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你对我爸说了什么

  “不应该存在!”

  相良诚用他华夏的常识判断,这样的群体不应该存在。

  但是搜索里的新闻,清理行动,以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这样的群体凌晨时候在世界的角落存在着。

  人的上限很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人的下限很低,灵魂没了,只剩下躯壳,做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常理去认识。

  千叶麻寻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或者说另外一个名词‘XX女’,本质一样的群体。

  “怎么办?”

  这一瞬间,相良诚内心闪现过许多情绪,厌恶,厌恶她自我放弃,放弃作为人的尊严;同情,她是一个可怜人,同情她的处境;肮脏,被肮脏的女人碰了,感到自身肮脏;后悔,为什么会收留她们进来。

  人需要抱有善意,但善意不能没有界限,要在不伤害自己,能力范围下付出善意。

  如果他是富家二公子,那轻易可以给她们一笔钱财,让她们住旅馆,用一点点代价获得满足道德感。

  或者,直接收编她们,给她们一份工作,让她们安定下来。

  但是,他都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成年了还未成家的16岁高一生。

  他的能力很小,在这个世界生存需要依赖别人情况下,没资格牺牲别人权益来提高自己的道德感。

  从最开始时候,就不该抱同情心,让她们进来寄宿。

  还是太年轻了。

  相良诚想了很多,最后定下处理方式:

  当刚刚的事情没发生,明天天亮时候,让她们离开。

  最多,最多,为她们准备一份早餐,等吃完,一定要让她们离开。

  善意要在能力范围,要不影响自己情况下散发。

  这对母女的情况,已经超越相良诚的能力极限太多,而且严重影响到他的生活。

  只能说,对不起了。

  接下来的时间,相良诚不敢睡,很怕女色狼又一次扑上他的床,一直躺在床上玩手机。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了。

  相良诚噌的一声起床,早就换成室外装的他走到厨房,开始做料理。

  曰本人的早餐很精简,常见的搭配是一碗米饭、一份味增汤、一碟小菜,米饭里很多时候会加纳豆,或者说生鸡蛋。

  这样的料理对曰本人来说是习惯了的美味,但对相良诚这个地道的华夏人来说是极大的灾难。

  无论吃起来像鼻涕,闻起来像臭袜子的纳豆,还是味道奇怪像洗脚水賊咸的味增汤,米饭混生鸡蛋这样可怕的搭配,都让他完全受不了这里的早餐。

  所以,他早餐都是自己下面吃。

  烧水,等水开,放海虾、放面,放调料,放配菜。

  二十分钟时间,一大锅海鲜面做好了。

  “扣扣!”相良诚胆战心惊的敲她们的房门。

  小会时间,门开了,是小惠里。

  “怎么了,诚哥哥。”小惠里还带着睡意问着。

  相良诚微笑,对于小妹妹他发不了脾气:

  “去叫你妈妈起床,我为你们准备了早餐。”

  “啊!”小惠里有点惊讶,这是她第一次遇上收留她们,又为她们准备早餐的人。

  “快去吧!”

  “好的,诚哥哥。”

  小惠里去叫妈妈了,过了一会,千叶麻寻起来了,不过一看到她,相良诚眉头皱起,很不满。

  千叶麻寻似乎是直接起床,并没有整理衣裳,过于衣衫不整了,是昨晚走时候的装扮。

  还似乎不在意,在那对相良诚打招呼:

  “诚君,早上好。”

  “好你个头,请你把衣服穿好,当我这里是哪里?”相良诚很想直接这么怼她,但看到旁边的小惠里,强迫自己微笑:

  “早上好,你似乎忘记了这里不是你家,你是不是要先把衣服先穿好呢?”

  “没关系,看不到什么?”

  “很有关系,请你务必、一定、必须要把衣服穿好!”

  “好吧,主人的要求必须要满足。”

  千叶麻寻去换衣服了,相良诚带着小惠里到餐桌上,递给她碗,为她盛了面,加多了许多料。

  “抱歉呢,我不会做味增汤,只能招待你吃面了。”

  “已经很丰盛了,谢谢诚哥哥。”

  “嗯,吃吧。”

  相良诚也盛了一碗面,开吃。

  小半会时间,千叶麻寻过来了,没等相良诚招呼,非常主动的盛面,毫不客气的盛走大量海鲜。

  相良诚想阻止,又没有。

  算了,算了,最后一碗面,吃完,让她们好上路,赶紧走。

  “好好吃。”

  “诚哥哥煮面好厉害,做的面好好吃。”

  小惠里不断夸着面鲜香,脸上露出非常开心的表情。

  这样三个人坐在餐桌前一起吃早饭的情景,小惠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到了,这样一种温馨感,让她再一次感到‘有家的感觉真好’。

  她好想永久停留在这一刻,但她也知道不可能啦!

