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抱什么志愿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803 2019.06.26 19:55

  下一节是英语课,苏向暾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嘟囔着:“不想上英语课!”

  “我也不想上。”宁蕤也跟着重复。

  “你们两个觉得我很爱上么?”苗银也懒洋洋的道。

  “真的!那我们就不上了吧!出去背单词怎么样?”苏向暾瞬间坐起身,转身去看后面的两人。

  “切,逃课还说的这么高大上!”宁蕤翻了个白眼。

  “没胆儿,想逃课就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的!”苗银也撇撇嘴道。

  “不管说辞怎样,就说去不去?”

  “去!”苗银果断干脆的道。

  “去就去!”宁蕤有种豁出去的气势!

  “菲菲,雪儿,这节课我们去背单词,去不去?”苏向暾再问正在讨论题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是她们五人中最认真的,此时都抬起头来揶揄的笑,明显知道‘背单词’是个什么样儿的背法。

  “去呀!把这道题解出来再走吧!”程嘉立温柔的笑道。

  苏向暾最喜欢看的就是她这种柔柔的单纯的笑脸,笑意总是发自内心的让人赏心悦目。听她这样说,立刻就起身到她身前拉她,“走啦,走啦,去操场再讨论,马上就要上课了,一会儿老师就要来了。”

  “你总得先让我收拾两本书吧!”程嘉立妥协道。

  五个人抱着书到操场,九点多的太阳正在慢慢炙热。却也没有到让人受不了的地步,于是五个人背靠背坐成一团,在操场中央晒太阳,眯着眼不说话。

  虽然操场也有许多学生,但是零散在各个角落,中央倒是显得静谧祥和。

  苏向暾伸出白皙的手,摊开手掌向着阳光,看着一缕缕阳光或在指尖,或者穿过指缝,感觉时光似乎都在这一刻静止。

  “大家都打算报什么志愿啊?”宁蕤开口打破宁静。

  “汉语言文学反面的专业吧!苗呢?”赵梓莼先开口不太确定的说了一句。

  “管理学方面的吧,咱们文科能选的专业也就那么几个,听说会计现在很热门!不过我不是那做账算账的料儿!”苗昕懿回答。

  “热门的不好,听说许多商学院的会计都是最大的一个系,那得多少人在学啊,毕业后就业竞争力大!”程嘉立接着认真的道,她姐姐正好是商学院的学生。

  “说的也是,我妈说她打听到,最近几年高级护理吃的香,让我报护理类的专业!”宁蕤说。

  “那你呢,你喜欢护理么?”苏向暾听她这样说,就问了一句。

  “说不上喜不喜欢,听我妈说的多了,就感觉对这个行业还了解的多一些!反正也没有别的喜欢的!”

  “好吧,蕤蕤一向是个听话的孩子!菲菲呢,你想学什么?”苏向暾摇摇头感叹了一句,就问程嘉立的志愿。

  “中医吧!”

  “啊,你想学医,不好学吧?”苗昕懿惊讶的问。

  “菲菲认真又有耐心,学医也该很适合她!”苏向暾先有些惊讶,后认真想了想道:“不过,现在中医不比西医火吧,将来就业会不会很难啊?”

  “看你说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敢嫌弃咱们老祖先的传承了几千年的东西!咦,鄙视你!”程嘉立直摇头。

  “......冤枉啊!我呢,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并没有嫌弃的意思啊!”。

  “可是我听出来的是满满的嫌弃!你们呢?”程嘉立还没放过她。

  “听出来了!”苗昕懿道。

  “我也听到她嫌弃了!”赵梓莼笑着说。

  “放到二战时期,娜娜就是奸细,叛徒!”宁蕤煞有其事的说了一句。

  “说谁叛徒呢?嗯?”苏向暾右边靠着的是程嘉立,左边就是宁蕤,侧过身,伸手就挠她的痒痒。

  “哈哈哈,你,说你呢!”

  她们几个背靠着背,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一动,剩下几个都靠不住,倒下去,站来了就帮腔,笑闹成一团。

  闹够了有重新坐在一起,平息了微微的喘息,赵梓莼就问苏向暾:“只顾着说我们,你呢,你打算报什么专业?”

