一会,上班族要拿她手机,她不想给,最后还是正义的上班族力量更大些,拿到了手机。

  “这就是证据,幸好我反应快,在你偷拍的一瞬抓住了你。”

  “还给我,还给我,你个四眼变态,抢我手机,来人啊!”

  “我看看你偷拍谁?”

  上班族打开相册,是一个看不出性别学生的侧影,挺漂亮的。

  “这就是证据,等着警察过来吧!”

  上班族松开女生的手,把手机举得很高,趾高气扬,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而女生则瘫倒在地上,脸上有泪水,完全的失败者。

  旁边的人并没有过来阻止,也没有加入正义者阵营,只是冷漠看着,等上班族宣誓胜利时候,转头,不再关心。

  相良诚一直站在旁边看了全程,心里在胡乱的想:“需要这样公开羞耻吗?”

  盗摄在曰本并不被允许,被抓到会有处罚,罚钱判刑。

  眼前的女生大概率是做错了,可对于犯错的人一定要用这种‘公开羞辱’的方式宣扬出来吗?

  人都有隐私,电视上报道确切犯人时候会打码,眼前的这位成年人,直接在大庭广众下把这位女生的罪行公布出来,这样真的好吗?

  相良诚不知道,犯错者要承当她的责罚,责罚时候需不需要考虑她的人权,这问题牵扯到太多,他不能判断。

  他只是有点觉得,眼前的女生处于极大的孤独当中,似乎全世界都与她为敌,她很崩溃。

  本不想理会她,直接走的相良诚,想到要是真这么走了,那她真就孤独到底了,以后每当想起这一刻都会崩溃,成为她的梦魇。

  相良诚走到了她身边,蹲了下去,不知道说什么安慰的话,只能说:“你好,同学。”

  女生抬起头,看到是谁,眼神变得更为慌乱,又低了下去。

  “喂喂,别同情犯罪者。”

  上班族依旧趾高气扬,俯视着相良诚。

  “犯罪者???”

  相良诚站了起来,上下扫了一眼上班族,缓缓的说:

  “你这么说未免过于武断,也过于残忍,不知道这样的称呼会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吗?”

  “哪里来的小屁孩,管你什么事,回去的位置待着去。”

  “这位先生,不要逃避我的问题,请回答我。”

  “眼前的女生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有正义感,断言她是‘犯罪者’。”

  “哈哈!”上班族大笑着,举起手里的手机,把屏幕那面朝向大家,声音变大:

  “这就是证据,偷拍别人的证据,你是不是外国来的,不知道我们国家盗摄犯法。”

  相良诚瞄了一眼屏幕,看到照片上的人果然是自己,并不意外。

  “她并没有偷拍。”

  “别想为她狡辩,用自拍掩饰拍摄他人,还不是偷拍是什么?”

  “看她这么纯熟,一点没有紧张感一定是惯犯,绝对一直在搞盗摄的事情,专门卖给XX公司,用女生的身份以为不会暴露,碰上我算她倒霉……”

  相良诚对于他的絮絮而谈,感到很好笑:

  “收起你那小学生不如的推理能力,你的每个论断都是如此可笑,请不要再讲落语了。”

  上班族又举起手里的手机:“证据,我这里有证据,犯罪证据在手,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两人的争辩,引起了旁边的注目,一个老头模样的人附和上班族:“这位小姐我在上车前已经注意她了,她很鬼祟的东张西望,极有问题,上车时候频频看向车厢中间位置,发出神秘的笑,我怀疑她想盗窃,想不到是盗摄。”

  一个提包的女士:“我也可以作证,月台上我看她就很有问题。”

  一个女学生:“看校服是二坂高的,二坂高的学生素质这么差的吗?”

  另一个戴眼镜的上班族加入话题:“别争执了,让警察处理。”

  “抓起来,国民素质变差,就是这些人问题。”

  “赞同!”

  “赞同!”

  不知道为何,忽然引起公愤,讨伐声很大,指向事件的中心,那名女生。

  那名女生一句话也不敢说,躲在相良诚背后,身体在颤抖。

  “果然没错!我就知道这人有问题。”上班族胜利者姿态更足了。

  而暴风中心相良诚不为所动,依旧说:

  “她没有盗摄。”

  “那她在做什么?”

  “你认真看那张相片,看哪里有问题。”

  “就算不是拍裙底,偷拍正脸,也是犯罪。”

  相良诚再次说:“请认真看照片。”

  “有什么可看的。”

  上班族摇头,在相良诚坚定眼神下,看了手机里的照片,有看了眼相良诚,发觉到不对。

  相良诚为他解答:“上面的人是不是我。”

  “是……不,是你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说你们认识?”

  “对,我们就是认识。”

  相良诚指了指两人穿的校服,同一个款式,徽章也是一致。

  “我是她同学,她叫做……”

  她叫什么来着,相良诚遗忘了,只记得是昨天中午在楼下堵他,说她们是‘相良诚老婆团’里的人。

  女生忽然看到救星般站了起来,抱着相良诚胳膊,甜蜜的喊:

  “老公!”

  “嘶!”旁边的人发出惊讶的声音。

  刚刚的老头,转过头去,感叹果然不该多管闲事,插嘴做什么。

  提包的女士则悄悄的往另一节车厢走,不想留在这里,令她难堪。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开放了,老公、老婆直接喊了出来,老了哦,老了哦!”

  围观的人四散而去,不再关心,年轻人玩游戏,和他们无关。

  “你……你们……”

  上班族陷入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相良诚也是无语,他瞬间后悔了,不应该站出来救她,这群‘老公怪’太可怕了。

  他现在感觉自己非常尴尬,整个车厢处于非常奇妙的氛围,如果不是还在电车上,他一定会就此逃跑,逃离这个令他非常羞耻的地方。

  太羞耻了。

  相良诚低着头,攥紧自己手心,一点都不敢动。

  场面的主动权到了水濑叶手里,她刚刚的害怕已经完全消失,被巨大的幸福感所包容。

  “这就是被维护的感觉吗?”

  “这就是宁愿与全世界为敌,也要喜欢你的爱意吗?”

  “太幸福了。”

  水濑叶把身体往相良诚身上靠,享受幸福的感觉。

  上班族胜利者的姿态已经全然没有,看到眼前两人甜蜜的动作,心里只有颓废,没有女朋友的他才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手机还给我。”胜利者换成了水濑叶,她拿回了自己的手机。

  第一时间在群里发了消息:“诚君答应我的告白了哦!我现在就依偎在诚君的怀抱里。”

  “咔嚓!”一声,水濑叶拍了一张合影。

  相良诚下意识挡住脸,但是已经拍完。

  “老公。”水濑叶又亲昵的叫了声。

  相良诚第二次被当众喊‘老公’,所处地方还在电车不能逃离地方,他只能强迫自己去接受,以及处理。

  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别人身上的,区别在于是否产生兴趣。

  相对于同性与自己,异性身上的味道嗅到鼻尖给人的刺激感更为强烈,会让你兴奋。

  水濑叶挂在相良诚身上,少女的幽香直扑灵魂,相良诚有想‘拥她入怀的’冲动,并不做多余的动作,只是嗅她身上香甜的气息。

  相良诚的心产生了触动。

  “澄空,澄空到了……”电车响起到站提示音。

  接着电车停驶,车厢打开,到站的乘客先行下车。

  相良诚算准时间,在即将关门的十秒,对着一边的水濑叶说:“对不起,我不是你老公,再也不见。”

  说完瞬间,相良诚快步跑下电车,心里庆幸刚差点没把持住内心。

  女生真可怕。

  逃跑真有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