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青春散场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023 2019.10.24 16:00

  大三的有一天,老师让坐在前排的苏向暾发放作业,她惊悚的发现,大学三年,她竟然连班里14个男生都没有认全。事后试试,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残留在脑海中只是个大概轮廓,努力想起他们的模样,却一片模糊。

  而这个大概轮廓也要生活在一起许久才能留下这么个结果。比如说作为选修课的体育,一起上了快一学期的课,别的不说,就那个体育委员也没记住轮廓,这大概是得了脸盲症吧。

  不过以前怎么没有,尤其文君尧那时的一个细微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说起文君尧,好像好久没有想过他了。仔细想想,他的那些音容笑貌也已经模糊了,似乎除了一个名字,别的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这场情劫终于尘归尘土归土了,大约留下了些无关紧要的后遗症,比如说这脸盲症。比如说,考试前夕,要像中学一样速记那些知识点,也不能够了。一旦凝聚精神记忆,太阳穴突突的疼,那根血管就像要炸裂似的。那些文字再也扫描不进大脑,总感觉被什么东西隔绝了一样,薄薄的透明的一层膜,却怎么也戳不破。苏向暾曾经摔了眼镜,尝试着不戴眼镜直接去看,结果却一样,后来只能放任自流了。

  所谓的聪明,大概是注定了聪明反被聪明误,所谓的过目不忘,大概是要受够了忘不了的煎熬和折磨。没有了这些生来的天赋,大概只是在时光里的红尘中颠肺流离罢了。

  大四的时候和文君尧一次通话中,被问过苏向暾毕业了会去哪里就业。“X城吧,离家近,我姐姐也在X城,苗昕懿和宁蕤一众朋友也在。你呢,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有定,我学的专业限制性高,在东北这里矿产资源丰富,留下来选择的机会会很多,但是我不想留在这里了!”

  过了几天,文君尧来电说他的工作定了,签在了X城。听到这个消息,苏向暾心中到底还是微起波澜,虽然很快平复了心绪。

  临毕业的时候,大学的室友兼四年的朋友说她决定去C城,她的男朋友在C成上大学,同时劝苏向暾一起去。

  苏向暾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明知道一座城那么大,遇上的几率也不大,却也没有以前那么坚定的要去X城了,于是半推半就的南下去了C城。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联系,大约只是在发表了说说,会出现在QQ空间的今日访客里罢了。甚至没有机会再问一句:“你如今,过的怎么样?”

  那时候的你永远想不到,曾经那么熟悉的人会变得这么陌生。将他从你的世界里剥离了,让他彻底离开了你的世界,其实并没有没有当时想象中的那么惶恐不安。

  关于成长,关于豆蔻年华中的情窦初开,关于青春年华,关于你我张扬的那段时光。喜欢过你,我无悔。

  毕业的前两天,苏向暾火车票都买好了,沈脩也在QQ上与苏向暾联系。

  “你们毕业了吧,有什么打算?”沈脩问了在不在以后,没有寒暄,就开门见山的问毕业后的打算。

  “打算去C城培训,然后当个小程序员!”

  “亲,你一个人跑那么远干嘛?”

  “和室友两个,我们班好几个同学都要去!”

  “先成家,再立业,毕业了不是该结婚了嘛?”

  “结什么婚,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还结婚!”

  “回来和我结婚不好么,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结婚么?”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和我结婚了你那女朋友怎么办?”

  “分了!”

  “好啦,别开我玩笑了,我要收拾东西了,后天的火车呢!”

  “火车路过天水吧,我们见一面?”

  “火车又不停好久,算了吧,你忙你的!”

  从此以后,仅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发个节日快乐,简单问候两句。

  尽管在C城待着一年又一年,但是,苏向暾知道,那座古城,自己终究是要回去的。

  当时只道是寻常的那些记忆,现在翻开了,总是明亮的,总是镀着阳光的,总是在和风细雨中,平添了许多诗情画意。

  时光如沙,掌间流淌,不论你是放纵还是紧握,它都依然如故。

  走过来冬春,走过了夏秋,看着那一个个除夕又除,一个个新年又旧。

  岁月总是这么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不饶人。

  慌里慌张的邵华里,我们装模作样的忧郁,糊里糊涂的长大。

  在稍纵即逝的时光里,昨日的音容笑貌和那些辗转无眠,都肆无忌惮的恍若隔世。

  年轮滑过岁月不留痕,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烟雨成雾,缥缈了青春!!!

  如果,那年那天,我叫你下楼,不是为了张楚涵,而是为了我自己。我鼓起勇气,在那个秋高气爽的早晨给你表白,结局会怎样?会不会有个不一样的青春?

  一件遗憾的事总可以延伸出诸多的如果,可是这世上却从来就没有一个如果,结局还是遗憾。

  后来,工作忙碌之余,间夹着父母的催婚,被催的急了,苏向暾道:“等等,再等等!”

  妈妈无奈的道:“你都二十八了,还等什么?”

  是啊,我,还在等什么,等着谁?

  无非是再等一个人,一个让我心绪那么强烈波动的人,痛苦或者快乐,苦涩或者甘甜,皆有切肤之感。

  等等再等等,有些人等着等着,得偿所愿;有些人等着等着,就不再等了;有些人等着等着,成就了一种倔强的姿态;有些人等着等着,短暂的相处后却不珍惜,枉费了青梅竹马的缘分!

  我在等什么?无非是等待聆听爱情开花的声音,不论年龄,不论得失,不论贫富,不论性别,只要爱着一个人就好,怎么也比心里空荡荡要好!不用一个人右手执黑棋,左手执白棋,摆着黑白相间,没有输赢的人生。不用反弹的琴弦,却没有人吐槽音色暗哑!

  等等再等等,早已不再是等待一个过去人,而是再等一个未来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