  “我呀,没想好,要不咱们五个干脆考一所大学得了?”苏向暾天真的幻想。

  “菲菲和雪儿目前的成绩应该能考上本科分数线,剩下咱们三个还有的两说呢!再说大学的分数线那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五个人考进一所大学太不现实了!”苗银的分析,让几个人都想到了即将要分开,都静默了。

  “你不是说要创业么,一天一个点子的,你就去创业吧!”过了一会儿,宁蕤打破气氛,将话题撤回来。

  “好啊,我就当一大奸商,将来买个大别墅,到时候你们都毕业了,菲菲就是我的私人医生,蕤蕤就是我们私人护理,苗儿就是我的经理,雪儿就是我的文秘,哈哈哈,你们四个真是太贴心了。”

  “真的?先说好了哦,我就等着你的大房子!”赵梓莼笑着道。

  “就是,我毕业了就不找工作了,直接住进你的大别墅里去了。”宁蕤严肃的说着。

  “那敢情好,我们就去你的大别墅里面吃香的喝辣的!”苗银也跟着说道。

  “你要努力啊,我们几个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哦!”程嘉立拿着她那纤细的手指拍了拍苏向暾的头。有点像小孩子大声宣告自己梦想,大人鼓励道:“孩子,你要是努力就能实现!”的样子。

  “你们也要努力啊,我的健康就交给你和蕤蕤了,我的财权就交给苗儿和雪儿了!到时候你们没做好,我就破产了,我们就只能典当典当,然后一起流浪街头了!”苏向暾拉下程嘉立放在头上的手,握在手里把玩。

  “才不呢,你负责挣钱养家,我们只负责貌美如花!”宁蕤笑着道。

  “貌呢,哪儿呢,让小爷看看!”苏向暾侧头,挑起宁蕤的下巴,扳过她的头,调戏道。

  “这儿呢,这儿呢!”宁蕤不仅没有拍开那只辖制着自己下巴的手,还趁势把脸往苏向暾面前凑,手指指着自己的脸自豪的道。

  “唔,不知谦虚为何物的家伙!”苏向暾推开近在咫尺的脸蛋,嫌弃的道。

  其实要说起容貌,宁蕤是个子最低的,一双杏眼滚圆,双眼皮,眉尖微蹙,还是小美女一枚。

  苗昕懿是标准的瓜子脸,一双瑞风眼细长,眼尾微微上翘,眼皮单薄,嘴巴小巧,典型的美人胚子。

  赵梓莼一双标准的桃花眼,笑起来眉眼弯弯,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

  程嘉立的肤色偏黑,脸型却很好看,大眼明亮有神,含笑时略显腼腆,看着人的时候格外真诚,开朗活泼,让人不自觉的信任。所以追她的男生很多,每到平安夜时,桌子上一堆包装精美的苹果外加粉红色的情书。

  苏向暾个子高挑,皮肤白皙,双眉不画而弯,但是眼睛却小,而且近视严重,时常带着眼睛。再加上越来越内向,就显得很没有精神。

  “谦虚?谦虚是什么东东,能吃吗?”宁蕤反问的理直气壮。

  “哈哈哈,蕤蕤是负责貌美如花的,我们是负责花钱的!”苗昕懿说。

  “就是,吃香的喝辣的,等吃穷你了,我们就大难临头各自飞!”赵梓莼很认真的计划着。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苏向暾皱眉道。

  “哼,想的美,谁和你是夫妻呢?”宁蕤傲娇的质问。

  “你们啊,菲菲是正宫皇后,蕤蕤是皇贵妃,雪儿是贤妃,苗儿是淑妃!”

  “切!”苗银和赵梓莼异口同声。

  “我要当皇后!”宁蕤把手高高的举起来。

  “好啊,爱妃,朕允许你争宠!”苏向暾憋着笑意做摸做样的道。

  “咳咳,陛下,臣妾作为皇后,有义务为陛下您扩充后宫,绵延子嗣。眼下四妃中还却一德妃,一良妃,不如广征天下秀女,再选两位妹妹伺候陛下。陛下意下如何?”程嘉立清清嗓子,故意板着脸,端庄严肃的道。

  “如此甚好,还是朕的皇后体贴贤良,朕心甚慰!”

  “花心大萝卜!”宁蕤撅着嘴,拧了一下苏向暾的胳膊。

  “疼疼疼,爱妃莫吃醋啊,这后宫佳丽三千,朕最爱的就是你了!”

  “这还差不多!”宁蕤满意的道。

  “哈哈哈!真是够了,你们,一个比一个演的像!”苗银终于撑不住,大笑出声。

  几个人都跟着哈哈大笑,天真的岁月中一张张无忧的笑脸,镶嵌在青春进年华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