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 高考前夕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981 2019.06.29 23:56

  倒计时已经剩下四分之一,苏向暾的数学成绩在九模中拿到97,尽管模拟题一次次的增加难度,但是苏向暾也算是稳步提升。

  直到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模拟,严格模拟高考,苏向暾的数学拿到104分,是这次模拟中,班里唯一一个考上百分的成绩。拿到卷子,窗外的艳阳很刺眼,可是苏向暾并不想用手遮挡,缓缓的扬起唇角,笑容绽开。就这样吧,我,也算努力学习了一会!

  十模过后,同学们的心已经浮躁到了一定程度,基本上没有认真学习的了,就只有一班二班和复读班还稳如泰山。

  苏向暾每天拿着程嘉立的相机,到处拍照,大多数还是拍宁蕤。相片里的宁蕤还常常拿着政治课本,有坐着认真背书的,还有看着镜头的。其中有一张靠着红砖墙的,照的很不错。是黑白的底色,宁蕤靠着墙,手里拿着翻开卷起的政治课本,看着镜头,带着高三临考学生独有的怅惘和忧郁,眉尖微蹙,非常有时下流行的非主流的味道。

  毕业照一个班一个班轮流,苏向暾也端着相机乱跑,恰好碰见理九班刚找完集体合照,往教室里搬桌子。

  沈脩非常彪悍的一个人扛着一张红木桌子,正在上理科楼门前的台阶。苏向暾端起相机,喊:“沈脩,回头!”

  沈脩回过头来,就知道她要拍照,“等我放下桌子!”

  “不用放,就这样很好,来,准备,3,2,1!”

  ‘咔嚓’一声,一张沈脩扛着桌子的照片定型,他笑的十分灿烂,露出一口白牙,两颗小虎牙尖尖,两个深深的酒窝。背后是大楼门口,上面写着坚持不懈四个大字。

  刚照完这张,苏向暾打算再照一张,文君尧却从沈脩背后出来。看着相机里漫步走来的文君尧,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突然觉得捧在手里的相机有些沉,举的胳膊泛酸,就快要端不住相机,只能颓然的垂下双臂。

  “在照相啊?”文君尧的视线,追随着放低的相机,语气熟稔的问了一句。

  “嗯!”好长一段时间不见,每个人似乎还是老样子,苏向暾又重新带起微笑。

  “说起来咱们三个还没有合影,现在这么好的时机,照一张!”沈脩并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要三个人合影。

  “行啊!照的好了,就洗出来!”文君尧十分赞同。

  他自然而然的从苏向暾手里拿过相机,看了看,递给一个过往的同学,“帮忙照一张相,谢谢!”

  文君尧和沈脩对坐在第三层台阶上,一条腿顺势而下,一条腿踩在第三层台阶上,曲起膝盖对在一起,胳膊搭在膝盖上,肘腕以下并在一起,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拱卫姿势。

  文君尧看着站在一边的苏向暾,指着第四层台阶那儿三角形的空位,“过来,蹲在这里!”

  苏向暾踏上第四层台阶,绕道他两个后面,心里突然很紧张,蹲下去的时候,双腿刚抵在他两个的胳膊上。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两的胳膊很有力,有种脚踏实地的安全感。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从文君尧出现,苏向暾就没有回过神,还没有明白这是个什么样的姿势。

  等到看到照片,才发现是一个很耐看的姿势。并起蹲着的双腿被裁出一个标准的心形,双手抱在一起。文君尧和沈脩都带着点微笑,把她护卫在身后。苏向暾则是很认真的表情,就这么被定格在相片上。

  去打印店里洗照片的时候,老板说:“这张照片姿势很不错,修一修更好看!”

  “不用了,谢谢!”苏向暾笑着说,就这么原汁原味的就很好了,不用修。

  高考倒计时停留在10上面,原先的100,生生被抹掉一个零,这是第十模后学委改的,此后再也没有改过,实际上今天都只剩六天了,再过三天就放假了。

  苏向暾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单手撑着下巴发呆,教室里闹哄哄的,后面突然响起一声:“苏向暾!”

