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目送你离开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143 2019.07.05 19:12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虽然遗憾失望,但却没有责怪苏向暾,在他们眼里,女儿已经尽力了。

  苏向暾受了寒,病倒了,扁桃体发炎,食物难以下咽,头疼欲裂,上吐下泻,躺在床上浑身冒冷汗,整个人昏昏沉沉,不分昼夜。不过,这一场大病来的快去的也快。

  从此以后,所有的过往都过往,所有的悸动都淡了,所有的疼痛已轻了。会认认真真的学着放手,学着遗忘,学着进退有度,学着礼貌端庄,学着去做一个大人。

  苏向暾将两本报考指南翻了又翻,将自己成绩边上的那些学校都看了个遍。能选择的也就十来个学校,所以说自己的路,如果不好好走的话,会越走越窄,越窄越难走。谁也帮不了你,也妨碍不着别人的路。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每一个阶段就像是我们人生路的阶梯。一步步登上去了,你脚下的路就会越走越宽,视野就会越来越宽阔,你能选择的路也就越来多,你自己对人生的掌控力也就越来越强。

  苏向暾的每一步都爬的摇摇晃晃,都很勉强,所幸都有父母在身后扶持,最后还都能勉强登上去。

  报志愿这天,宁蕤拉了苏向暾先去了一家叫做“零度”的网吧,结果网页都打不开。

  宁蕤在QQ上得知,有同学在“九天”,网速不错,两人又匆匆赶往对面的九天网吧。

  充了钱找到空位后,一抬头,就看见文君尧坐在对面。打过招呼后,苏向暾问了他填写的志愿。

  文君尧回答:“已经填好了,是沈阳的XXX,你呢?”

  “我才看呢,还没有填!”

  “哦,那赶快吧!”

  “嗯!”

  苏向暾打开志愿表,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在第一志愿处填写了西北的L城中的一个三本大学。在这最后的时刻,让我知道了你未来的去向又能如何,终归还是追不上。始终在我世界外游弋的你,和我,缘分不浅,奈何,情分太浅。

  苏向暾选择这个学校,是因为那里有唯一一个文科生能报的理工专业。她一直觉得她其实应该是个理科生的,只是高一都没有学习,物理化学生物那些东西想要自学,只有一个词,不容易。

  何况她当时也没有什么心思来学,所以理性的选了文科,不得不说,心里有些不甘也有些遗憾。没有什么非要考个好大学的梦想,或者将来的要做什么工作的追求。

  本来应该是喜欢文学的吧?选志愿的时候,那些专业也格外的惑人。但最终还是选了一个偏理科的专业,一来了却高中的遗憾,二来有个一技之长,将来也好混口饭吃。

  宁蕤只是选了一个外省的大专,高级护理专业。看着苏向暾填了三本,羡慕的道,我妹妹明年高考,以她的成绩也只能上个三本,所以我不能像你一样选三本,家里供不起。

  苏向暾沉默了,同样是身为长女,很多的时候我们都可以任性,真正的人生大事我们却都很理性。半分没有和好姐妹一起上同一所大学的热血和义气。

  苏向暾也想都没想过,要去外省,因为只有本省内的三本学费最低。是自己犯了错,就不要拉着父母来买单了,选个学费最低的,加上助学贷款,应该还可以把书继续读下去。

  看了看对面的那个人,从此以后,一个东北,一个西北,我们背对着背,越走越远,最后再也看不见。

  尽管心里已是磅礴大雨,她却还能不动声色的微笑。假装所有过往都已成为过去,假装这意料之中的最后一次相遇,我也能同你一样,不在乎。

  苏向暾边和宁蕤聊天,边搜索到红楼梦,淡定的看电视。她两个包了夜,只能看电视来打发这慢慢长夜。

  苏向暾看着看着,猛然一抬头,发现对面的文君尧已经消失不见。

  她的脸上出现一瞬间的空白,默然静坐片刻,她拉拉旁边的宁蕤袖子,看她拿下耳机才道:“我去上个厕所!”

  宁蕤环视周围,见窗外夜已深,网吧里的人也已寥寥无几,“要不要我陪你去?”

  苏向暾摇摇头,才不紧不慢的起身。她并非要去厕所,而是一派风轻云淡的下楼。

  两层高的楼梯并不需要走多久,很快她就出现在空无一人,万籁俱寂的长街上。

  偏头,长街一边的十里外,一个人影走远。是再熟悉不过的背影,文君尧!大约是上天怜悯她的痴心,她之所以走的如此慢吞吞,是因为没有再抱见一见的希望。

  可是,这跑起来还能追上的距离,或者喊一声,他也会毫无疑问的听见。可大约是周围太过安静,她没有勇气打破这寂静。不能发出踏踏踏的跑步声,更不能大喊出声。

  看着那个背影在长街上渐行渐远,泪水渐渐漫上瞳孔,片刻后便哭的不能自抑。

  多想伸出手拉住他,多想呼唤他,可是她不能。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泪眼模糊中的那道背影,已经越来越小。苏向暾伸手,不停的抹掉眼泪,决堤的泪却越抹越多。

  文君尧!!文君尧!!!在心里撕心裂肺的喊着,嘴唇却仍旧死死的咬着。

  我只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以后,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想不到借口见你,先见了再说。

  以后,想见你的借口,也不用那么费尽心思的找了!

  以后,我再也不用在茫茫人海中寻寻觅觅了。

  “苏向暾,这下,你不想放手也得放手了,你不想解脱也得解脱了,真是……恭喜你啊!”她泪眼婆娑的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脸。

  在这未央的夜,在这无人的长街,她泪眼朦胧的目送他离开,没有呼唤,没有追寻。他走远的背影也将永远定格在她记忆深处。

  将来的将来,你会再认识一圈人,我也会再认识一个人。然后你笑你的,我闹我的。两道星轨背道而驰,再也不重叠,无交集。

  在同一个时空下的不同城市里,偶然看见些相似的场景,想起你,也能够淡然一笑,最多无声的叹息一番,暗叹青春太短。

  唉,说什么复读,图谋高中,无非是赖在青春里不走罢了。大学,那是一个分水岭,也是我们成为一个法定成年人了。我们必须去学着做一个大人了,不能任性,不能再肆意妄为,不能再以自我为中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