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侍奉神明的少女

  “神明大人?”相良诚疑惑,继续问:

  “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呢?”

  “我家?我没有家。”

  “果然是离家出走的女孩。”相良诚更肯定这点。

  对付这样的情况,相良诚很有经验,掏出手机准备报警——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警察解决准没错。

  女孩看到这一幕,站了起来,闪烁着大眼睛对相良诚说:“大哥哥,你是打算报警吗?惠里告诉你没有用哦!”

  “咦?”

  “警察叔叔会叫惠里妈妈带走惠里,惠里妈妈就在旁边,惠里不是离家出走的小孩。”

  “这样吗?你叫惠里。”

  相良诚想着,是怎么样的原因才会发生小学女生深夜带着行李,母亲在旁边不出现的场景发生呢?

  是遗弃?

  不应该,小惠年龄不算特别小,也没什么身体残缺,不会被遗弃才是。

  是一起离家出走?

  这有可能,被丈夫家庭暴力,使得母女两人离家出走了,暂时无处可去。

  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过,似乎都不重要,不是离家出走的小孩,她妈妈随时会回来,那不需要相良诚多担心了。

  他现在很累,走了一天身体累,世界观崩塌心里累,他现在就想回家洗个澡倒头就睡。

  但,还是要确认一下。

  “小惠里,你妈妈呢?”

  惠里犹豫了一秒,回答:“妈妈去侍奉神明大人去了。”

  又说在等待神明,又说去侍奉神明,这一家人是巫女吗?

  是巫女的话,更不需要他担心了。

  相良诚很疲惫,没有继续问下去,对她说了句‘那要小心咯!要是遇上怪叔叔,一定要大声尖叫,找人求救’,等她回答‘会的’。

  相良诚放心了,绕开她,回到自己家。

  原主是个离异家庭,跟他父亲住在一起,原主妹妹跟妈妈住在另外一个城市,家里只有他和他父亲。

  原主父亲是工程师,时不时需要去其他城市工作,回来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今天也是一样,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也习惯了这点,回家后,打开热水,开始淋浴。

  温水流淌过他的身躯,流进下水道,相良诚洗净了身体大部分,像大多数男生一样最后清洗男征。

  清洗时候,相良诚又想到早乙女好雄在他眼皮底下变成女孩子的情景。

  ……太……大

  实在是太惊悚的场景,相良诚打了个寒颤。

  想到,如果他接受告白,那么伟岸的男征要消散,变成、变成……

  不敢想了。

  绝不能变成女孩子,宁愿单身孤狼到底。

  相良诚更确定这点,快速清洗最后的部分,擦干身体穿上衣服。

  做完这一切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1点。

  躺在床上,准备休息,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相良诚脑海突然闪现刚刚遇上的小惠里说的话:

  “我在等待神明大人。”

  “妈妈去侍奉神明大人去了。”

  相良诚变得很在意,怎么都觉得这两句话里有深意,辗转反侧,又想不通具体深意在哪。

  “想不通那便不想了,早点睡了。”

  “不过,她还在那里吗?”

  “她妈妈来找她了吗?”

  “会不会有坏叔叔直接一个捂嘴让她求救都说不出。”

  本想把这些抛开脑海的相良诚,变得更在意了。

  实在放不下小惠里的相良诚,干脆起床,披上了件外套下了楼。

  走到楼下,很好、或者很不好,小惠里还在那里。

  她躺在公寓入口的台阶上,蜷缩着身体,把书包当做枕头,头靠了过去,身体因为被冷风吹袭,在微微发抖。

  又似乎十分疲惫,这样的糟糕条件,还睡得十分香甜。

  曰本(既然这里很像前世的日本,那就用曰(yue)本称呼这里)四月的气温不冷不热,白天很舒适,晚上的时候则会很凉。

  相良诚看到这样的情景,觉得她十分可怜,这就是没家的孩子吗?

