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家里的负担

  晚上,接近八点,相良诚回到自己家中。

  小心翼翼的打开家门,静悄悄的换成室内鞋,捻手捻脚的走向妹妹的房间,避免被人看到。

  然而,还是被看到了。

  玄关口,一个女人的招呼声响起:

  “诚君!你回来了。”

  她的声音清脆,年岁看着也不大,二十二、三,或者更小。

  “嗯,我、我回来了。”相良诚有点结巴的回话,抬头看了眼对方,语气变得气愤:

  “千叶女士,跟你说了多少遍,在家里请穿上衣服,不要如此清凉,已经被隔壁邻居举报几次了,还嫌警察上门不够麻烦吗?”

  被唤作千叶女士的女人毫不在意相良诚的怒斥,她快步走过来,接过相良诚手里的便当,眼里都是笑:

  “鳗鱼盖饭,还是宇奈宫的。诚君,你今天心情很不错哦,买这么贵的鳗鱼饭。”

  “不是给你的,你的是这一份。”

  相良诚拿回鳗鱼盖饭,给她另外一份特价的、打折过的速食套餐。

  千叶女士嘴巴嘟起,不太满意:“小孩子口味养这么好干嘛,速食套餐能填饱肚子就够了。”

  “不工作、又懒惰的女人,你才是速食套餐就够了。”

  “不,速食套餐都太好,你就该喝开水,饿死烫死你最好了。”

  说到这,相良诚更气愤了:

  “今天又没去工作,又没打扫,天下怎么会有你这么懒的女人,很没有道理,动动手有这么难吗?”

  千叶女士脸上依旧笑嘻嘻,也不反驳,拿着速食便当走到客厅,开始愉快的吃起来。

  她这模样让相良诚更气了,跟着走到客厅,先把随意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扔到她身上,接着说:

  “穿起来,家里有正直青春期的男孩子你懂不懂,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再这么暴露,要不然、要不然。”

  相良诚想说赶你出去,又没说出口,换了个词:

  “要不然,不会给你带晚餐了。”

  千叶女士快速扒了一口饭,不怎么做咀嚼吞咽到肚子里——这顿是她今天吃的第一顿,饿了一天了,食物进肚子的感觉真好。

  快速扒了几口饭,并不在意廉价米饭过于黏,配菜萝卜干没什么味道,饿了吃什么都好吃。

  对于相良诚,很有经验的应付:

  “有什么关系,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坦诚相待,阿诚也可以学我哦,坦诚一点,衣服这些会阻碍我们心灵交流的杂质就应该舍弃。”

  “再说,这不是热嘛!”

  “开空调你又不让开,只能少穿点衣服了,这样还能少洗衣服,多棒的做法,环保省电。”

  虽然这样说,但千叶女士还是把外套披在身上,挡住了该挡住的部位。

  “就你歪道理多,谁跟你是一家人。”

  “我们永远都不会是一家人。”

  相良诚移开视线,省得影响心情,也知道刚刚的威胁完全无用,叹了口气,走到旁边的房间,敲门:

  “扣扣!”

  “惠里、惠里在里面吗?”

  门打开了,一个年纪很小的小女孩对着相良诚微笑:

  “诚哥哥,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相良诚把手里的鳗鱼盖饭递过去:“没吃饭吧!无良的母亲又不知道一天在家干嘛,没去接你,也没准备晚餐,我给你买了宇奈宫的鳗鱼盖饭,还是热的,趁热吃哦!”

  “我已经吃了。”惠里很快的说了一句,但肚子却很不给面子的‘咕噜’了一声,告知这是谎言。

  相良诚很了解的说:“只喝点管道水算什么吃了饭,小惠里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营养务必要跟上,别客气,吃吧!你现在一定饿坏了。”

  “那、那也太贵了,我、我只需要便利店里的100円炒面就够了。”

  “hai!同样是母女差距怎么这么大,真的是亲生的吗?”相良诚想着,把鳗鱼盖饭递到她手里,把她推进去。

  “快点吃完哦,不然你那无良母亲又要过来把你吃的抢去了。”

  “今天是我不对,有事情耽搁了,不然七点钟就能回来了。”

  “谢、谢谢。”惠里用弱不可闻的声音答谢,走进了房间。

  相良诚顺势把门关上,守在门旁边,做门神。

  三分钟后,千叶女士果然来了。

  “哈哈,诚君,还不回房间吗?”

  相良诚看了一眼她,眉头皱起,刚刚披上去的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脱了,换成另外一套很清凉的装束:

  上衣是相良诚以前中学时候的白衬衫,纽扣大开,一眼能看到没穿bra,下衣则是消失,仅有蓝色的衣料在衬衫下摆缝隙间闪动,代表还是穿了。

  “欸!我穿了,别这种眼神看我,我可有好好把衣服穿上了。”

  千叶女士说的时候,还一脸得意,似乎穿上衣服对她而言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希望得到相良诚的夸奖。

  “那请你别穿我的衣服,话说,这件衬衫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等等。”察觉到不对的相良诚,又气愤了:

  “跟你说别进我房间,你怎么又进去了?”

  “要跟你说几遍你才会听,我的房间是我的私密场所,绝不容许别人随意进入,还翻动我的东西,就算是男生,也是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

  “你的秘密,哈哈!”千叶女士笑得很夸张:“是那几本带颜色的轻小说吗?”

  “还是特殊品味的DVD?”

  “诚君果然长大了呢!变成男人的想法已经完全有了,就是不知道发育成怎么样了。”

  “要不要姐姐帮你呢!带你进入成年人的世界,诚君已经16了,完全可以了。”

  “你竟然翻了我的抽屉,千叶女士你太过分了。”

  相良诚真的生气了,他极其讨厌自己的隐私被侵犯,这让他没有安全感。

  他走上前去,怒目瞪她。

  千叶女士丝毫不怕,挺起胸膛,看他能怎么样。

  相良诚脑海里闪过很多方案,什么给她一巴掌,让她滚;什么,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把她赶出家门;什么不可理喻的女人,有没点羞耻心,当初收留你,是我平生最大的错误决定。

  但是,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想到了小惠里,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把气舒缓下来。

  等了三秒,相良诚情绪好些了,退后一步,很冷静的对千叶女士说:

  “千叶女士,我们好好谈一谈。”

  “别说拒绝的话,就算你可能成为我的继母,但还没有,我父亲也没有明确说过这方面的内容。”

  “我们好好谈一谈,定一定家里的规矩,如果说互相不能满足,我会跟父亲坦白,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大不了,我去我母亲那里,而你,你自己知道没地方去了。”

  “为了惠里,为了你自己的未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相良诚说得非常郑重其事,这是自从这对母女入住以来,他第一次这么郑重说话。

  也第一次发觉,不能再逃避下去了,一定需要面对。

  之前想要逃避,能不回家里就不回家里的做法,只能逃避一时,不能解决最终问题。

  现在,千叶女士的问题已经侵犯到他太多了,必须设法解决。

  “好的,听诚君的。”千叶女士回应得很快。

  “客厅。”

  相良诚不想打扰到惠里学习,让千叶女士一起去客厅。

  等到了客厅,相良诚又把外套披在她身上,让她把该挡住的地方都挡住。

  在她还在穿外套时候,相良诚的记忆回溯,回到三星期前,初次遇上她们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