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进入初三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276 2019.05.07 10:13

  六月中旬,送走了初三。苏向暾他们这一届接上接力棒,成为毕业班,初中生涯也就只剩下了整整一年。

  暑假归来,初三的教室从校园最里面,换到了前面,最靠近老师们的办公室。三班教室里,同学们领到新书,都在忙着包书皮,伴随着沙沙的裁纸声。苏向暾将所有的书和本子都包上封皮,文君尧却在旁边看新发的语文课本。

  “啪”的一声,她将所有包好的书本堆在文君尧面前。笑嘻嘻的做了个请的动作,“来来来,请在每本书本上秀上你的大字,签上我的大名!”

  文君尧瞪着面前突然冒出来的一堆书本,十分干脆的道:“不干!”

  苏向暾表情很无辜的歪曲事实,“什么?你说太少了?没事儿,别的书本不用写了。我就知道我同桌最好了,人好,字儿更好!”她说着还将倒在自己这边的书往那边推了推。

  文君尧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自说自话,又看了一眼快要把自己的书都挤下去的一堆书本。作业本都是牛皮纸包的,整整齐齐,书就不一样了,全部是白色光滑的油纸,右下角和右上角还这出三道折痕式的花边。这种纸的另一面,肯定是花花绿绿的图案或者明星什么的,别人都拿正面来包,她却用洁白的背面来包。文君尧这样想着,就拿起一本书翻开拆来看。

  苏向暾赶紧拽着他的胳膊,“哎哎哎,你要干嘛,不许拆!”

  文君尧已经看到了里面,确实是图画,就给重新包好!他拿起一支签字笔,在指尖飞快的转着,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有什么好处?”

  苏向暾很不满,“咦,鄙视你,写个名字还要好处?”

  文君尧挑眉看她,“你想白吃午餐,想的美!信不信我给你的作业本上写个‘我是一只小乌龟’!”

  苏向暾摆摆手,“不用你写,我也知道你是一只小乌龟啦。”

  文君尧看着苏向暾眯了眯眼,低头就打算真往她的本子封皮上写字。

  苏向暾死死的拽着的他的袖子,“别呀,我知道错啦还不行嘛,你要什么好处?”她拍拍自己心口,十分豪爽的道,“但凡我有的,没有不给的!”

  文君尧抬起已经落在本子上的笔,“你包书的那种海报还有吗?给我把语文课本包了吧!”语文课本几乎每篇课文都要背诵,十分容易被翻破了,所以每个人都会给它报上质量好的书皮。

  苏向暾向文君尧伸出手,“成交!书拿来!”

  文君尧奸诈的微笑,“别着急……”他捡出五六本作业本,扔在苏向暾那边,“这些作业本都包了吧。”顺手将立在桌子边上的,一筒卷起来有胳膊粗的牛皮纸,递到那边,“这是封皮纸!”

  苏向暾目瞪口呆的看着,“天呢,你将来肯定是个大奸商,也太会做生意了吧!”

  文君尧翻个白眼儿,“一句话,就说成不成?”

  苏向暾疑惑的看着他,“你这半天坐着不动,不会是早就算计好了吧?”

  文君尧意味不明,似奸笑又似质问,“嘿嘿?”

  苏向暾憋屈的认命,“语文书也拿来吧!”

  文君尧,“我也要纯白色的那一面,花边就不用折了。”

  “呵呵!”这次换她来意味不明了,给你包书就不错了,还要求挺多。虽然嘴上不服气,手上却认真的动作起来。文君尧也认真的给她的每本书和作业上,写上她的名字。

  校园里突然流行起写日记和追星这两股风,街道上的商店里,似乎一夜之间,就多出了许多明星海报以及剧照做成的贴纸。女生都会给自己买一本十分漂亮的密码锁日记本,再买一些明星的画帖,贴在日记本上。

  苏向暾也不例外,假期看过的神雕侠侣中,她特别喜欢白衣飘飘的小龙女刘亦菲。将日记本的每一页都贴上个两三张,整个本子都厚实了不少。

  至于日记,还真没什么可写的,除了写个不确切的梦想外,剩下的都是些名言警句,诗词美文什么,一张写个四五行就不错了。就这点东西,每次打开写完后,也要锁的好好的,文君尧在旁边看着没少嘲笑她,每次都被她毫不客气的怼回去。

  这时候的她还没有什么烦恼,没有一点忧愁,有点小骄傲,有点小任性,每天都过得很欢快。

  课间,苏向暾拿着开学新买的一套文具中的圆规把玩,玩着玩着,卡擦一声,圆规被折成两段,她撇撇嘴,嘀咕道:“还真是经不起折腾!”

  文君尧看着幸灾乐祸的笑了,从苏向暾手里拿过那半段带针尖的,在指腹上试了试,便拉过桌子上她那边的长尺。右手拿着圆规尖悬空,左手将长尺调过来调过去的比划。

  苏向暾看他这样,赶紧问:“你要干嘛?”

