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真心话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795 2019.06.15 23:49

  中午的时候,在一棵大杏树的阴凉下,铺开油布,将食品放在中间,五个人围坐在一起。填饱肚子后,将瓜子儿等零食放在边上,中间放着扑克,开始玩纸牌游戏。

  “咱们五个人是不是有点多,玩什么?”赵梓莼问道。

  “赶毛驴,会不会?”苏向暾问道,她带上牌的时候就想好五个人玩什么了。

  “不会!”四个人倒是异口同声。

  “都不会?很简单,先摸牌比大小,最大的人先揭牌,我们每人轮流揭五页牌,先揭牌的先出牌,跟着出的人一定要出同一个花色的牌,大小王可以代替任何花色。没有的就在底牌摸牌,摸到同一花色的为止。没了底牌的时候,将打出去的牌抱上去,谁抱牌谁接着出。谁的牌先出完了谁就赢。懂了么?”

  “听起来很简单,开始吧,先玩一局就会了。”宁蕤催促道。

  “为什么要叫‘赶毛驴’呀?”程嘉立一脸认真的问。

  “小毛驴驮盐,越驮越重。待会儿你要是没有要出的花色了,你的牌就会越揭越多,需要被赶了,哈哈!”

  “切~~一点都不形象。”程嘉立撇嘴。

  宁蕤反驳说:“形象,怎么不形象,待会儿看谁的盐驮的多,变小毛驴。先说好,输了的人怎么办?”

  “真心话大冒险!”苗昕懿抢先道。

  “在这里怎么冒险?”赵梓莼问道。

  “对面那个山洞,看到没,可以探一探?”苏向暾扬着下巴指了指,一本正经的说。

  “不会吧,开玩笑的吧?”苗昕懿瞪圆了眼睛看着苏向暾道,大有你赶紧说是开玩笑的,不然我一直瞪着你的架势。

  “看把苗儿吓的,里面住着一群狼!嗷呜,嗷呜!”程嘉立学的很形象。

  “哈哈,你还见过狼呀?”赵梓莼揭了最后一张牌,边插牌边说。

  “电视上见过呀!”

  “五页牌都够了,怎么出?”赵梓莼问道。

  “先说输了怎么惩罚?在这里大冒险真有点冒险,而且太阳太大了,不想动。”宁蕤再问输了怎么办,看来很有信心赢啊。

  “那就没得选,输了都是真心话!同意的把手举起来,不同意的把脚举起来。”苗昕懿说。

  其他四个人包括苗昕懿都举了举手,偏偏宁蕤后仰,把脚举起来。坐在她左边的苗昕懿就给了一肘子,问道:“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提出来!”

  “唔,没有意见,我就是想伸伸脚!”

  “没有意见你举脚,手脚傻傻分不清楚是吧?”

  “蕤蕤手和脚一样长,分不清楚情有可原!”苏向暾很淡定的道。

  “娜娜,你信不信我用我这和胳膊一样长的腿将你踹出苗儿沟!”宁蕤作势扬扬腿。

  “不信!”苏向暾还没有回答,苗昕懿接口道。

  “那只能证明我的体重已经瘦出了新高度!”苏向暾毫不谦虚的道。

  “娜娜,脸不要太大!”宁蕤翻白眼道。

  “出牌出牌!我先出个梅花K!”程嘉立说着已经扔出一张牌,她是头一个揭牌的。

  一局玩下来,几个人都学会了,苏向暾宣布道:“好了,全都会了,接下来正式开始了!”

  第一局,苗昕懿第一个出完牌,程嘉立最后一个。“听好了啊,我的问题是请说出你的初恋!”

  “初恋啊,我想想!”程嘉立挠挠头。

  “这还要想?你究竟有几个初恋?”宁蕤惊奇的问。

  “咳咳咳,我的初恋么?嗯,是这样的,小时候不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姑姑家的一个表哥,说他在我还穿开裆裤的时候,给我擦过屁股。他一直在说,我自己没记忆哈,所以说要对我负责,以后要娶我。结果我怀揣着紧张害羞的心情等了他好久,他却再也没有联系过我。”程嘉立一本正经的说着。

  “哈哈哈,哈哈哈......”几个人笑的七倒八歪,苏向暾直接倒在宁蕤的怀里,抱着宁蕤的腰道,“我喘不过来气了,不能再笑了!”

