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噩梦惊魂的夜晚

  开了家门,相良诚把常年没用的室内鞋递给她们,在她们换鞋子时候,相良诚又快步跑回房间,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对着还在玄关的她们说:

  “我是收留你们住一晚,没做什么强迫的事情,绝不是诱拐。”

  “知道了,知道了。”千叶麻寻很不在意的说。

  等换好拖鞋,千叶麻寻打量了房间,是标准3LDK格局,三室一厅(LD)一厨房(K),客厅和餐厅一体很大,目测超过16帖,厨房是开放式厨房,也有三帖。

  打开的卧室门,能看到并不是和室,是她很喜欢的洋室,床是西洋床。

  整体这么大,装饰也如此洋式的风格,是她寄宿过的所有房间里最满意、最豪华的一间。

  想不到这小帅哥家挺有钱的,千叶麻寻很喜欢这里。

  “小帅哥,你家人呢?”千叶麻寻刚刚忘记问他家人情况了,要是家人不同意,没准还要被赶出去。

  之前已经遇上好几次这样的例子了,要不是看在惠里哀求的份上,她脸差点被女主人毁容。

  “我母亲不住这里,我父亲明早才能回来。”

  “所以,只能留你们住一晚,明早,你们就要离开这里。”

  这是相良诚能对她们做到的最大程度帮忙了,毕竟这房子不是他的,要是被父亲知道收留陌生母女进家里,会被骂得很惨。

  而且这是有风险的事情,要是丢了东西,或者是仙人跳,引申出更大麻烦,那就不只是被骂的问题了。

  还好,他想起来这点,提前录了像,要是出了问题,也会有证据。

  明天,明天一大早一定要让她们走。

  这不是善良与否、小不小心眼的问题,是社会凶险、人心封测、不得不防,农夫与蛇的故事从来不是寓言故事,在现实随时随地都在上演。

  而且能帮助别人一时,不能帮助一辈子,弱者极容易起依赖,直接赖上你。

  相良诚带她们到小房间,又指着主卧室前的浴室说:“浴室在这里,你们可以洗漱,这间房间是我妹妹的,你们可以住进去。”

  “里面好几年没人住了,有点灰尘,你们要自己清理。”

  “明白了。”千叶麻寻把行李放进去,又问向相良诚:

  “小帅哥,你住哪间房?”

  “你问这个做什么。”相良诚疑惑。

  千叶麻寻给了你懂得的眼神,没说话。

  相良诚不懂,以为她们作为寄宿者,住的时候会有许多问题,于是指着客厅旁边的房间说:“在那间,客厅旁边的房间就是了。”

  “要是有不熟悉的地方,可以敲门问我。”

  “事情很紧急,我又睡太死,直接推门进去也可以,门锁坏了。”

  “明白。”

  千叶麻寻又给了一个你很调皮的眼神,相良诚还是不懂什么意思。

  算了,寄宿一晚的事情,明早让她们走。

  相良诚没计较那么多,又介绍了几个晚上睡觉需要知道地方,等她们掌握后,离开了妹妹房间,回自己房间。

  等忙完这一切,时间已经到达十二点。

  相良诚更困了,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浴室,千叶麻寻和女儿一起泡澡,用了没见过的名贵入浴剂,浑身很舒畅。

  前几天睡公园长椅导致的腰骨酸痛,似乎一下就好了。

  千叶麻寻的心情很好,问向女儿:“惠里,喜欢这里吗?”

  惠里半眯着眼,她已经很困了,但妈妈在旁边,不敢睡着,听到妈妈的问话,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回答:

  “很喜欢,惠里很喜欢这里,诚哥哥人也很好。”

  又在心里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没用奇怪的眼神看妈妈和我,这点最好了。”

  “妈妈也是很喜欢这里,要是能一直住这里更好了。”

  千叶麻寻的心情非常好,既有连续住公园终于住室内的舒坦,也有泡澡带来的身心愉悦,还有对这栋房子、这家人的满意。

  这家人,很大概率是一个离异家庭,没有女主人,只有父子。

  她从浴室里的摆放物品,下水道口头发数量判断,这家没有女人住进来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惠里酱!”千叶麻寻突然叫道。

  “怎么了妈妈?”惠里精神更绷紧了,这是时隔好几个月妈妈叫她惠里酱,让她很紧张。

  “我们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你觉得怎么样?”