  “刻上你的名字啊!”文君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着就找好了位置要下手。

  “唉,你!”苏向暾一把抽走尺子,结果本该落在尺子上的圆规尖,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划过长长的细细的一道伤痕,小小圆圆的血珠子瞬间凝结滚出来。

  这时正好上课铃响了,两人看着渗出来得血珠都愣了,苏向暾连叫疼都忘了,数学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班长一声起立才惊醒了两人,连忙随着大家站起来。

  文君尧还边慌忙地找遍了自己所有的口袋,才找到了一点点餐巾纸,递给苏向暾,“快,赶紧擦擦!”

  苏向暾闻言一转头,正对上文君尧惊慌失措的脸,她愣了一愣,然后报以微笑宽慰他。全班同学已喊完了老师好,在老师的‘请坐’声中赶紧坐下。

  “不够啊!你还有没有纸啊?”文君尧盯着伤口着急的悄声问。

  “没有啊!”苏向暾头也不抬的同样小声回答,好奇的研究伤口,好像很深哎,也不是很疼的样子。

  文君尧小幅度的转动着身子,悄悄的向前后左右问了一圈,终于找到一张纸巾。正要给苏向暾,结果一回头就看见老师站在他俩桌边,还看着黑板在讲课。

  苏向暾赶紧将两只胳膊都塞进课桌抽屉里,就像做了坏事般装模作样的看黑板,憋着笑听老师讲课。

  老师站着震了两人一会儿,又回到讲台上。

  文君尧就迫不及待的将纸巾塞给苏向暾,“快把手拿出来,看看止血了没。”

  苏向暾看到老师不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这里了,慢慢地拿出来,发现已经不再渗出血来了,高兴的小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

  “先用纸巾包着吧!”

  “嗯,知道了!”

  一节课两人都没什么心思听,都在关注着那道伤口,直到下课,也没渗出血。文君尧看着好像真没什么事了,便责备她,“你真是只要东西不要命,不就是要刻个名字嘛,又不会损坏尺子!”。

  “哪有嘛,这新尺子乱刻乱画多不好啊!”

  文君尧毫不客气给她一个白眼儿,“总比你折断了圆规强,再说了,你看这东西比针还尖,你还真敢抢啊你。”

  苏向暾嘟嘟嘴不说话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怕点名迟到,苏向暾抓紧梳子打理头发,手背却隐隐作痛。顿了一下,才记起来是昨天划伤了,皱了皱眉,继续梳洗。

  第二节课下后的大课间,文君尧从课桌抽屉里掏出一瓶药水,“把手拿过来,这个是双氧水,涂上好的快!”

  “哦!”苏向暾听话的伸出手去。

  文君尧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沿着伤痕涂药。苏向暾看着他认真的侧脸,突然有些傻,有些呆。

  文君尧低着头轻声问:“疼不疼?”

  苏向暾心不在焉,“嗯?”顿了一下,下意识的随口道:“哦,不疼。”又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啊,疼!”

  文君尧抬头看她一眼,没好气的笑了一声,“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苏向暾底气不足,怯怯的道:“有点儿疼。”

  文君尧用不相信的眼神看她一眼,低头继续涂药。

  苏向暾瞬间变得很认真,“真的很疼啦,不行我给你划个标记你试试?”

  文君尧迟疑的再看她一眼,才安慰道:“再忍忍,药涂上很快就好了!”

  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让苏向暾有点哭笑不得,心里却很高兴,嘴角裂的老高,又看着他越发认真的侧脸失神。

  突然手背一痒,不由自主的一颤,耳根微微泛红。在文君尧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向她之前,仓皇失措的低下头看向手背。

  文君尧道:“很疼吗?是我手重了?”

  苏向暾有些不自在,“嗯,还好啦。”假装认真的看着伤口,发现伤口不停的泛着小气泡,于是被转移了视线,有些好奇的问:“这药水是什么成分,这是不是发生化学反应了?”

  文君尧把药瓶递给她看,“是强氧化剂,被分解成水和氧气,氧气释放出来的时候,与水混合就产生了气泡。”

  苏向暾端详了一会儿,有些质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清水,这真的管用么?”

  文君尧好笑的道:“我都涂完了,你才问管不管用,会不会有点迟了?你不要看它清的跟水一样,其实挺管用的,涂在伤口上,起氧化作用,达到杀菌的目的。我以前就用过。”

  苏向暾抬头看他,“你哪里有受过伤么?”

  文君尧把衬衫的左袖子推到胳膊肘以上,“看,这里。小学的时候,不小心烧伤了。”

  苏向暾看着他胳膊上那块十分严重的疤痕,“是哦!好大的一块伤疤!当时一定很疼吧?”

  文君尧收拾起棉签和药,“疼是肯定的,那还用说,我还记得那时疼的晚上连觉都睡不好,一个不小心碰到伤口,生生疼醒了!而且当时也被吓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