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6、奇怪的氛围

  中午一下课,相良诚去购买部买午餐。

  走在路上,相良诚心情变得不愉快起来。

  刚刚他旁边走过四个女生,其中一个看到相良诚时候,停下脚步拍着身边的同伴肩膀说‘快看,八爪汁男’。

  另外几个女生顺着目光看到相良诚,毫无掩饰心中的情绪:

  “好恶心。”

  “星期一早上的人就是他吗?果然好恶心。”

  “哇,看过来了,我会不会怀孕,呜呜,我不要怀上汁男的孩子。”

  喂喂,相良诚超级无语。

  这群人对他指指点点也就算了,用鄙视的眼神看他也可以忍,直接说‘好恶心’什么意思?

  当他听不到了吗?

  太侮辱人了。

  相良诚转头,想凶狠的教训她们。

  “呜呜,汁男又看过来了,我一定要怀孕了。”

  “好恶心,早上吃的饭快吐出来了。”

  “快走,快走。”

  四个人在相良诚教训她们之前,已经跑远了。

  留下相良诚对着空气挥舞,这可以说是无能者的狂怒,老婆团的行为真的把他害惨了,他完全就是受害者,可是风评坏的全是他,他又无力反驳。

  真令人气愤,又无奈。

  走到购买部,朝大婶买了一个三明治和可乐饼面包,还有一瓶咖啡牛奶,付了426円。

  “喂,那个就是烟灰缸吗?”旁边的购买窗口,有学生指着相良诚说。

  “对,全校一眼看出来渣男气质,让人这么恶心的人不会有第二个了。”

  “确实很恶心,学校怎么不让他退学。”

  “我也觉得,快退学。”

  「烟灰缸,这是什么新的恶臭外号?」豪不遮掩的话让相良诚听到后,又无语了。

  那件事发生后,他多了非常多外号,什么八爪汁男、世纪渣男、章鱼、海怪,现在又多了一个烟灰缸,那种放烟灰渣渣的缸,更加恶意满满的外号。

  这才过去四天,四天已经是这样的程度,真是挑战他的承受能力。

  “这到底叫什么事。”

  相良诚心理哀嚎,跟阿姨道谢后,不敢看周围人的眼睛,快速远离购买部,回教室。

  到了教室,班上的人虽然看他眼神也很奇怪,不过当面侮辱人的话并不会说出来,相良诚安心坐在座位上吃饭。

  旁边的菅井早已经把午餐吃完了,现在趴在桌子上发呆。

  看着她,相良诚有点同命相连的触感。

  现在他的名声是过街老鼠,带着恶臭;菅井呢是名门大小姐,畏惧如虎。

  描述不同,结果都一样,班上的人都会刻意远离,不会和他们做朋友。

  上两个星期,菅井吃完饭会有几个女生到她旁边和她聊女生的话题。

  这个星期开始,没人主动过来了,菅井主动过去找她们,气氛会变得尴尬,她们说话带着敬语,小心翼翼,谈话并不愉快。

  菅井用她招牌憨憨天真笑也是没有效果,加上她本来就是‘语废’,估计放弃了。

  今天选择呆在自己位置上发呆,不再做无谓的尝试。

  不过,相良诚咬了一口面包,喝了一口牛奶。

  不过,这样的情况本质还是一种霸凌与孤立,把一个人排除在集体之外,无论是敬重还是厌恶,不和她说话,她在的场合气氛变得奇怪,都妥妥可以称得上冷暴力了。

  虽然相良诚觉得班上学生是无心这样选择,可人会有趋利避害心理,你和集体不同,过于优越、过于糟糕都好,都会受到集体的排斥。

  可怜的菅井sama,相良诚不觉得菅井美纱有他的好心态,遇上被孤立,会站起来对集体说:“告诉你们,不是你们孤立我,是我一个人孤立你们所有,渣渣。”

  菅井sama还是转校,庶民学校可不适合你。

  相良诚继续趴午餐,三五下吃完了,准备躺下休息会。

  “相良同学。”这时候,旁边的菅井说话了。

  “嗯,你说。”

  相良诚就趴在桌子上,斜着视角看菅井,回应她。

  菅井看着相良诚眼睛,察觉视角过于奇怪,跟着相良诚一样趴在桌子上,侧面朝向相良诚,和他说话:

  “相良同学不担心那些话吗?”

  “那些话?哪些话。”

  “就是相良同学早上时候说的……说的那些话。”

  “靠近你,会被认为冲着你钱来的,被鄙视吗?”

  “嗯……”

  菅井非常轻的点头,她还是没明白为什么靠近她,就会被别的同学说闲话。

  好朋友互相分享各自的东西,送送礼物,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要鄙视,为什么要这么强调阶层,大家都是公民,没有什么不同的。

  相良诚思考了一下,明白菅井说的什么。

  “你是说,既然我知道靠近你就会被骂,会跟着被排挤,还是跟你说话吗?”

  “还会跟着被排挤啊!”菅井惊讶。

  “呃……不用在意这点,回答你前面的问题。”相良诚打着马虎,继续说:“很简单的道理,我名声已经很臭了,再臭也不会更糟糕到哪里去,就像臭水沟已经很臭,一直往里倒泔水,别人不觉得有什么,只会觉得应该的。”

  “倒是菅井sama,你靠近我,不怕被人说闲话,拉低你的评价吗?”

  “啊!相良同学觉得我是泔水吗?”

  菅井脸上瞬间变得复杂,不开心、不喜欢、不想要,十分伤心。

  “比方,只是比方,臭水沟只有我。”

  “这样啊!”菅井思考了一下,又说:“其实相良同学那件事还好啦!没到臭水沟的地步,只到……”

  “菅井同学。”相良诚打断她。

  “嗯。”

  “虽然菅井同学刚想为我说话,可是你脸上皱眉的表情,半天想不出话的样子,分明你也厌恶,你的表情可没有撒谎。”

  “没有、不是这样子……”

  “不用为我说话,公道自在人心,我只想说,我真没有做那样的事。”

  “可……”菅井想到那些证据,还有女孩子说的话,她不觉得是假的。

  “别说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世界女生都是弱势方,不需要直接的证据,只需要女方的证词,舆论对于男方统一都是该去浸猪笼,人渣,怎么不即刻去世。

  舆论不讲证据,只看谁是弱势方,谁先开口。

  相良诚已经彻底跳进黄河了,不可能洗清。

  菅井还是要说:“我没有觉得相良同学有错,只是觉得相良同学的做法不符合常理,有点欠缺妥当,不应该是一名高中生应该做的。”

  「你这话说的,还不是觉得我有错???」

  “还有哦,相良诚确实应该负起责任起来,她们五个人,呃……”

  出现一个菅井不能得出答案的问题了,法律是规定一夫一妻,可相良诚一下有五个需要负责的对象,这怎么办?

  人伦和法律不能共存时候,要怎么办。

  “别说了……”

  相良诚知道菅井想说什么,从桌子上爬了起来,用很认真的话对菅井说:“别说五个,就是一个跟我也没关系,我是绝不会答应她们,做她们的老公,这不是我的责任。”

  相良诚过于认真的关系,声音有点大,顷刻间班上的同学都听到了。

  “……”

  “……”

  全班死一般的寂静,氛围非常奇怪。

  很多人想开口说,可看到相良诚又移开视线没说话,只有厌恶。

  相良诚头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