  略一思索,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叫醒她,也没有抱起她,抱回自己的房间——不想被当成拐卖、诱骗儿童的犯人。

  只能等,等她的妈妈出现,她说了妈妈在附近。

  如果等很久再不来,那、那还是报警。

  过来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前面的阴影里走出一个女性的身影。

  更靠近时候,相良诚看到是一个穿着高中夏季制服的女生,白衬衫、百褶裙,胸前并没有学院标识,看起来像是个女高中生,又像只是爱好穿女高制服的人。

  长相是很可爱的颜,圆脸、眼睛睫毛细长,五官都很小,标准巴掌脸,身材很不错,凹凸有致,该有的地方都有。

  总体上来看,并不是一个能从外貌上看出年龄的人,但年龄不会太大,似乎是个过度早熟的女高中生。

  相良诚没理会她,依旧守在小惠里旁边等她母亲,她不可能是自己要等的人。

  女高中生远远地方时候对相良诚勾引的一笑,等近距离时候,看清只是一个少年,把魅惑眼神收起来,打了声招呼‘小帅哥’,走向小惠里。

  到惠里身边时候,女高中生蹲下去,拍打她:“惠里、惠里,醒醒!”

  相良诚刚想说‘别对她这么粗鲁,你是她谁’,小惠里睡眼惺忪的醒来了,呢喃着:

  “妈妈,早上了吗?”

  “妈妈?”相良诚怀疑听错了,这么年轻的女高中生怎么会是她的妈妈。

  “早什么早。”

  疑似惠里妈妈的女高中生用力拍了惠里的脸蛋,把惠里拍清醒了。

  “妈妈,怎么了。”惠里又说了声。

  “什么?”发生了震撼相良诚价值观的事情。

  眼前这个年轻疑似女子高中生的女人真是惠里的妈妈,竟然不是假的。

  两人交谈起来:

  “起来了,跟你说几遍别在外面睡着了,要是感冒了怎么办,妈妈可没有带你去医院的钱。”

  “对不起,妈妈,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就改,小孩子睡那么多觉干什么,这才十一点,就这么困了,跟你妈妈当年完全比不了。”

  “妈妈,对不起。”

  “就知道道歉,好了,好了,这件外套哪来的,是旁边这个小帅哥的吗?”

  “是这个大哥哥的。”

  “快把衣服还给人家,我们要走了。”

  “好的,妈妈。”

  惠里脱下外套,小心的拿好,走到相良诚面前,鞠了躬,等起来时候,很真挚的说:

  “谢谢大哥哥。”

  “不用谢。”相良诚微笑,准备离开。

  不管这年轻女人是不是真是惠里的亲生母亲,既然小惠里认识她,那他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和他无关了。

  但母女之间的对话,让他又停下脚步。

  “妈妈,我们去哪?”

  “去公园。”

  “啊!又去公园,没有神明大人帮助我们吗?”

  “见鬼,这段时间真见鬼了,一个愿意帮忙的男人都没有。”

  “妈妈,妈妈,别生气,明天就好了,明天一定会有神明大人收留我们的。”

  “再遇不上的话,惠里,我们就去西京都,那里是旧首都,遇上的人也更多。”

  “可、可我刚刚才上学,好不容易有了朋友。”

  “啪!”年轻女人敲了惠里的头,语气不好:

  “小孩子哪有这么多意见,我去哪,你跟着去哪。”

  “对不起,妈妈。”

  相良诚细细品味母女的交谈,还有之前惠里的话。

  她们应该是母女不假,惠里最早时候说的没有家也应该是真的。

  说的‘在等待神明大人’,没有等到神明大人帮忙,只能住公园。

  意思是,神明大人是帮助她们的人吗?

  要是没有人愿意收留她们,她们只能睡公园了。

  在她们要走远,离开视野外的时候,相良诚鬼使神差的喊了声:“等等。”

  并且跑了过去:“如果,如果你们今天没有遇上神明大人的话,那我当你们的神明大人,你们可以到我家住一晚,只能一晚。”

  “真的吗?”年轻女人比相良诚想的还激动的握住了她的手,似乎是不小心的放在自己的胸前,面带笑容的说:

  “虽然没有服侍过高中生,有得住不管那么多了,总比睡公园好。”

  相良诚不知道年轻女人话里的意思,但看到小惠里眼神亮了起来,似乎很高兴,刚刚有一瞬间想反悔的念头收了回去。

  “嗯,走吧!只能一晚。”

  “一晚已经够了。”

  相良诚带她们回了家。

  中途也知道了名字,年轻女人叫做千叶麻寻,惠里叫做千叶惠里,是亲生母女。

  至于年龄,只知道惠里八岁,千叶麻寻的年龄不敢问。

  可能、可能三十几岁,只是长得嫩吧!

  是的!

  一定是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