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折千纸鹤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157 2019.04.30 10:54

  苏向暾原先还不怎么样,结果越写越觉得很屈辱,再加上班主任现在这嘲讽的语气,都让她很生气,脸色很不好,“我没有喧哗!”

  魏老师看她的样子,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你没有喧哗,班长怎么会记名?那么多同学都没有冤枉,唯独冤枉了你?”

  苏向暾冷着脸的嘟囔,“谁知道班长是什么意思?”

  “你是想说我识人不清,选的班长任意妄为?”班主任渐渐有些生气了,声音越来越高。

  苏向暾就冷着脸沉默,看起来就是默认了。

  班主任用凌厉的眼神看了苏向暾半晌,也没见她说话,将手中的检查扔给苏向暾,“检查拿下去重写!”

  苏向暾没有接住检查,由着那张纸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她捡都没有捡,转身就走,在班主任愤怒的眼神中越走越远。留着班主任站在办公室门口,越想越气愤,最后追来教室,站在讲台上脸红脖子粗的骂人,“有些人,自己不守纪律,还怪别人,写检查态度不端正还给老师摆脸色......”

  苏向暾从来没有见过班主任被气的失态成这样,其实把她自己也吓到了。但是班主任却指桑骂槐的批评,甚至没有说明是谁,她就梗着脖子不认错。

  后面检查还是重新写了,只不过还是憋着气写的。

  检讨:据班长所言,上周四晚自习,我一个人在教室里大声喧哗,这是不对的。

  她故意混淆概念,究竟是班长所言是不对的呢,还是自己一个人大声喧哗是不对的,谁管它呢!哼!

  接着写:作为一名学生,应该遵守校级校规,如:......。翻出中学生手册,一条一条的抄了一遍。

  抄完后,数一数还不到500字。苏向暾想了一秒钟,接着写:作为一名学生,还应该有耻辱感,如:......。翻到手册最后一页,八荣八耻又抄了一遍。

  按说这应该是火上浇油的一封检查,班主任看了一眼,却只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下去吧!”

  班主任对苏向暾无疑有些纵容,别人不守纪律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但是苏向暾从没有受过严厉的处罚,这事也就这么过了。

  课间苏向暾就跑出去买水喝了,回到教室就见楚子元坐在她的座位上,看着楚子元一脸傻笑的样,苏向暾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上学期期末他和他同桌在街头难舍难分的别离场景。

  “滚!”苏向暾面无表情,楚子元有些不自在的笑笑。

  拍着文君尧的肩膀让他让开后出来,“我走我走啊,别生气!”

  过了几天,同样是课间,苏向暾回到座位又发现楚子元坐在那里,想都没想,指着后面说“滚!”

  楚子元嘿嘿一笑,“我再坐会儿,啊,就一会儿?”

  “滚!”楚子元看着没办法,只好站起来,“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滚!”苏向暾拔高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楚子元讪讪地笑笑,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去了。从此以后,两个人算了彻底了断了。文君尧看着这场无厘头的闹剧,自始至终都呵呵地笑着。

  “温柔,我又那玩意吗,就算有,也不给你!”苏向暾气嘟嘟的自言自语。坐回座位,她瞪着文君尧。

  “别瞪了,你一瞪,就算我不看着你,我都坐立难安!”文君尧浅笑着道。

  “笑什么笑?哎,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老把他放进来坐呀?”

  “哎哎哎,打住,打住啊,你两的事别扯上我,他要坐,我也没理由拦着啊!”

  “呜,好烦呀!”苏向暾抱着头,揉揉脑袋。

  “呵呵!”文君尧意味不明的笑笑。

  每天晚上三节晚自习,都被各科老师们瓜分了,轮到范老师的化学自习,他给每人发了一张卷子,让同学们自己做,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班里的同学都渐渐地聊起天了。苏向暾耐着性子做了五六个选择题,就有些心不在焉了,前后左右看了一遍,发现季言凝和文君尧都在认真做题,看来是没人陪她玩了。

  “无聊死了,早知道老师今晚自习不在,就早该借本作文书或者小说什么的来看看。”苏向暾托着下巴,暗自懊恼。

  又做了会儿题,低头翻了翻试卷和旁边的演草本,唔,题还这么难,不想做。无聊的她只能玩纸,撕了一张纸,开始胡乱折着。

  折着折着就想起来了小学和同学们一起折千纸鹤玩,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折法,嗯,那就试试吧。

  说干就干,苏向暾将原先那张纸抚平,用尺子裁成正方形,循着模糊的记忆折了起来,还没折出来,纸就被折坏了,她又撕了一张,依旧裁成正方形,继续摸索着。

  如此反复试验,半边桌子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片,才终于出了一只成品,苏向暾拽着尾巴,看着纸鹤的翅膀扑棱扑棱的扇动,满意的笑了,抬头便看见文君尧正盯着她手里的千纸鹤看。

  “好玩吧!”苏向暾晃了晃手里的纸鹤,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得意与炫耀,“你会折吗?”

