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扫雪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169 2019.04.28 03:20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最是没心没肺,只要不讨厌,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玩起来。不过,文君尧不像其他人那样疯玩,这也许就是好学生与差生的区别,他总是在该学习的时候认真的学习。如果说他的智力是成绩必备,那认真自律则是他成绩持续第一的保障。

  有好多老师同学都说过苏向暾很聪明,不过说这句话时总跟着一句:就是不好好学,所以苏向暾其实不能算是一个好学生。

  自从期中考试以来,天气就一天比一天冷。入冬后,就渐渐的下了几场雪,学校经常组织同学们扫雪也成了一项活动。

  这天早晨起来,外面又是银装素裹。雪已经停了,但是除了屋檐下,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班主任便格外开恩让同学们都在教室了上早自习,于是教室了便传出了十分响亮的诵读书。

  吵得苏向暾心里烦闷,她从来都是默记,根本不会出声朗诵。她觉得朗诵应该是那种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体会着作者当时的写做情怀,以及要表达的思想,然后逐字断句的朗读一次就可以了。背课文时,根本不需要这样,刚记着一句,就被摇头晃脑的晃走了,能记住才怪,一看他们那样子就没有走心。

  熬了半节自习,二班的体育委员过来找三班的体育委员御槿堂。他出去了一回儿,进来便站在讲台上大声宣布:“大家先静一静,范老师让我组织大家去扫雪,男生宿舍前面的哪一块地,先扫开了路就行,大家看怎么样?”

  “天天扫雪,烦不烦啊,我课文还没背过呢!”

  “还有好多课文要背呢,早自习扫什么雪呀!”

  “你去给老师说,下课了在扫嘛!”

  同学们静了一瞬,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抱怨。苏向暾倒是高兴,正坐的又烦又闷,出去活动活动也好。

  可体育委员看着同学们这样,竟然说:“那好吧,大家先背课文吧!”然后就回到座位上了。

  苏向暾惊奇的将他一路目送,看他不当回事的样子,而班里的同学也心安理得的继续背诵,就翻了个白眼。

  虽然到三班快一学期了,她还是理解不了三班这种奇葩的班级凝聚力,这种凝聚力不仅一致对外,甚至还对抗老师。

  真是不知所谓,范老师不仅是三班的任课老师,更是政教主任。叫扫雪那是分配的任务,可不是叫同学们自己商量着办的。

  在全校学生都在扫雪的情况下,二年级三班在认真的背书?真是优秀班集体啊!

  班干部带着全班同学公然与校领导作对,也不知是谁给他们的胆子,或者还是看老师太好说话了?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不出意料,范老师进教室来了。同学们并没有什么表示,继续大声早读。苏向暾竟觉得他们有种挑衅的意味,颇觉好笑的看戏。

  范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同学们,也不说话,嘴角一贯的微笑没有了,但也看不出他在生气,他就那样不说话,静静的站着。

  不到片刻,早读的声音突然整齐的低了一截,似乎有些底气不足,有些同学不约而同的住了声。还有一部分不知是迟钝还是怎么滴,还坚持了一声,尔后戛然而止,教室里瞬间静的落针可闻。

  苏向暾几乎将头低到桌子上去,极力掩饰她忍不住的笑意。

  静默的几分钟,范老师不紧不慢的道,“怎么都坐着不动,不是让扫雪?是没人过来传话,还是体育委员没跟大家讲!”似乎是问责,语气却格外细致柔和。

  范老师讲课时一贯抑扬顿挫,声音洪亮极具穿透力,此刻却有些春风化雨的模样。

  “老师,是我的错,我看大家的课文都没背过,便想让下自习了再去!”体育委员御槿堂并没有犹豫,十分有担当的站起来解释原因。只是嘴里认着错,面上却不以为然的样子。

  范老师笑了笑,还是柔和的声音,“就是男生宿舍前面的那条路,耽搁不了几分钟,若是被踩实了,就扫不起来了,大家走路也着实不方便!”

  “老师,可不可以下自习后再去扫啊!班上很多同学的语文课文还没有背过!”