  几个人笑罢,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又开始玩第二局。赵梓莼输了,苏向暾第一个出完牌,“我问个什么呢?想到了,听好了,你和你今天骑的自行车的男主人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么。”赵梓莼回答的很快,连考虑都没有。

  “真心话,亲,要说实话!”苗昕懿提醒道。

  “是实话呀,我喜欢人家,人家还不知道喜不喜欢我呢,可不是朋友?”赵梓莼浅笑着说,却也能能看出来有点失落。

  “他都给你借......”宁蕤想说他都给你借自行车了,肯定喜欢你什么的。

  “哦~~明白了,来开下一局!”苏向暾果断打断宁蕤的误导,喜不喜欢这种事情,其实并不能这么简单的判定。

  “好好好,下一局,咱们合伙让娜娜和菲菲输,这两个人,有故事!”苗昕懿一脸肯定的说。

  “谁能没有点儿真心话,不许耍赖!”苏向暾这样说着,已经揭够了五页牌。上一局她赢了,所以这一局她是第一个摸牌。也是第一个出牌,她左边是宁蕤,右边是程嘉立,苏向暾在程嘉立揭牌是不小心看到她有个红桃Q,于是出了张红桃9。五个人都有红桃,果然程嘉立最大,轮到程嘉立出时,她出了一张黑桃K,苏向暾和宁蕤都跟上,苗昕懿却没有黑桃,宁蕤悄悄说:“我还有黑桃,咱两个换一张!”

  “好呢!你要换什么?”

  两个人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在座的都听见了,苏向暾笑着说:“你两个能不能不要这么光明正大的作弊?”

  “不许换,苗儿赶紧在底牌中揭牌!”赵梓莼催促。

  宁蕤和苗昕懿也只是说说,并没有真的换,甚至宁蕤还有没有黑桃也是个未知数。

  苗昕懿运气好,只补了两张牌,就拿到了小王。这局虽然苗昕懿第一个补牌,但是却是宁蕤输了,她反倒赢了。

  “蕤蕤的初恋英雄么,咱们都知道了,”苗昕懿想了想问答:“请如实回答,你现在有没有暗恋的男生?”

  “没有!”宁蕤不假思索的回答。

  宁蕤回答的太认真,以至于让大家都不得不信,而且她平时和盛泓瑞这几个男生玩的好,但也是半点暧昧也没有。

  直到大家都大学毕业了,苏向暾才意外的得知,宁蕤这时候其实是喜欢班里的一个高个儿男生的。所以说,再老实的人也有不老实的时候。

  接下来一局,又是程嘉立输了,宁蕤赢了。

  “那么多追菲菲的男生,肯定有菲菲喜欢的,这次一定要问个正点儿的问题,不能让她逃脱了!”宁蕤握着右拳给自己打气,“我想想啊,请这位同学说出你和张陵浩的故事!”说着便右手换成话筒状对着程嘉立。

  所以,蕤蕤你想了半天就问了这么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么?苏向暾暗自摇头。张陵浩和赵环越这两个人,苏向暾等四人都因为程嘉立而熟悉啊。

  不同于赵环越只熟悉他的名字,张陵浩是彻底打入了程嘉立的姊妹团啊。他见了谁都能说笑两句,然后顺带着问程嘉立呢。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张陵浩对程嘉立的心思,纵然他走了一百零一步,程嘉立也能倒退两步啊。