  “不会!”文君尧说着伸过手来,苏向暾递给他。

  “拽着尾巴向后扯,它就飞起来了,轻轻的,小心拽坏了。”苏向暾叮咛道。

  文君尧照做,果然翅膀便扇动了起来,“我们小学时,都是折纸船的,下雨天,折了放在水里,会随着水流飘动,这个倒不会折。”

  “我也见过纸船啊,就是不会折。”

  文君尧拿着研究了一会了,头也不抬的问:“可以扯开来看看么?”

  “你想干嘛?”

  “看看我扯开能不能重新折好啊!”

  “就这样?不需要我教你??”

  “不需要!”苏向暾撇撇嘴“好吧,你可以扯开,不过呢,你要是复原不了怎么办?”

  “别小看人好么!”

  “切!你要是还原了我做你一辈子的丫鬟!”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苏向暾帮着他扯开,“这样扯,对,这样才不会把它扯坏!”

  “这样?”文君尧按照她的提醒,小心翼翼的拆解。

  “恩,对对对!”。

  三下五除二便拆开了,文君尧抚平了纸,就要重新折,不过感觉苏向暾有盯着他折的意思,便瞪着她:“不许看!”

  “切~~,不看就不看,稀罕!”苏向暾不满的撇撇嘴,就撑着下巴,撇过了头,看向了窗外。

  发现好像还没有老师的影子,便又动手撕了一张纸,认真的折起来。不一会儿又折了一只,苏向暾捡起桌上的笔,给纸鹤涂了两只黑漆漆的眼睛,拿起来看了看,见左右两边还算对称。

  看了眼文君尧,见他还没折出来,便自顾自的玩着,玩了一会儿,又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有想着,要不再折几只,看看我折到第几只他才能折出来。

  于是又低头裁纸,折着折着感觉教室里忽然很安静的样子,抬头就看见化学老师站在教室门口,静静地看着自己这一桌。

  苏向暾边不动声色地看着老师,边明目张胆的用胳膊肘捅了捅文君尧。

  文君尧的第一反应是,伸开胳膊网住桌子上所有的纸屑,一股脑儿拢进抽屉里。

  苏向暾紧跟着,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两人手忙脚乱的将桌子上所有的纸屑都收拾起来。

  范老师看着两人这掩耳盗铃的行径,走过来站在苏向暾桌边,伸手欲拿起桌子上的卷子。

  苏向暾心虚,下意识地趴在卷子上,压住了整张卷子,老师抓住卷子一角的手动也没动。

  在苏向暾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看了眼老师那棱角分明的手分明写着固执二字,就知道这次自己是躲不过了。悄悄的吐了吐舌头,慢吞吞的移开了手臂,还不断小心翼翼的瞄老师的神色。

  范老师拿起来卷子看了一眼,除了前六个选择题,后面一片空白,他平静的将试卷放回桌面,“老师要看学生的作业,学生还可以选择不给,我还是第一次见,不知道是谁教给你们的,嗯?”老师边说边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上讲台。

  看着下面一片静默的学生接着道:“这份卷子很难么,都空着不做是什么意思?”

  同学们有的说不会做,有的说有点难,七嘴八舌后,老师严肃的说:“都认真点做,做完了,我上课给大家讲一遍,不要像小学生似得,一点儿自觉都没有,非得要我时刻督促么?”

  同学们都低下了头,开始认真做题。范老师转了两圈又出去了。

  几乎是老师关上教室门的瞬间,文君尧放在抽屉里的手,“唰”地一下抽出来,献宝似得递上了一只折好的千纸鹤,笑得十分欠扁,自豪地说:“怎么样,我折出来了吧!是这样的,没错吧?”

  “呃,不错啊!”苏向暾砸吧着嘴继续道:“不愧是年纪第一啊,这智力果然不是常人能比的啊!”

  “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好话呢?”

  “哪有?我明明是带着崇拜的语气在认真的夸你好不好?哦,对了,我之前说的话,可是开玩笑的啊!”

  “嗯?什么话?”

  “忘了啊,忘了就算了啊,当我没说!”苏向暾别扭的转过头去。

  “哼,这么快就忘了,当时有没有在听人家讲话嘛!”她暗自低估着,再回头见文君尧还在等着她回答,一副认真的样子看着就泄气。正想说什么,文君尧便开口问道:“你到底说过什么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