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我、我快窒息了

  似乎是女性的香水味,混杂着成熟的体香,很好闻。

  相良诚用力嗅了嗅,空气中女性香甜的气息更为浓烈,还非常熟悉,似乎哪里闻到过?

  是哪里呢?

  相良诚疑惑中,打开了房门。

  “藤、藤城老师。”

  相良诚惊讶的看到他们的班导师兼数学老师藤城明香坐在椅子上,在看他买的小说。

  藤城明香听到声音,转头看到是相良诚,自己的学生,微微一笑道:“醒了吗?相良同学,你这一觉睡得舒服吗?”

  “呃,哈哈!”相良诚有点尴尬的笑着,他还有点懵。

  他以为这件休息室是他的秘密基地,不会有人来,想不到睡了一觉,天便塌了,秘密基地闯入了别人,还是自己的导师。

  这秘密基地不秘密了。

  藤城明香放下小说,接着说:“相良同学是把这里当做图书馆了吗?为什么会来这里,不去参加社团活动,也没有回家。”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老师看桌子上有饮料瓶,似乎相良同学在这里待了几天了,一直没回家吗?”

  “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请一定要先找老师说明,老师会为你提供帮助。”

  藤城明香关切的说着,对于这个学生,藤城老师有许多担忧地方。

  她刚大学毕业一年,进入二坂高也是一年,今年是担任老师的第二年,也是刚担任导师的一年,带了一年B班。

  刚担任导师那天,她已经决定好要对班上学生负责,把她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好她们。

  她也是这样做的,对于班上的学生一直用爱去照料,细心、细致,唯一对于这个相良诚,她感到头疼,不是因为不乖,给她增添麻烦,而是过于孤僻了,像是个心理受过创伤排斥任何人的小孩,令人感到心疼。

  她还记得第一次班会那天,她让班上学生介绍自己,相良诚上去说的话是‘我叫相良诚,我喜欢孤独,请别找我说话,让我一个人’。

  让她第一个反应,这孩子是不是以前被霸凌孤立过,才这么害怕其他人,生出这样可怕的想法。

  这让她对相良诚有更多关注,给他安排班上最善良的菅井同学做同座,并且吩咐菅井让她多关心相良诚。

  只是,开学两星期,效果并不明显,相良诚还是没有交到朋友,对人保持距离,对班上最善良的菅井同学也是如此。

  这让她怀疑,是因为以前的霸凌孤立对他造成非常大的伤害,才这样抵触世界吗?

  她想到以前因为发育原因被孤立的日子了,那段日子很难熬,光是想想,心情就变得沉重。

  不,一定要帮助他,不能让他继续孤独下去。

  藤城明香心里在下决定,相良诚则眼睛没有移开。

  “大、太大了。”

  藤城明香是她的老师,今年二十四岁,刚从大学毕业一年,是一个成熟知性的大美女。

  长得漂亮是一定,闭月羞花,身材也是出奇的好,修长的美腿、纤细的腰肢,一头自然的褐发直达背部,更难得的是108-62-94的三围。

  “大,只能说太大了。”

  每次看到她,都不能移开眼睛,会想:

  “走起路来,会有多累呢?”

  “是不是完全不能跑步?”

  “椰汁应该找她当代言人。”

  还有很符合他审美的穿着打扮,只画自然的妆容,从来没有浓妆艳抹过。

  穿着的衣服也是淑女又不死板的长裙、窄裙,更显得人妻味十足。

  要是有这样的妻子,穿上日漫常见的围裙,那……

  不,不能继续这样想下去了,会有危险。

  精灵守则其九:(已屏蔽)

  精灵守则其十:异性恋情,若有初恋者,将对其性别转换。

  也就是说,他真要喜欢上藤城明香,去告白,或者做了某些事情,依据守则,他还是会变成女孩子。

  不,他绝对不会因为欲望变成女孩子。

  绝对不要因为想舒服一次而毁一生!

  相良诚的反常,让藤城明香眯起浑圆的双眸,缓缓的说:

  “相良同学,你是不是在想很失礼的事。”

  并且把刚刚的小说放到更远地方,这小说的内容很禁忌,不被允许。

  不过,这是相良同学的兴趣吗?

  他需要这样的治愈才能好起来吗?

  令人困扰呢?