  “张陵浩啊,这说来可就话长了!”果然说这个真心话,对于程嘉立没有什么难度。

  “那就长话长说,我们有的是时间听故事!”宁蕤收好牌,拿在手里表示暂时不玩了,听故事。

  “张陵浩啊张陵浩,从哪里说起呢?”程嘉立还是纠结。

  “就从你认识的时候说起来!”苗昕懿也竖起了耳朵,准备好好听故事。

  “那还是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他和班里的同学玩,不小心撞到了暖气片上,受伤了。我去看的时候,给送的是自己用糖纸折的一个风铃。他那时好像比较喜欢找我们班另一个女生玩,后来初三的时候我们前后桌。那一次晚自习,同样是玩真心话,就是每个人把自己喜欢的异性的名字写在纸条上,然后大家一起看。我写的是他,他也写的是我,当时应该挺激动的,然后我两之间的氛围就有些暧昧。但是那时候快中考了,他好像故意不理我。后来他解释说,他是想让我好好学习才不理我的。但是那以后我就觉得我对他没感觉了,现在想起来的记忆都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真假了。所以我两之间啥都没有,而且我又开始不想碰见他了,想想好奇怪啊。哈哈。不过他也是唯一一个异性里面记得我生日的boy。”

  “唉,可怜的张陵浩,天天在楼门口拦截人。见人就问,见没见到程嘉立,都快成门卫了!”苏向暾装模装样的对张陵浩表示了一番安慰。

  “咦,亏得我还以为有戏!再玩再玩!”宁蕤有些失望的放下手中的牌,开始下一局。

  苗昕懿感叹道:“终于等到娜娜输了啊,雪儿快问快问?”

  在苗昕懿的惊叹声中,苏向暾看着手里还剩下的几页牌很是无语。

  “那我问了啊,你的初恋是你的白马还是黑马?”赵梓莼问道。这个小姊妹团中的人都知道,白马指的是文君尧,黑马指的是沈脩。

  “都不是!”苏向暾奸笑着回答。

  “雪儿,你问的这个问题一点儿都不专业!你应该问她现在喜欢那个?”苗昕懿给赵梓莼提意见。

  这也不怪赵梓莼,她有个从小到大的闺蜜是文二班的,自由自习是联络感情的最佳时间,她都是和闺蜜一起玩耍的,对苏向暾的事情知道的很有限。

  “哦,那你现在喜欢那个?”赵梓莼从善如流。

  “这是第二个问题,有机会的话再回答!”苏向暾还是很狡诈。

  “鄙视你!来来来,咱们对娜娜严刑逼供!”宁蕤对着苏向暾翻了个白眼,就开始挠苏向暾痒痒,程嘉立在旁边帮手。

  “哈哈哈,”苏向暾边笑边躲来躲去,还不忘了说:“我抗议!抗议!亲们,遵守游戏规则,请遵守游戏规则啊!”

  “抗议无效,什么游戏规则,我就是规则!”宁蕤霸道的说。

  苗昕懿在旁边帮腔,“就是,不说真心话就不放过你!”

  苏向暾无奈之下只能觑空逃开了,远远的站着说:“你们这样制定霸王条款是不对滴!”

  “切~~你过不过来,不过来就我们几个玩了?”宁蕤赤果果的威胁。

  倒是苗昕懿看了看表,说:“都三点半了,咱们回吧?今天我说和你们出来玩,走时我奶奶叮嘱,下午叫你们一起去我家吃饭呢!”

  “啊?咱们这么多人,你奶奶一个做饭也太累了,还是算了吧!”宁蕤放弃了和苏向暾计较,扭头看着苗昕懿道。

  “我奶奶现在特别喜欢热闹,老是叮嘱我和我弟带同学回来玩,都说了几次了,就今天吧!”苗昕懿一锤定音。

  “那我们现在回去,买菜给奶奶帮忙做饭吧!”程嘉立提议道。

  “不用买菜,帮忙做饭倒是可以,不过我估计我爷爷会给帮忙,不让咱们帮!”苗昕懿道。

  “那行吧,咱们路上走慢些,回去也就四点多快五点了。”

  五人结伴回去,到苗昕懿家蹭饭,苗奶奶正准备做饭。果然不让帮忙,赶她们到院子里去玩。

  苗奶奶做的饭很好吃,蹭过饭后,几人答应了老人下次还来的叮嘱,才各回各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