  “哦,都有些谁没背过,站起来我看看!”范老师挑了挑眉,脸上已经没有了表情,走下讲台在走道里转了一圈,在那边第二排站定。

  几个经常没有背完课文的同学只好慢吞吞地站起来了,零零落落的不足十来个人的样子,在五十多个人的教室里显的有些稀疏。

  范老师正准备开口说话,就被一声推开凳子的声音打断了。

  苏向暾回头看,是靠窗最左边御槿堂的前同桌,余蓓蓓站起来了。余蓓蓓是御槿堂初一的同桌,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余蓓蓓喜欢御槿堂被班里传的沸沸扬扬。她也是那些经常背不过书的同学,成绩也是倒数,因为他们经常站着听课,挡住了后面的同学,便被班主任索性都调到后面去了。

  所以苏向暾再回头看到范老师时,就见他皱了皱眉,估计是他也判断不来余蓓蓓究竟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没有背过。

  不过班上的同学大多数却都知道,余蓓蓓最近的课文还是背过了,然后就有同学接二连三的站起来。很整齐的那种,从左向右,从后向前,没一个拉下的。

  很快到了第三排,最左边的一个便是苏向暾,要说谁没背过课文,全班最不可能的就是苏向暾。

  苏向暾也不管他们在发什么疯,十分平静冷漠,我行我素的坐着,在全班同学和老师的注目下,半分也没有要动的意思。

  苏向暾的新同桌文君尧,年纪第一,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苏向暾没站起来,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也没动。

  安静了几分钟,第三排及前两排的同学就没有一个站起来了,而前三排也几乎就是三班排名前面的同学了。但却也是少数同学了,于是就这样僵持住了。

  苏向暾清楚的看到自己没有站起来,连带后来也再没有人站起来,老师已经越来越沉的脸色才缓了缓。

  然后他转身上了讲台:“看来是同学们不满我的安排,或者说对我有意见?”老师问的很平静,但却让很多人胆怯了,站起来的都低着头,看样子像是恨不得又坐下去。

  没有人回答,御槿堂这时就道:“老师,是我的错,你就罚我吧!”

  苏向暾好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男生真是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都到这个时候,还在充英雄。

  “既然你都说你有错了,那就站在我办公室门口写检讨吧!剩下的同学既然没有背过课文,那现在就背吧。第一节数学课再扫雪,将校院里的雪都清理了吧,什么时候扫完什么时候上课。”老师平静的说完,平静的看着全班同学,又平静的问了一句:“谁还有意见?”

  看到没有一个人再说话了,范老师就转身出了教室。

  教室里安静了片刻,然后御槿堂默默的收拾了书本,拿着笔和纸,搬着凳子在悄言无声的走了,有几个女生就在这时候,莫名其妙的小声的哭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被伟大的体育委员感动的还是怎么地。

  剩下的同学站着的仍然站着,坐着的仍然坐着,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还是苏建峰离开了座位,去后面拿了扫帚,大声道:“都别站着了,赶紧出去扫雪吧,难道真的都不想上课了。”

  班长也说:“都出去扫雪吧,动作快点!”

  几个男生拿了班级的清洁工具往外走,剩下的人都跟在后面。也是因为工具不多,但好几个人都消极抵触,出去了也是站着,一动不动。

  本来一番闹腾,自习课都快结束了,接着是吃早餐的课间15分钟。五十几个人借了别班的工具,有几个勤快的都在努力扫雪,包扣苏建峰。

  苏建峰就是苏向暾的堂哥,是班里年纪最大的,也是个子最高的。没什么脾气,所以有几个很要好的哥们,他们一起扫的很快,也不让人替换。

  因为左边是男生宿舍,中间隔着一条马路,右边就是一排教师公办室,而最靠近马路边的就是范老师的办公室,估计刚开始扫雪,范老师大约就知道了,毕竟动静很大。

  都没有人去吃早餐,也没人说话,除了有些同学要去替换时,才有简短的交流。

  很快数学课上了,时间过了一半左右,范老师的气估计也消了。出来看了看,大多数都是男生扫着,女生没有工具,就在旁边站着,个个冻的脸色发青。

  “女生先回教室上自习,男生把前面那个小花园到校门口的那一段扫了就可以了。”

  男生以苏建峰为首,都态度很好的应了,女生回了教室,安静的坐着,有几个女生还在小声的抽泣着。

  苏向暾心里十分不耐烦她们这样腻歪。恰好季言凝拿了数学课本回过头来,看她预习的情况。于是两个人就围绕着一个例题开始讨论,声音不大不小,完了季言凝还笑着赞了苏向暾一句:“怪不得都说你聪明,老师没讲过的,你都能自己看懂!”

  苏向暾正打算谦虚几句,结果身后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语调,“真是蛇转生的冷血动物,御槿堂还在老师门前站着些检讨呢,也好意思在这里笑,有没有的集体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