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叛逆期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1278 2019.06.06 23:44

  “我的天呢,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完蛋了!”苏向暾呆了一下,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抓起来,水印已经十分明显,原本崭新的书页变得脏兮兮的。

  班里谁都知道,盛泓瑞极爱《读者》、《意林》这些杂志,每期必买。借出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弄脏了,不错折了书页,不许乱画......

  苏向暾在今天晚自习前借书的时候,就看见他双手紧紧抱着这本意林,就像抚摸着宠物一样,不停的抚摸着,坚决的拒绝苏向暾借书的请求。在她和宁蕤一软一硬的炮轰下,坚定的摇头。

  最后在宁蕤抓住书的一角,威胁抢书的情况,他害怕损害了书籍才松了手。

  当时苏向暾还笑着将讲了一个古代‘糊涂’官员判案子的笑话,说是两个女人争夺一个孩子,都说是自己亲生的,结果那个官员让把孩子一分两半,一人一半。其中一个妇人哭着说自己不要了,让给对方抚养,结果那官员反倒将孩子判给了这个说不要的妇人。盛泓瑞妥妥的就是那个妇人啊,这笑话惹的大家哄堂大笑。

  第二天,水迹已经干了,苏向暾拿毛巾擦了又擦,还是脏兮兮的。没法子,还书的时候,只能将姿态一低再低,加上旁边宁蕤等一群神助手围起来七嘴八舌的助攻中,盛泓瑞终于在女儿国中完败了,表示原谅了苏向暾。

  早晨三节课,说好的,文君尧来取作文本。不说望眼欲穿,最少苏向暾张望了好几次,也没见人影。所以说什么急着要都是骗人的吧,还是吃定了我,等我给他拿下去?苏向暾揣测。

  中午放学苏向暾只能妥协,拿着准备给他,结果随着人流下到三楼,文君尧也正好下楼梯。

  苏向暾将作文本隔着楼梯栏杆递下去,脸色不好的问道:“作文本不要了?”

  文君尧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拿到作文本,却没有说话,他周围的哥们儿便拥簇着他下了楼。苏向暾暗自咬咬牙,看我以后还给你写不写作文。

  午休过后,急匆匆赶往学校的时候,路上却遇见季言凝。

  “你知不知道,文君尧和沈脩他们昨晚又打架了,三十几个人的群架,打伤了对方好几个人,最后还是警察上来制止了。这次都是社会上的人,文君尧他们不过是在咱们校门口,仗着人多罢了。惹上这些人,以后可怎么办呢?”季言凝来不及寒暄,便满脸担忧的直接说道。

  季言凝这样一说,苏向暾就想起来昨晚的警报声,以及下晚自习回家时,看见校园的中心花园哪里,聚集好好多男生,包括文君尧和沈脩。“原来,原来是这样,倒是我错怪他了。”苏向暾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动声色的道:“我不知道!”

  “你不担心吗?”

  “咱们担心也没用啊!”

  “你就别硬撑着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我还能不知道!”

  “......”苏向暾默认无言。

  下午苏向暾一直心不在焉,中午见了一面,倒看不出来他有没有受伤,季言凝也没有说起受伤的事,大概不要紧吧?

  昼长夜短的夏天,六点的时光,夕阳正无限好。快要上晚自习了,苏向暾抱着几本书,新买的一包餐巾纸搁在上面。

  这栋楼每层都有一间教师办公室,而且都正对着楼梯。她刚上三楼,一眼就看见文君尧一个人站在三楼的办公室门口。走到他身边,温声细语的问道:“怎么了?”心里多少已经有了猜测。

  文君尧的话也证实了她的猜测,“这不是,我昨天晚上打架嘛,被班主任知道了,在这里罚站。”

  他一边风清云淡的说着,一边很自然的拿过苏向暾书上那小包餐巾纸把玩。

  苏向暾看着他这动作,不知为何心里特别熨帖。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亲密感,发自心底的自然而然的亲近,很自在,不尴尬。

  “昨晚上你们在中心花园那里商量的吧?”

  “是呀,你看见了?”文君尧漫不经心的反问道。

  “嗯。我也就不问你打架的原因了,只是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你一个站在这里?”

  “我是‘主犯’,他们是‘从犯’嘛,都站在教室后面呢!”文君尧朝他旁边的教室里扬扬下巴示意。

  苏向暾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教室后面确实站着十来个人。

  他这样自嘲的时候,也没有特别的表情,还在转着那包餐巾纸再看。甚至凑在鼻子下问了问,是茉莉味儿,“你喜欢这个味道啊!”

  “也没有多喜欢!”苏向暾随口道,她的心思根本不这个问题上。

  看不出来文君尧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能道:“罚站后就可以了吗,没别的惩罚了?”

  “晚上还要趴在凳子上写一万字的检查!”

  “一万字!”苏向暾震惊,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一万字检讨的。

  吃惊过后竟然脱口而出:“要不我帮你写吧!”说完才意识到有些不妥,忐忑的看着文君尧。

  果不然,文君尧生气了。他把餐巾纸放回她怀里的书本上,有些不高兴的道:“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苏向暾张口想解释,趴在凳子上写字不舒服,并不是看不起你。却说不出口,最后只能呐呐地道:“那我先上去了!”

  在听到文君尧嗯了一声,转身继续上楼。然后就是一个晚自习发呆,想着他为什么那么生气,我哪里有看不起他。

  过了几天,学校召开了一次大会。专门就文君尧他们那一起打架事件,做了全校的通告批评。

  苏向暾看着站在台上的文君尧,他微微扬着下巴,好像在看天边,有些桀骜不逊的样子。右手里拿着检讨,左手握着拳,却松开又握紧,握紧又松开,只怕内心也没有表面上的这么若无其事。

  早晨下了点儿雨,有点凉飕飕的,文君尧T恤外面套了件酒红色的外套,没有拉起拉链。

  政教主任上去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声怒喝:“都把拉链拉起来!”

  台上的十几个人都很听话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不太像叛逆期的刺儿头,大概是这两天被老师们驯服了。

  接着主任就黑着脸,讲了他们一伙儿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和一伙儿校外人士,打了多大规模的一场假。同学们最好奇的打架原因,却并没有明说。

  接着宣读学校对他们十几个人的纪律处分,文君尧和另外一名男生背了最严重的留校观看处分。老师说的很明确,再犯一次错,不论大错小错,一律开除学籍。

  文君尧大概是提前已经知道了,他面上还十分的平静,只是苏向暾看到他紧紧的握住拳头,从来没有松开过。

  接下来轮到犯错的同学读检查,底下的同学便开始悄悄的议论八卦。同桌撞了撞苏向暾,“如果我没看错,那个领头的男生是那天晚上出现在教室门口,让你给写作文的男生吧?叫什么来着,文君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