  “啊!”相良诚脸色变得煞白,藤城老师的话是一个原因,还有原因是他想起来他看的小说,书名和内容很糟糕。

  放在这样两人独处的环境,在这个小房间里,又都是师生,显得更糟糕。

  “老师,我只是……”相良诚想解释,但反应过来,解释后情况更糟糕。

  还有,怎么解释:

  “老师,我只是想想,绝不会真去这么做的。”

  “老师,这是我爷爷让我买的,并不是我的。”

  “老师,这书不是我的,是本来放这里的,上面卡的签我名书签是……,是不小心掉那里的。”

  欲盖弥彰,还不如不解释。

  “没有关系,我没有往那方面想。”藤城明香温柔的说。

  接着,想改变现场的气氛,回到之前的问题:

  “相良同学,你为什么会在放学时候不回家,也不参加入社体验活动,待着这样的地方呢?”

  “因为……,因为我家出了点状况?”

  “果然是这样吗?”藤城明香之前猜测得到证实,很是担心,把相良诚的手放在手心,轻轻握住,拉近距离,关切的说:

  “是很沉重的事吗?”

  “应该是的,家里的事,无论大小都很沉重。”

  藤城明香把握住的手拉得更近、握得更紧,用很坚定的眼神看着相良诚:

  “相良同学,老师,是你的老师,有什么事找老师说,老师一定会帮助你,为你提供最大的帮助。”

  距离太近,相良诚被晃得分心了,好一会才回答:“我、我,自己可以解决。”

  “相良同学!”藤城明香站了起来,很严肃的对相良诚说:

  “相良同学,你不能一直想着一个人,一个人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你要尝试着打开心扉,接受别人的帮助,别人的爱。”

  “老师一直很担心你,想要让你融入到班级里,但你一直在封锁内心世界,不让我们走近,和你说一句话,你立马想要逃开。”

  “不管你以前受过怎么样的集体伤害,那都是过去了,在新环境里,你可以尝试走出来,我们很喜欢你,你也很优秀,不要再封锁自己了。”

  “相良同学!”

  藤城明香说着,说着,想到以前自己封锁内心世界的日子,内心满是触动,理解到一点相良诚现在的苦楚,抱住了他,把他抱在怀里,想要给他心理上的安慰。

  那时候,那时候的她多想要一点别人的拥抱,让她感受到温暖,可是并没有。

  在这一刻,知道了他的痛苦,藤城明香想给她大力的拥抱,圆满的爱。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良同学,不要封锁自己了。”

  “藤、藤城!”相良诚的话,急促而充满艰难。

  “别说话,用力感受老师的爱!”藤城明香只想给他温暖。

  “啊!我,我快窒息了!”相良诚用更大声音喊着。

  “啊!”藤城明香明白过来,赶紧松开怀抱,刚刚抱得过于紧了。

  “呼、呼!”相良诚大口呼吸着,感受到活着真是太好了,刚真的差点窒息。

  藤城明香脸蛋红润,并没有说话,狭小的房间充满绮丽的气息,只有相良诚的急促呼吸声。

  “呼呼!”

  “呼哧!”

  过了一会,等相良诚气息舒缓下来,他开始说他的想法:

  “老师。”

  “怎么了?”

  “你觉得一个人是很糟糕的事情吗?”

  “呃……”

  “一直一个人无法融入班级,会让导师很难开展班级工作,这的确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是对于那个人来说,并不是这样的。”

  相良诚声音变大了:

  “人本来就是独立的个体,从生命最开始之初的一个细菌,就是独立的个体,集体这样的存在是因为生存需要才强行的聚合。”

  “现代社会,并不需要集体狩猎保障食物来源,一个人没有使命上的要求必须进入集体,如何选择是他的事情,只要他没影响到别的同学,不能让集体强迫他融入。”

  “我在班上是匹孤狼,但我并没有做出抵触集体行为的事情,我上学、打扫、集体作业一样认真地在做着,只做有必要的交流,并没有对别人造成困扰。”

  “这样的我,不给别人造成困扰,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学习成绩一直保持上佳,相对于交朋友,更喜欢一个人,这样的我,为什么老是要我强行融入到集体里,做我不愿意的事情。”

  “那样,会让我不快乐。”

  “你没有尝试走入集体,怎么会知道不快乐呢?哦不……”藤城明香刚反驳,又火速道歉:

  “我明白了,对不起,相良同学。”

  “我错了,我不应该强迫你做不愿意的事情。”

  “那这样吧!”

  “我希望你能加入一个社团,用,用以后能一直使用这件休息室作为弥补。”

  “咦?”相良诚眼睛亮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