  “这可能吗?诚哥哥只答应收留我们一晚。”

  “没关系,妈妈会努力的。”千叶麻寻自信满满。

  “那妈妈要加油哦!”惠里为妈妈鼓劲。

  小惠里也不想再流浪了,她进的这间小学,有一个同龄人跟她说话了,她有了朋友。

  班上其他同学也很喜欢她,没有骂她是野小孩,滚出学校去。

  她想要继续待在这里,恢复正常小孩家的生活。

  虽然、虽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啦!

  但、但只要能多停留几天,她也会觉得很幸福,会很感激、很感激身边一切的。

  神明大人,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满足惠里的心愿,惠里、惠里……

  惠里睡着了,她太累了。

  夜更深时候,相良诚正在做噩梦。

  他梦到未来某一天,他成功考上名门,又顺利进入大学院,等毕业回来,进入想进的小学当老师。

  很快,他又和学校最漂亮、胸最大的数学老师恋爱,结婚。

  本来是很甜美的梦,但在结婚之夜时候,他老婆坦白她是个隐性变身者,未曾告白,在精灵女神神社献祭变成了女性,曾经是个肥宅,脸上有108颗青春痘的男生。

  还把变身前的照片给相良诚看,照片里的人几乎就是长满青春痘的早乙女好雄。

  在相良诚喊着‘你骗我、我要离婚’时候,早乙女优美强上了,要行夫妻之实,扒他裤子。

  相良诚反抗,死死抓住最后防线,不让攻破,但是,力量不及早乙女优美,被攻破了。

  接下来的场景,让相良诚更崩溃。

  早乙女优美高喊‘你也骗我,原来你也是变身者’,相良诚一看,他的男征已经消失了。

  相良诚哭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接受了告白,变成了女孩子,变成了相良乃叶。

  相良诚哭得很凶,战战巍巍穿上了裤子,但还没完,早乙女优美又说‘她有一种药,能恢复原本身体,反过来也可以’。

  接着早乙女优美吃下药,变成早乙女好雄,笑着又要扒他裤子。

  扒得如此真实,好像真有人在扒他裤子一样,他醒了。

  接下来看到的一幕,他怀疑还在梦里。

  他的床上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在他上面,正在扒他裤子,而他死死握紧最后防线,不让扒开。

  “这做的什么梦,不是打算好孤独一生吗?怎么会做这样的春梦。”相良诚喃喃自语,不太相信。

  身上的女人听到话,抬起头,很气恼的说:

  “诚君,你怎么回事,都到这一环节了,还害羞什么。”

  相良诚的窗帘并没有关紧,借着微弱月光,看清了眼前的女人是谁,是他昨天收留的女人——千叶麻寻。

  “啊!你在干嘛!!”

  相良诚惊声尖叫,彻底清醒,并且喉咙的不适感,让他知道,这不是做梦,是现实。

  “嘘,别叫那么大声,惠里还在睡。”

  千叶麻寻躺了下去,要用手段让相良诚安静。

  “出去啊!”

  相良诚还是激动,用力踢向千叶麻寻,把她踢下床,反手打开灯,看清了现在情况。

  千叶麻寻衣冠不整的躺在床下,而他则在床上,衣冠一半不整。

  “你到底想干嘛?”相良诚愤怒的问向千叶麻寻。

  他之前设想过,可能会引狼入室,让母女两人住进来,明天发现丢了一些钱财,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情景,真‘引狼入室’了,女色狼入了他的室。

  千叶麻寻摸着被揣的部位,喊着痛,也很愤怒的对他说: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是你答应的吗?怎么反悔了。”

  “什么我答应了,我只答应你留宿一晚,明天赶紧走。”

  “喂喂,你是不是还什么都不懂,这不是默契吗?”

  “懂什么,我只知道你是个变态,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与神明的契约,你不懂?”

  “不懂,滚啊!”

  相良诚把她赶出了房间,又把房间死死闭上,他惊吓过度了。

  什么人嘛!

  他到底收留了怎么样的人进来。

  相良诚惊恐,过了很久情绪才舒缓下来,本来想立即赶走她们的心也稍微平静——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赶走她们,她们没地方去,而且不止色狼女人,还有惠里在。

  他做不到这么晚,把惠里从床上叫醒,赶走她,会对她年幼的心情造成极大的伤害。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一直没有声响,确定色狼女人不会再进来后,相良诚回到自己床上,掏出手机,搜索‘等待神明的少女’、‘侍奉神明的少女’、‘与神明的契约’,这些他在意的地方。

  等搜索完,他知道具体意思后,他认为极为不可思议,真有这样的群体存在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