  苏向暾就着托下巴的姿势缓缓的回头,还没等她看清是谁喊她,一道闪光灯伴随着“咔擦”一声亮起。耀眼的白光让苏向暾眼睛眯了眯,才看见吴文铭手里拿着相机,和后排的男生一起在偷拍。

  苏向暾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回了头。想了想,也不知道抓拍到了没有?不知道被拍成什么样子?

  接下来就是互换照片,写纪念册。班里的好多人给自己的纪念册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发作业似的让每桌轮流填写,还有人趁着上课老师不在时,每个人发一页,然后10钟后收上去。苏向暾一律填写的都是祝福的套话。

  自己的纪念册只给自己熟悉的人填写,文四班的寇娜(高一的前桌,经常共看一本小说的革命友情),王篆(舍友),文六班的张默宇(舍友)和张建荣(通过菲菲认识的男生,一起背过政治历史的革命友谊)。

  理九班的文君尧和沈脩,理六班的季言凝。小姊妹团的四人,宋跃、盛泓瑞(都做过同桌),还有李铭钰等比较熟悉的三个男生,再就是班主任,就这么几个人。

  后来班里一个曾经说过两句话的男生,过来问:“苏向暾你的纪念册呢?”

  苏向暾给他填写了,等拿回来的时候,还有五六个男生也填了,其中就有吴文铭的,写了满满一页,却也不是表白。

  周围经常问题的那几个人拿了自己的纪念册来,让苏向暾填写,苏向暾也把自己的交换了。就这样,纪念册也没有填完,留有好几张空白页,苏向暾也没有打算再让别人写。

  各种艺术照大头贴收了一堆,新买的相册都装不下了。

  菲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班里一个叫做赵丹的女生好起来了,这个年龄,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

  但是苏向暾并没有亲近她的想法,她只是冷眼旁观。

  早晨的课都拿来背书,北方五月天下旬的早晨,太阳光线十分明媚,丝丝缕缕,明晰。但过了夜的地表储存蕴含了凉气,此时正在上升,两两抵消,导致温度不浓烈,不灼热。

  苏向暾和宁蕤苗昕懿一伙儿在教职工宿舍楼下的花园里背书,不到半个小时,便打打闹闹起来。

  苏向暾笑着一回头,看见程嘉立躺在赵丹的腿上,身下青草融融,生机勃勃,但她的神情却那么忧郁,四目相对,一时无话。

  苏向暾心里有些堵,此时此刻,两个人的心境都那么相似,无论是苏向暾还笑的明媚,还是程嘉立还能撑得住的忧郁,只要两个人一碰撞,只怕都会撑不住。有些情绪,一经剥开,全面奔溃。

  苏向暾经过了初中升高中的中考,清楚的知道,情绪这种东西,梳不如堵,不能像流水一样,放任自流。就算被冲击的已经很薄弱,但只要奋力撑住了,经过时间的浇筑,终将会凝固化实。

  赵丹的成绩还不错,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容易情绪化的人,程嘉立和她在一起,能不能积极向上不知道,但也不至于消极,心态保持到最少能正常高考就好了。苏向暾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继续微笑着加入宁蕤她们没营养的笑闹。

  明天就放假了,接下了大家见面的次数都可以以一个巴掌计了。最近大家都在照相,几处草坪的草已经被踩踏的不成样子了,学校也不管。

  苏向暾她们这个小团队,还有一些关系好点的同学聚集在一起,索性坐在草坪里,围成一圈聊天。英语学委在大家的盛情推举下,唱中英文两版的《吻别》,英文唱的比中文更好听,唱到高潮部分,声音微微沙哑,给人一种非常深情而又不得不别的无奈的感觉。

  听得好几个同学都底下了头,也看不到是不是眼眶红红。

  “文君尧,我和你,是不是还可以有个拥别?”苏向暾在心底里悄悄的问,是不是可以用个拥抱来彻底画个句号?想法很美好,但是明显很不现实。我和你,什么也不可以,只能这样不说再见的再也不见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