  昨天诚哥哥说好只收留她们一晚,到了早上就要让她们离开。

  到了早上,为她们准备了一餐丰盛的早餐,她已经很感激了,不会奢求什么。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十五分钟时间,面吃光了,连汤也被喝了个干劲。

  “嗝!”千叶麻寻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个饱嗝,靠在背椅上,闭上眼睛,像死尸一样休息。

  相良诚不太高兴,这千叶麻寻非常没有礼貌,作为客人,不奢求你洗碗,道谢都不会吗?

  吃完就睡,你是猪吗?

  “谢谢,诚哥哥,感谢您的款待。”小惠里鞠躬道谢了。

  相良诚微笑着:“不用谢,我也顺便要吃早餐,多加一点料的事。”

  “还是很感谢您,诚哥哥。”

  “没事,没事。”

  小惠里再次鞠躬道谢,千叶麻寻中途睁开了一次眼睛,又缓缓闭上,继续她的死尸形态。

  相良诚也不说什么,深呼了一口气,把残酷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么,你们可以离开了。”

  昨天说好只收留她们一晚,无论有没有发生凌晨的事情,都只会收留她们一晚,现在该是请她们离开的时候了。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七点二十,他的父亲差不多要回来了。

  听到这话,小惠里刚刚还很有神的眼睛迅速黯淡,但还是露出微笑,对相良诚说:

  “好的,我明白了。”

  “谢谢诚哥哥的招待,以后,等惠里长大了,一定会报答这份恩情的。”

  “不用在意,小惠里能健康长大,诚哥哥已经很高兴了,不追求什么回报哦!”

  这样的母亲,这样的环境,能健康长大不走歪路,已经是很难得的情况,相良诚可不奢求未来什么回报。

  “妈妈,妈妈!”

  刚刚的时间,千叶麻寻似乎睡着了,小惠里叫了几次没叫醒。

  小惠里摇她妈妈,等她妈妈醒来,又说:

  “妈妈,妈妈,我们该离开了。”

  “离开??去哪?”

  千叶麻寻还没有睡醒,七点过于早了,平常最早也要十一点后才会醒。

  这是凌晨做事的后遗症,没办法。

  “我们该离开这里了,哥哥只收留我们一晚。”

  “欸!一晚上这么快就过去了吗?”

  相良诚不想把难事让小孩子做,走到千叶麻寻面前,很正式的对她说:

  “千叶夫人,昨晚只说好收留你们一晚,现在一晚已经过去了,请你们离开。”

  “诶!!!”

  “请别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我,我很认真,一晚时间已经到了,请你离开。”

  “别嘛!小帅哥,昨晚……”

  相良诚严肃打断:“别说昨晚,昨晚你的行径,我完全可以报警抓你起来,没得商量了,请离开。”

  相良诚右手右摆,对着门的位置,再次说:“请离开我的家。”

  “妈妈、妈妈,哥哥收留我们一晚,已经很麻烦人家了,不要再难为他了。”

  “对不起,哥哥,又给你添麻烦了。”

  “妈妈,妈妈,我们走吧!继续睡公园,也没什么的。”

  听小惠里的话,相良诚有一瞬间的动摇,但很快冷静下来,这可不是泛同情心的时候。

  他只是一个高中生,一个普通人,惠里的困境他完全没办法帮忙,连多收留一晚的能力都没有。

  他父亲马上要回来了,要尽早让她们离开,把她们留下的痕迹清理干净,不能被父亲发现。

  千叶麻寻还想说什么,但在女儿的强硬要求,还有相良诚的坚决眼神下,并没有开口。

  拉着女儿回了房间,收拾好自己的物品,没有停留的走出门外。

  相良诚内心毫不动摇,等她们离开,把门关紧。

  靠在玄关口,相良诚内心松了一口气,问题终于是解决了。

  ……

  但是,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

  过了半小时,相良诚家门铃响了。

  相良诚以为是父亲,过去开门,打开门看,还是千叶母女,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相良诚头大,想要报警的瞬间,电话响了,是他的父亲——相良雄介。

  “诚!”父亲的声音很严肃。

  “父亲。”相良诚的态度很端正。

  但接下来的话,让相良诚难以接受。

  父亲说:“千叶小姐是我朋友,暂时在家住一段时间,你招待一下。”

  千叶小姐是我朋友?

  暂时在家住‘一段时间’?

  相良诚惊恐,这发生了什么?

  女色狼你对我爸说了什么?

  “还有。”父亲又说了:“公司临时通知我要加班,我不回去了?”

  “???”相良诚一脸问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